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锂价雪崩,宁德时代“锂矿返利”还有诱惑力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锂价雪崩,宁德时代“锂矿返利”还有诱惑力吗?

如果锂价跌到20万元以下,该计划对整车商的吸引力将大打折扣。

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王勇 庄键

界面新闻编辑 | 张慧

“3月可能是近期锂价最黑暗的时候。”

在3月23-24日举行的富宝新能源锂电供应链协同发展峰会上,民生证券金属高级研究员张航向界面新闻记者感叹道。

今年以来,碳酸锂价格持续走低,近期更是面临单日万元以上的跌幅。碳酸锂的下游产品是锂电池原料正极材料和电解液等,最终端需求是新能源车。

上海钢联数据显示,截至3月24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周内跌幅达2.5万元,均价跌至27.75万元/吨,相较于去年11月的高点腰斩。

“自暴自弃”式的跌幅,令锂电从业者不得不紧张起来。

“矿还在海上就已经亏了。”一位正在筹划非洲锂矿投资的矿商李阳(化名)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只是做贸易赚差价的贸易商,(交易)都停掉了,风险太大,现在已经很难。”

他同时表示:“探矿权仍是稀缺资源,如果能拿到的话,长期来看还是值得投资的。对于拿探矿权的投资商来说,短期锂价不会构成很大的影响。”

界面新闻在前述会议上注意到,参会和路演情况依然火热。只是矿商、贸易商、设备商、锂电回收企业主们在攀谈之间,都透露着对当前以及未来锂价的担忧。

他们迫切希望能够找到合作者,“抱团”抵御愈发不可知的风险。

为何突然“崩溃”?

从年初开始的新能源车价格战,到近期产业链核心原材料碳酸锂价格的暴跌不止,锂电产业链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霾。

在前述锂电行业论坛期间,一家锂矿贸易公司的市场总监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除需求不景气外,碳酸锂跌破30万元也有市场悲观情绪的推动,实际成交很少,基本是有价无市。”

隆众资讯锂产业链分析师于亚楠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碳酸锂牛市时,各家的货源供不应求。现在市场库存持续上涨,卖方要钱不要货,具体成交量可能仅相当于牛市时的5%-10%左右。

供需是影响价格基本走势的最主要因素。张航表示,国内头部电池企业2月的产量环比增加1.4%,产量合计42.83 GWh,低于前期排产规划;3月排产有所回升,合计约46.5 GWh,相对2月产量提升8.6%,当仍低于9%的环比增长预期。

由此来看,碳酸锂下游环节即电池端的排产情况并不乐观。从碳酸锂库存看,市场表现也异于往常。

据SMM统计,国内碳酸锂2月库存6.1万吨,环比上季度增加2.01万吨,增幅约五成。其中,冶炼端库存5.4万吨,环比上季度增加六成;下游库存0.75万吨,环比上季度减少3%。

“过去,70-80%的库存集中在下游贸易商和正极厂,现在只有20%,其余均集中在上游锂盐厂环节。”张航表示,“这很不正常,锂盐厂面临自2021年上涨周期以来最高的库存水平。”

下游采购意愿弱,锂盐厂库存高企,是本周碳酸锂价格暴跌的关键因素。

“从锂盐厂出货看,1月期待2月,2月期待3月,但出货情况均不乐观,可能仅有产量的30%左右。”张航分析称。

“尤其是一些上市公司,面临一季报的业绩压力,在3月产生了较为猛烈的抛售,结果发现越抛售价格越低,”他进一步指出,“目前已经接近3月底,出货情况已基本确定,最猛烈的抛售已经过去了。”

针对电池端排产不如预期的原因,江西国轩新能源科技研究院副院长黄忠喜在会上表示,“由于新能源车国补在2023年初正式退出,导致部分车企在去年11-12月期间提前收割了今年的诸多订单。”

今年以来,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增速下滑。中汽协数据显示,2022年国内新能源车销量总计688.7万辆,同比增长93.4%。今年前两个月,国内新能源车销量为93.3万辆,增速仅为20.8%。

一家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表示,虽然电池商与整车企业多已形成根据锂价变化,动态调整电池价格的机制,但由于近期碳酸锂价格下降过快,其对电池乃至新能源汽车成本的影响,尚未传导到位。

“今年一季度甚至二季度初,新能源汽车销量仍受到此前锂价高企造成的负面影响。”该人士指出。

过去两年,国内新能源车实际销量均实现超预期增长。据厦门象屿提供的数据,2021年中国新能源车销量预计为180万辆,实际为352万辆,超预期96%;2022年预计为510万辆,实际为688.7万辆,超预期35%。

该机构预测,2023年的中国新能源车销量为880万辆。“如果2023年销量不能延续超预期增长,那就较难如之前那样形成对锂价继续超预期上涨的动力。”厦门象屿新能源产业发展部高级经理李嘉辉表示。

今年以来,特斯拉、问界、小鹏等多家新能源车企开启“价格战”,特斯拉促销期间各款车型降价2万-3.8万元不等,问界降价2.88万-3万元,小鹏降价2万-3.6万元不等。

参与内卷的还有燃油车。3月1日起,东风汽车部分车型在湖北掀起价格战,雪铁龙C6最高可享受政府加企业综合补贴9万元;此后,奇瑞、长安汽车、上汽大众等车企也先后通过降价、地方补贴、门店补贴等方式加入战局。

“燃油车大幅降价,同样也会收割全年的部分新能源车订单。”黄忠喜表示。

会跌破20万元吗?

锂价跌跌不休,市场担忧持续发酵,诸多在锂价高位入局的玩家已经很难承受如此的跌势。

“不好做了。”这是界面新闻记者在上述会场中,与矿商、贸易商以及电池回收企业的交流时最常听到的话。

期货市场进一步反映出市场的悲观预期。无锡电子盘碳酸锂2304、2305交易价格已经跌至20万元/吨以下。不少业内人士担心,碳酸锂现货价格是否也会跌落至此。

对于今年锂价的整体走势,不同机构、市场参与者的预测有所不同。

前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称,碳酸锂价格进入下行周期,已成为市场普遍判断。一旦这种预期形成,势必会出现恐慌式抛售,进而形成买方市场,造成价格更快速地下跌。

于亚楠表示,碳酸锂需求仍未有恢复迹象,目前预测主方向走跌为主,或因短期供需错配导致价格出现阶段回调。

张航则认为,从4月开始,虽然需求难以预测,但至少跌速会放缓,4-5月可能企稳,后续还有可能出现价格反弹。“具体情况还需等到6月,看企业的排产情况。”

“2023年的锂价重心,或许是在20-25万元/吨之间。”张航称。

前述锂矿贸易公司市场总监认为,锂价暴跌和暴涨都容易发生,后续或发生报复性反弹,甚至会出现单日增长数万元的可能性。

“有部分市场参与者已在私下收货,在等待价格回涨。”他透露,“预计今年的锂价重心应该在30万-35万元/吨之间。”

张航指出,市场并非按照基本面绝对理性地进行,“涨的时候可能会涨到非理性,跌的时候也是同理。”

从上游锂矿成本看,目前难以对锂盐价格构成有效支撑。国泰君安期货在3月中旬对四川地区的锂盐生产企业、贸易商、三元和磷酸铁锂正极材料进行调研,当时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34万元左右。

调研结果显示,除四川外购非长协矿成本在33万-34万元/吨外,其余锂矿成本均在30万元/吨以下。

其中,江西云母散矿成本约24万元/吨,江西云母大厂5万-8万元/吨,新疆锂矿生产成本约10万元/吨,盐湖成本线仅2万元/吨。

据张航测算,以每辆车40-50公斤的碳酸锂用量来看,碳酸锂每下跌10万元,电池成本约下跌4000-5000元,从去年60万元/吨的高点到20万元/吨,整车的上游锂成本将约降低2万元。

上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预判,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会出现前低后高的态势,全年市场销量仍有望提升至850万-900万辆。

“锂矿返利”前景堪忧

宁德时代(300750.SZ)的“锂矿返利”计划也是此轮锂价大跌的重要推手之一。

今年2月,宁德时代推出“锂矿返利”计划。该计划的核心,是向重点车企客户提供以低价碳酸锂定价的动力电池,前提是其采购宁德时代电池的规模须达到一定比例。

以目前业内流传最广的一项方案为例:未来三年,如车企采购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占比达到80%,年底与宁德时代结算时,五成电池将按照20万元/吨的碳酸锂价格计算,另外五成电池仍以市场价为依据。

前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一计划为市场注入了碳酸锂价格下降的强烈预期。

宁德时代本月在接受机构调研时也表示,碳酸锂价格正处于下行周期,公司在推动快速去库存,并缩短采购周期。

国金证券在3月19日的报告显示,宁德时代与相关主机厂已进入“锂矿返利”计划的协议签署阶段,面向理想、蔚来、华为、极氪等多家战略客户。

该计划被媒体爆出时,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44万元/吨,近乎对半的折扣价格,对车企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去年由于碳酸锂等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大部分电池企业为传导成本压力,均大幅上调了动力电池价格。

蜂巢能源近期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其向哪吒汽车(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销售的动力电池去年调价两次,价格涨幅29.38%,销售至东风汽车的动力电池调价三次,当年整体涨幅超过50%。蜂巢能源是国内装车量排名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

动力电池价格飙涨,引发了下游车企的不满。广汽集团(601238.SH)董事长曾庆洪就公开调侃其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成本占汽车总成本的60%,我们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3月24日举行的宁德时代业绩说明会上,董事长、总经理曾毓群首次就“锂矿返利”计划作出回应,“我们正在推进与长期战略客户的沟通,(这个行动)不是降价,而是我们获取了一些矿产资源,不想赚取暴利,分享到长期战略客户。”

曾毓群称,如果“锂矿返利”计划顺利落地,有利于客户、有利于行业,公司自有矿可以覆盖该次行动涉及的锂盐当量,仍将保持合理的利润水平。

如今锂价已跌至30万元以下,“锂矿返利”计划的推行是否能够如宁德时代所期望,需要打一个问号。

前述锂矿贸易公司市场总监告诉界面新闻:“如果锂价跌到了20多万元/吨的水平,整车商在考虑到与宁德时代深度绑定的情况下,会重新评估这一计划的价值。”

前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也认为,在碳酸锂价格目前大幅下跌的情况下,车企将缺乏与宁德时代签订上述协议的动力。

截至目前,尚未有关于宁德时代与车企正式签署协议的消息传出,该计划签署的范围与协议是否发生调整或者计划延后仍不得而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宁德时代

7.2k
  • 公告快评| 年赚超420亿元,宁德时代面临更多挑战
  • 打新早报| A股首家电池连接系统厂商西典新能今日申购,宁德时代是最大客户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锂价雪崩,宁德时代“锂矿返利”还有诱惑力吗?

如果锂价跌到20万元以下,该计划对整车商的吸引力将大打折扣。

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王勇 庄键

界面新闻编辑 | 张慧

“3月可能是近期锂价最黑暗的时候。”

在3月23-24日举行的富宝新能源锂电供应链协同发展峰会上,民生证券金属高级研究员张航向界面新闻记者感叹道。

今年以来,碳酸锂价格持续走低,近期更是面临单日万元以上的跌幅。碳酸锂的下游产品是锂电池原料正极材料和电解液等,最终端需求是新能源车。

上海钢联数据显示,截至3月24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周内跌幅达2.5万元,均价跌至27.75万元/吨,相较于去年11月的高点腰斩。

“自暴自弃”式的跌幅,令锂电从业者不得不紧张起来。

“矿还在海上就已经亏了。”一位正在筹划非洲锂矿投资的矿商李阳(化名)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只是做贸易赚差价的贸易商,(交易)都停掉了,风险太大,现在已经很难。”

他同时表示:“探矿权仍是稀缺资源,如果能拿到的话,长期来看还是值得投资的。对于拿探矿权的投资商来说,短期锂价不会构成很大的影响。”

界面新闻在前述会议上注意到,参会和路演情况依然火热。只是矿商、贸易商、设备商、锂电回收企业主们在攀谈之间,都透露着对当前以及未来锂价的担忧。

他们迫切希望能够找到合作者,“抱团”抵御愈发不可知的风险。

为何突然“崩溃”?

从年初开始的新能源车价格战,到近期产业链核心原材料碳酸锂价格的暴跌不止,锂电产业链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霾。

在前述锂电行业论坛期间,一家锂矿贸易公司的市场总监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除需求不景气外,碳酸锂跌破30万元也有市场悲观情绪的推动,实际成交很少,基本是有价无市。”

隆众资讯锂产业链分析师于亚楠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碳酸锂牛市时,各家的货源供不应求。现在市场库存持续上涨,卖方要钱不要货,具体成交量可能仅相当于牛市时的5%-10%左右。

供需是影响价格基本走势的最主要因素。张航表示,国内头部电池企业2月的产量环比增加1.4%,产量合计42.83 GWh,低于前期排产规划;3月排产有所回升,合计约46.5 GWh,相对2月产量提升8.6%,当仍低于9%的环比增长预期。

由此来看,碳酸锂下游环节即电池端的排产情况并不乐观。从碳酸锂库存看,市场表现也异于往常。

据SMM统计,国内碳酸锂2月库存6.1万吨,环比上季度增加2.01万吨,增幅约五成。其中,冶炼端库存5.4万吨,环比上季度增加六成;下游库存0.75万吨,环比上季度减少3%。

“过去,70-80%的库存集中在下游贸易商和正极厂,现在只有20%,其余均集中在上游锂盐厂环节。”张航表示,“这很不正常,锂盐厂面临自2021年上涨周期以来最高的库存水平。”

下游采购意愿弱,锂盐厂库存高企,是本周碳酸锂价格暴跌的关键因素。

“从锂盐厂出货看,1月期待2月,2月期待3月,但出货情况均不乐观,可能仅有产量的30%左右。”张航分析称。

“尤其是一些上市公司,面临一季报的业绩压力,在3月产生了较为猛烈的抛售,结果发现越抛售价格越低,”他进一步指出,“目前已经接近3月底,出货情况已基本确定,最猛烈的抛售已经过去了。”

针对电池端排产不如预期的原因,江西国轩新能源科技研究院副院长黄忠喜在会上表示,“由于新能源车国补在2023年初正式退出,导致部分车企在去年11-12月期间提前收割了今年的诸多订单。”

今年以来,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增速下滑。中汽协数据显示,2022年国内新能源车销量总计688.7万辆,同比增长93.4%。今年前两个月,国内新能源车销量为93.3万辆,增速仅为20.8%。

一家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表示,虽然电池商与整车企业多已形成根据锂价变化,动态调整电池价格的机制,但由于近期碳酸锂价格下降过快,其对电池乃至新能源汽车成本的影响,尚未传导到位。

“今年一季度甚至二季度初,新能源汽车销量仍受到此前锂价高企造成的负面影响。”该人士指出。

过去两年,国内新能源车实际销量均实现超预期增长。据厦门象屿提供的数据,2021年中国新能源车销量预计为180万辆,实际为352万辆,超预期96%;2022年预计为510万辆,实际为688.7万辆,超预期35%。

该机构预测,2023年的中国新能源车销量为880万辆。“如果2023年销量不能延续超预期增长,那就较难如之前那样形成对锂价继续超预期上涨的动力。”厦门象屿新能源产业发展部高级经理李嘉辉表示。

今年以来,特斯拉、问界、小鹏等多家新能源车企开启“价格战”,特斯拉促销期间各款车型降价2万-3.8万元不等,问界降价2.88万-3万元,小鹏降价2万-3.6万元不等。

参与内卷的还有燃油车。3月1日起,东风汽车部分车型在湖北掀起价格战,雪铁龙C6最高可享受政府加企业综合补贴9万元;此后,奇瑞、长安汽车、上汽大众等车企也先后通过降价、地方补贴、门店补贴等方式加入战局。

“燃油车大幅降价,同样也会收割全年的部分新能源车订单。”黄忠喜表示。

会跌破20万元吗?

锂价跌跌不休,市场担忧持续发酵,诸多在锂价高位入局的玩家已经很难承受如此的跌势。

“不好做了。”这是界面新闻记者在上述会场中,与矿商、贸易商以及电池回收企业的交流时最常听到的话。

期货市场进一步反映出市场的悲观预期。无锡电子盘碳酸锂2304、2305交易价格已经跌至20万元/吨以下。不少业内人士担心,碳酸锂现货价格是否也会跌落至此。

对于今年锂价的整体走势,不同机构、市场参与者的预测有所不同。

前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称,碳酸锂价格进入下行周期,已成为市场普遍判断。一旦这种预期形成,势必会出现恐慌式抛售,进而形成买方市场,造成价格更快速地下跌。

于亚楠表示,碳酸锂需求仍未有恢复迹象,目前预测主方向走跌为主,或因短期供需错配导致价格出现阶段回调。

张航则认为,从4月开始,虽然需求难以预测,但至少跌速会放缓,4-5月可能企稳,后续还有可能出现价格反弹。“具体情况还需等到6月,看企业的排产情况。”

“2023年的锂价重心,或许是在20-25万元/吨之间。”张航称。

前述锂矿贸易公司市场总监认为,锂价暴跌和暴涨都容易发生,后续或发生报复性反弹,甚至会出现单日增长数万元的可能性。

“有部分市场参与者已在私下收货,在等待价格回涨。”他透露,“预计今年的锂价重心应该在30万-35万元/吨之间。”

张航指出,市场并非按照基本面绝对理性地进行,“涨的时候可能会涨到非理性,跌的时候也是同理。”

从上游锂矿成本看,目前难以对锂盐价格构成有效支撑。国泰君安期货在3月中旬对四川地区的锂盐生产企业、贸易商、三元和磷酸铁锂正极材料进行调研,当时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34万元左右。

调研结果显示,除四川外购非长协矿成本在33万-34万元/吨外,其余锂矿成本均在30万元/吨以下。

其中,江西云母散矿成本约24万元/吨,江西云母大厂5万-8万元/吨,新疆锂矿生产成本约10万元/吨,盐湖成本线仅2万元/吨。

据张航测算,以每辆车40-50公斤的碳酸锂用量来看,碳酸锂每下跌10万元,电池成本约下跌4000-5000元,从去年60万元/吨的高点到20万元/吨,整车的上游锂成本将约降低2万元。

上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预判,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会出现前低后高的态势,全年市场销量仍有望提升至850万-900万辆。

“锂矿返利”前景堪忧

宁德时代(300750.SZ)的“锂矿返利”计划也是此轮锂价大跌的重要推手之一。

今年2月,宁德时代推出“锂矿返利”计划。该计划的核心,是向重点车企客户提供以低价碳酸锂定价的动力电池,前提是其采购宁德时代电池的规模须达到一定比例。

以目前业内流传最广的一项方案为例:未来三年,如车企采购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占比达到80%,年底与宁德时代结算时,五成电池将按照20万元/吨的碳酸锂价格计算,另外五成电池仍以市场价为依据。

前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一计划为市场注入了碳酸锂价格下降的强烈预期。

宁德时代本月在接受机构调研时也表示,碳酸锂价格正处于下行周期,公司在推动快速去库存,并缩短采购周期。

国金证券在3月19日的报告显示,宁德时代与相关主机厂已进入“锂矿返利”计划的协议签署阶段,面向理想、蔚来、华为、极氪等多家战略客户。

该计划被媒体爆出时,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44万元/吨,近乎对半的折扣价格,对车企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去年由于碳酸锂等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大部分电池企业为传导成本压力,均大幅上调了动力电池价格。

蜂巢能源近期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其向哪吒汽车(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销售的动力电池去年调价两次,价格涨幅29.38%,销售至东风汽车的动力电池调价三次,当年整体涨幅超过50%。蜂巢能源是国内装车量排名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

动力电池价格飙涨,引发了下游车企的不满。广汽集团(601238.SH)董事长曾庆洪就公开调侃其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成本占汽车总成本的60%,我们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3月24日举行的宁德时代业绩说明会上,董事长、总经理曾毓群首次就“锂矿返利”计划作出回应,“我们正在推进与长期战略客户的沟通,(这个行动)不是降价,而是我们获取了一些矿产资源,不想赚取暴利,分享到长期战略客户。”

曾毓群称,如果“锂矿返利”计划顺利落地,有利于客户、有利于行业,公司自有矿可以覆盖该次行动涉及的锂盐当量,仍将保持合理的利润水平。

如今锂价已跌至30万元以下,“锂矿返利”计划的推行是否能够如宁德时代所期望,需要打一个问号。

前述锂矿贸易公司市场总监告诉界面新闻:“如果锂价跌到了20多万元/吨的水平,整车商在考虑到与宁德时代深度绑定的情况下,会重新评估这一计划的价值。”

前述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也认为,在碳酸锂价格目前大幅下跌的情况下,车企将缺乏与宁德时代签订上述协议的动力。

截至目前,尚未有关于宁德时代与车企正式签署协议的消息传出,该计划签署的范围与协议是否发生调整或者计划延后仍不得而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