正在阅读:

认为电动车不过是四轮iPhone的富士康终于意识到造车比造手机更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认为电动车不过是四轮iPhone的富士康终于意识到造车比造手机更难

与持股公司洛兹敦汽车合作的首款车型出现了成本控制和可靠性问题,引发了外界对富士康的质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郭台铭曾经曾公开表示:“苹果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的iPhone。我们既然能造iPhone,为什么就不能造电动车?

日前,该持股公司位于俄亥俄州洛兹敦(Lordstown)工厂产线短暂停滞。事实证明,代工巨头富士康逐渐发现了造车与造手机的不同——前者要更艰难。

2022年,全球电动车销量突破1000万辆,渗透率提升至14%。富士康开始加速在电动车领域的布局:5月,2.3亿美元收购洛兹敦工厂;10月,宣布将在台湾省、泰国及美国生产电动车;11月,宣布与沙特财富基金的合作,同时继续向洛兹敦汽车(Lordstown Motors Corp.)投资1.7亿美元;2023年1月,富士康聘请前日产副COO关润(Seki Jun)担任公司电动车首席战略官。

根据富士康此前的预测,预计到2025年,该公司汽车业务将产生330亿美元的年收入,同时占据全球电动车市场5%的份额。长期规划上,自身定位为代工方的富士康希望全球有一半的电动车出自该公司旗下工厂。

转折出现在1月,洛兹敦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要求富士康暂停对旗下电动皮卡车型Endurance(忍耐)的制造,理由是成本控制出现问题导致Endurance的制造成本高于该车型6.5万美元的售价。此外,该电动皮卡在低温天气中行驶时出现动力中断的问题,也使得洛兹敦汽车正在受困于真正意义上的名不副实。

这些问题引发了业内对富士康大规模生产电动车能力的质疑。同时也引发了其他与富士康合作的电动车初创公司对未来产品生产方面的担忧。讽刺的是,诸多初创企业选择富士康成为代工方,恰恰就是基于该公司在资源、专业性以及在外部条件不确定的情况下按时交货的良好口碑。

券商平台AJ Bell分析师Denni Hewson说道:“人们开始意识到富士康在电动车领域的发展做的准备还不够充分。”

富士康在近日的投资者会议上重申了其对电动车生产的信心,并强调该公司在电子产品的成功经验将为电动车领域未来的成功奠定基础。然而,仅就目前已公开与富士康合作生产电动车的诸多车企表现来看,情况与该公司所描述的雄心勃勃的未来并不吻合。

最接近投产的公司是Monarch,这家公司实际上致力于生产电动拖拉机。该公司去年8月与富士康签署了合作协议,聘请该公司为其生产电动农具,批量生产预计在今年3月底正式开始。

另一个有机会的公司是Fisker,这家一度被视为特斯拉竞争者的公司在造车之路上曾历经数次破产重组。目前正与富士康就定价低于3万美元的电动车的成本问题展开谈判;IndiEV,这家电动车初创公司曾在去年9月与富士康签署了初步合作协议,但该公司彼时的银行存款曾一度低于22万美元。目前,该公司寄希望于反向并购上市以解决资金问题,但如果该公司不能在今年7月前完成这一目标,它就会破产。

有业内人士对初创公司采取代工模式生产电动车表示了谨慎的看好:“这需要了解批量生产这一领域的人才”,工业制造领域咨询顾问Ron Harbour说道,“这是可行的,但我至今仍未看到有初创公司做到这一点”。

另一方面,尽管在消费电子领域享有良好口碑,但富士康在车用相关领域的履历显示,初创公司选择该公司全权代工旗下产品可能是个错误。

2018年6月,富士康为位于威斯康辛州芒特普莱森特的工厂举行了奠基仪式,该工厂预计耗资100亿美元,占地2000万平方英尺。富士康彼时承诺,工厂将创造1.3万个工作岗位,并通过制造电池组等产品加深与汽车公司及初创汽车公司的联系。

2021年,富士康与威斯康辛州重新谈判了这一投资。该公司表示,芒特普莱森特工厂投资已超过10亿美元,现有雇员约1000名,工厂目前正在制造计算机/服务器相关产品。

这让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参加工厂奠基时的表态听上去有些诙谐。“世界第八大奇迹,”特朗普如此描述芒特普莱森特工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富士康

4.4k
  • 北向资金今日净买入27.48亿元,宁德时代获净买入4.27亿元
  • 今日A股39只个股获主力资金净流入超1亿元,百川股份净流入4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认为电动车不过是四轮iPhone的富士康终于意识到造车比造手机更难

与持股公司洛兹敦汽车合作的首款车型出现了成本控制和可靠性问题,引发了外界对富士康的质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郭台铭曾经曾公开表示:“苹果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的iPhone。我们既然能造iPhone,为什么就不能造电动车?

日前,该持股公司位于俄亥俄州洛兹敦(Lordstown)工厂产线短暂停滞。事实证明,代工巨头富士康逐渐发现了造车与造手机的不同——前者要更艰难。

2022年,全球电动车销量突破1000万辆,渗透率提升至14%。富士康开始加速在电动车领域的布局:5月,2.3亿美元收购洛兹敦工厂;10月,宣布将在台湾省、泰国及美国生产电动车;11月,宣布与沙特财富基金的合作,同时继续向洛兹敦汽车(Lordstown Motors Corp.)投资1.7亿美元;2023年1月,富士康聘请前日产副COO关润(Seki Jun)担任公司电动车首席战略官。

根据富士康此前的预测,预计到2025年,该公司汽车业务将产生330亿美元的年收入,同时占据全球电动车市场5%的份额。长期规划上,自身定位为代工方的富士康希望全球有一半的电动车出自该公司旗下工厂。

转折出现在1月,洛兹敦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要求富士康暂停对旗下电动皮卡车型Endurance(忍耐)的制造,理由是成本控制出现问题导致Endurance的制造成本高于该车型6.5万美元的售价。此外,该电动皮卡在低温天气中行驶时出现动力中断的问题,也使得洛兹敦汽车正在受困于真正意义上的名不副实。

这些问题引发了业内对富士康大规模生产电动车能力的质疑。同时也引发了其他与富士康合作的电动车初创公司对未来产品生产方面的担忧。讽刺的是,诸多初创企业选择富士康成为代工方,恰恰就是基于该公司在资源、专业性以及在外部条件不确定的情况下按时交货的良好口碑。

券商平台AJ Bell分析师Denni Hewson说道:“人们开始意识到富士康在电动车领域的发展做的准备还不够充分。”

富士康在近日的投资者会议上重申了其对电动车生产的信心,并强调该公司在电子产品的成功经验将为电动车领域未来的成功奠定基础。然而,仅就目前已公开与富士康合作生产电动车的诸多车企表现来看,情况与该公司所描述的雄心勃勃的未来并不吻合。

最接近投产的公司是Monarch,这家公司实际上致力于生产电动拖拉机。该公司去年8月与富士康签署了合作协议,聘请该公司为其生产电动农具,批量生产预计在今年3月底正式开始。

另一个有机会的公司是Fisker,这家一度被视为特斯拉竞争者的公司在造车之路上曾历经数次破产重组。目前正与富士康就定价低于3万美元的电动车的成本问题展开谈判;IndiEV,这家电动车初创公司曾在去年9月与富士康签署了初步合作协议,但该公司彼时的银行存款曾一度低于22万美元。目前,该公司寄希望于反向并购上市以解决资金问题,但如果该公司不能在今年7月前完成这一目标,它就会破产。

有业内人士对初创公司采取代工模式生产电动车表示了谨慎的看好:“这需要了解批量生产这一领域的人才”,工业制造领域咨询顾问Ron Harbour说道,“这是可行的,但我至今仍未看到有初创公司做到这一点”。

另一方面,尽管在消费电子领域享有良好口碑,但富士康在车用相关领域的履历显示,初创公司选择该公司全权代工旗下产品可能是个错误。

2018年6月,富士康为位于威斯康辛州芒特普莱森特的工厂举行了奠基仪式,该工厂预计耗资100亿美元,占地2000万平方英尺。富士康彼时承诺,工厂将创造1.3万个工作岗位,并通过制造电池组等产品加深与汽车公司及初创汽车公司的联系。

2021年,富士康与威斯康辛州重新谈判了这一投资。该公司表示,芒特普莱森特工厂投资已超过10亿美元,现有雇员约1000名,工厂目前正在制造计算机/服务器相关产品。

这让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参加工厂奠基时的表态听上去有些诙谐。“世界第八大奇迹,”特朗普如此描述芒特普莱森特工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