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魅族上线:李书福的车,黄章能否挤得上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魅族上线:李书福的车,黄章能否挤得上去?

新魅族,吉利造。

文 | 雪豹财经社 姜中介

魅族为自己准备了盛大的回归仪式,但手机不再是唯一的主角,昔日强势的黄氏家族也已逐渐淡出。

3月30日即将举办的“魅族 ∞ 领克无界生态发布会”上,除了号称“一以贯之魅族味”的魅族20系列旗舰手机,Flyme Auto车载人机交互软件、领克08等新产品也将同步亮相。也是在这一天,魅族将公布全新的Logo和Slogan,主题色也将从“魅族蓝”变为“无界黑”和“热爱红”。

无论从哪个细节来看,卖身后的魅族都已不再是黄章的魅族。

不久前的3月8日,吉利旗下的星纪时代与魅族科技融合而来的星纪魅族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总部设在武汉。这家新成立的公司,李书福是创始人,沈子瑜担任董事长兼CEO。新Slogan中的“热爱无界”,意在打通手机、XR、操作系统、芯片、汽车之间的界限,实现消费电子和智能汽车的深度融合。

吉利发车

与9年前阿里投资魅族时的态度不同,吉利并不想做甩手掌柜,而是对魅族的业务进行了大范围调整。

星纪魅族的CEO沈子瑜是一个地道的汽车人。他曾任职于上海通用,并参与了上海通用汽车“安吉星“筹备项目组,参与通用安吉星OnStar系统在中国的部署和集成服务上线。

2017年,沈子瑜与李书福共同创立亿咖通科技,主攻汽车芯片设计和开发。如今,亿咖通科技作为星纪魅族的一级供应商,为其提供整个车载系统的运算平台。

同时掌管两家公司的沈子瑜公开表示,自己的工作重心是两家公司各占一半,而且两边做的是同一件事情——将汽车和消费电子进行融合,对传统汽车公司形成“降维打击”。

在李书福看来,中国汽车产业接下来的重点将是抢占智能化高地。继2022年10月推出车机系统Flyme Auto之后,XR是星纪魅族聚焦汽车智能化的又一步棋。(编者注:XR,即扩展现实,是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等沉浸式技术的总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魅族的XR还是会聚焦在等车机相关领域,不会以消费级元宇宙入口的方式呈现。”一位接近星纪魅族管理层的人士告诉雪豹财经社,以腾讯、字节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将XR视为连接元宇宙的接口,进行从内容到硬件的全产业链布局;魅族则是聚焦汽车应用场景,因此在执行层面更具可行性。

一位XR领域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对雪豹财经社表示,相比消费级的元宇宙入口,XR在解决单一工业应用场景上更易落地,而新能源汽车行业正需要此类技术的补充。“消费级还涉及到广泛丰富的内容场景,汽车这类场景会更加依赖技术的成熟度。”

在沈子瑜的规划中,手机、XR和前瞻技术,是星纪魅族的三条核心业务线。其中,黄章的弟弟、原魅族科技CEO黄质潘负责手机事业部,王勇负责XR事业部,CTO张亚东直接带队的前瞻技术事业部主要涉及芯片、操作系统等技术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王勇和张亚东均是中兴出身,后被李书福收入麾下,探索汽车智能化的命题。

从公司对外公布的信息来看,前瞻技术事业部基本围绕着汽车应用场景展开,会对XR项目的落地起到关键推动作用。专注于研发汽车软件交互体系的Flyme Auto团队设在武汉,直接汇报对象是张亚东。

换句话说,XR与前瞻技术等代表公司未来方向的业务均被李书福的“嫡系”所控制,留给黄家人的,仅剩手机这一不再年轻与性感的业务,即很难拿回市场份额又讲不好资本故事。

黄家人最后的倔强

在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魅族一直是一个家族色彩浓重的公司。被吉利收购之前,魅族虽多次发生融资,但黄章手上仍拥有近一半的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吉利收购前,魅族科技的12名董事中有4人姓黄,黄质潘是黄章的亲弟弟,总经理黄柏涛是黄章的表弟。黄章的亲姐姐黄小琴则是魅族通讯的董事,也是魅族科技的商务部副总裁。从生产、销售到快递物流甚至食堂,黄家人严密把控着整个魅族。

2022年6月,吉利旗下的星纪时代宣布收购珠海魅族79.09%的股权,黄章的持股比例降至9.79%。这意味着,在这个昔日国内最具个人色彩的手机品牌中,黄章已几乎没什么话语权。

随着以沈子瑜为首的“吉利帮”到来,黄家人在新公司内逐渐远离核心。

从吉利收购后的一系列业务调整不难看出,在星纪魅族,手机业务逐渐从核心赛道变轨至边缘赛道,即用手机背后的相关智能化技术,为新能源汽车提供系统化支持。

沈子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魅族将不只是一个手机品牌,而是配合星纪魅族集团的战略目标。”

近日魅族频频为魅族20系列旗舰手机造势,罕见地高调发布新机。这让一位券商分析师感到不解:从大股东视角来看,星纪魅族高调发布新机不符合公司的主旋律。在双方融合工作刚刚完成的时间节点,应该主推XR项目,对外展示新公司的前景。

“这个时候还力推手机新品,一方面是看不清与新能源、汽车智能化的关联,另一方面也让人感到新公司并没有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核心业务上。”上述券商分析师对雪豹财经社表示,“吉利拿钱并不是来帮魅族重启手机业务的,而是要完成自己的汽车业务转型。”

从资本市场的喜好来看,新能源汽车能讲述的故事远比手机要精彩。但对于黄质潘而言,他所能直接调动的唯有手机业务。沈子瑜也表示,每次手机造型都会征求黄章的同意,“所有的设计他都会过问”。

“如果手机再不对外掀起些水花,黄章最后的影响力也都没了。”一位魅族前员工对雪豹财经社表示。

魅族不是吉利唯一的选择

3月30日的发布会后,星纪魅族将在武汉开设第一家800平方米的旗舰店,里面包含汽车、车机、手机、XR产品及魅友交流中心、售后服务体系等,并在未来3年建设1000家类似的门店。

吉利的野心是用“手机加汽车”的方式对标问界和华为。但很显然,魅族不是吉利唯一的选择。

沈子瑜表示,星纪时代和魅族将会有各自的高端手机系列,就像华为的Mate系列和P系列。黄质潘则坦承,魅族的市场表现仍在低谷,而在一片红海、毛利不高的手机市场,要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盈利。

按照沈子瑜的规划,将用3年时间让魅族拿下2%的市场份额,重回中国市场的Top 5。但这一目标能否实现,仍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

据2022年10月公示的相关收购文件,魅族在2021年智能手机市场所占份额为0~5%。当时甚至有说法称,魅族的市场份额是0.1%,几乎没什么声量。

更何况,在星纪魅族的规划中,最乐观的结果就是在高端市场中稳住第二梯队的位置。即使达成目标,也与第一梯队的小米、荣耀、OPPO、vivo有显著差距。以目前国内手机市场的格局来看,如果无法跻身第一梯队,身处二三梯队将长期处于“产品销量有限→没钱做研发和拓展渠道→产品没有突出卖点→销量愈发低迷”的恶性循环。

换言之,吉利对魅族的期待,就是在手机业务上摆脱濒死状态,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汽车业务的智能化转型,不要给公司的整体业务拖后腿。

“2%的份额恰好是一个既能保证市场声量,又不至于将公司核心资源押注在手机赛道上的数值。若声量太小,会影响到与汽车业务的融合;若追赶小米,又划不来。”上述魅族前员工坦言,如果魅族制定与华为(荣耀)、小米、OPPO、vivo这四家平起平坐的目标,以目前手机市场的格局来看,会消耗掉新公司(星纪魅族)的绝大多数资源,未来业务会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后黄章时代的魅族手机,还有多大机会爬出低谷、重回巅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魅族

4.1k
  • 星纪魅族发布全新Flyme AIOS系统
  • 魅族21 Note售价公布:2599元起

吉利汽车

4.8k
  • 吉利与雷诺的动力总成合资公司正式成立,总部位于英国、预计年收入近150亿欧元
  • 吉利广域铭岛在合肥成立新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魅族上线:李书福的车,黄章能否挤得上去?

新魅族,吉利造。

文 | 雪豹财经社 姜中介

魅族为自己准备了盛大的回归仪式,但手机不再是唯一的主角,昔日强势的黄氏家族也已逐渐淡出。

3月30日即将举办的“魅族 ∞ 领克无界生态发布会”上,除了号称“一以贯之魅族味”的魅族20系列旗舰手机,Flyme Auto车载人机交互软件、领克08等新产品也将同步亮相。也是在这一天,魅族将公布全新的Logo和Slogan,主题色也将从“魅族蓝”变为“无界黑”和“热爱红”。

无论从哪个细节来看,卖身后的魅族都已不再是黄章的魅族。

不久前的3月8日,吉利旗下的星纪时代与魅族科技融合而来的星纪魅族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总部设在武汉。这家新成立的公司,李书福是创始人,沈子瑜担任董事长兼CEO。新Slogan中的“热爱无界”,意在打通手机、XR、操作系统、芯片、汽车之间的界限,实现消费电子和智能汽车的深度融合。

吉利发车

与9年前阿里投资魅族时的态度不同,吉利并不想做甩手掌柜,而是对魅族的业务进行了大范围调整。

星纪魅族的CEO沈子瑜是一个地道的汽车人。他曾任职于上海通用,并参与了上海通用汽车“安吉星“筹备项目组,参与通用安吉星OnStar系统在中国的部署和集成服务上线。

2017年,沈子瑜与李书福共同创立亿咖通科技,主攻汽车芯片设计和开发。如今,亿咖通科技作为星纪魅族的一级供应商,为其提供整个车载系统的运算平台。

同时掌管两家公司的沈子瑜公开表示,自己的工作重心是两家公司各占一半,而且两边做的是同一件事情——将汽车和消费电子进行融合,对传统汽车公司形成“降维打击”。

在李书福看来,中国汽车产业接下来的重点将是抢占智能化高地。继2022年10月推出车机系统Flyme Auto之后,XR是星纪魅族聚焦汽车智能化的又一步棋。(编者注:XR,即扩展现实,是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等沉浸式技术的总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魅族的XR还是会聚焦在等车机相关领域,不会以消费级元宇宙入口的方式呈现。”一位接近星纪魅族管理层的人士告诉雪豹财经社,以腾讯、字节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将XR视为连接元宇宙的接口,进行从内容到硬件的全产业链布局;魅族则是聚焦汽车应用场景,因此在执行层面更具可行性。

一位XR领域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对雪豹财经社表示,相比消费级的元宇宙入口,XR在解决单一工业应用场景上更易落地,而新能源汽车行业正需要此类技术的补充。“消费级还涉及到广泛丰富的内容场景,汽车这类场景会更加依赖技术的成熟度。”

在沈子瑜的规划中,手机、XR和前瞻技术,是星纪魅族的三条核心业务线。其中,黄章的弟弟、原魅族科技CEO黄质潘负责手机事业部,王勇负责XR事业部,CTO张亚东直接带队的前瞻技术事业部主要涉及芯片、操作系统等技术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王勇和张亚东均是中兴出身,后被李书福收入麾下,探索汽车智能化的命题。

从公司对外公布的信息来看,前瞻技术事业部基本围绕着汽车应用场景展开,会对XR项目的落地起到关键推动作用。专注于研发汽车软件交互体系的Flyme Auto团队设在武汉,直接汇报对象是张亚东。

换句话说,XR与前瞻技术等代表公司未来方向的业务均被李书福的“嫡系”所控制,留给黄家人的,仅剩手机这一不再年轻与性感的业务,即很难拿回市场份额又讲不好资本故事。

黄家人最后的倔强

在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魅族一直是一个家族色彩浓重的公司。被吉利收购之前,魅族虽多次发生融资,但黄章手上仍拥有近一半的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吉利收购前,魅族科技的12名董事中有4人姓黄,黄质潘是黄章的亲弟弟,总经理黄柏涛是黄章的表弟。黄章的亲姐姐黄小琴则是魅族通讯的董事,也是魅族科技的商务部副总裁。从生产、销售到快递物流甚至食堂,黄家人严密把控着整个魅族。

2022年6月,吉利旗下的星纪时代宣布收购珠海魅族79.09%的股权,黄章的持股比例降至9.79%。这意味着,在这个昔日国内最具个人色彩的手机品牌中,黄章已几乎没什么话语权。

随着以沈子瑜为首的“吉利帮”到来,黄家人在新公司内逐渐远离核心。

从吉利收购后的一系列业务调整不难看出,在星纪魅族,手机业务逐渐从核心赛道变轨至边缘赛道,即用手机背后的相关智能化技术,为新能源汽车提供系统化支持。

沈子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魅族将不只是一个手机品牌,而是配合星纪魅族集团的战略目标。”

近日魅族频频为魅族20系列旗舰手机造势,罕见地高调发布新机。这让一位券商分析师感到不解:从大股东视角来看,星纪魅族高调发布新机不符合公司的主旋律。在双方融合工作刚刚完成的时间节点,应该主推XR项目,对外展示新公司的前景。

“这个时候还力推手机新品,一方面是看不清与新能源、汽车智能化的关联,另一方面也让人感到新公司并没有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核心业务上。”上述券商分析师对雪豹财经社表示,“吉利拿钱并不是来帮魅族重启手机业务的,而是要完成自己的汽车业务转型。”

从资本市场的喜好来看,新能源汽车能讲述的故事远比手机要精彩。但对于黄质潘而言,他所能直接调动的唯有手机业务。沈子瑜也表示,每次手机造型都会征求黄章的同意,“所有的设计他都会过问”。

“如果手机再不对外掀起些水花,黄章最后的影响力也都没了。”一位魅族前员工对雪豹财经社表示。

魅族不是吉利唯一的选择

3月30日的发布会后,星纪魅族将在武汉开设第一家800平方米的旗舰店,里面包含汽车、车机、手机、XR产品及魅友交流中心、售后服务体系等,并在未来3年建设1000家类似的门店。

吉利的野心是用“手机加汽车”的方式对标问界和华为。但很显然,魅族不是吉利唯一的选择。

沈子瑜表示,星纪时代和魅族将会有各自的高端手机系列,就像华为的Mate系列和P系列。黄质潘则坦承,魅族的市场表现仍在低谷,而在一片红海、毛利不高的手机市场,要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盈利。

按照沈子瑜的规划,将用3年时间让魅族拿下2%的市场份额,重回中国市场的Top 5。但这一目标能否实现,仍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

据2022年10月公示的相关收购文件,魅族在2021年智能手机市场所占份额为0~5%。当时甚至有说法称,魅族的市场份额是0.1%,几乎没什么声量。

更何况,在星纪魅族的规划中,最乐观的结果就是在高端市场中稳住第二梯队的位置。即使达成目标,也与第一梯队的小米、荣耀、OPPO、vivo有显著差距。以目前国内手机市场的格局来看,如果无法跻身第一梯队,身处二三梯队将长期处于“产品销量有限→没钱做研发和拓展渠道→产品没有突出卖点→销量愈发低迷”的恶性循环。

换言之,吉利对魅族的期待,就是在手机业务上摆脱濒死状态,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汽车业务的智能化转型,不要给公司的整体业务拖后腿。

“2%的份额恰好是一个既能保证市场声量,又不至于将公司核心资源押注在手机赛道上的数值。若声量太小,会影响到与汽车业务的融合;若追赶小米,又划不来。”上述魅族前员工坦言,如果魅族制定与华为(荣耀)、小米、OPPO、vivo这四家平起平坐的目标,以目前手机市场的格局来看,会消耗掉新公司(星纪魅族)的绝大多数资源,未来业务会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后黄章时代的魅族手机,还有多大机会爬出低谷、重回巅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