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长城汽车恶补“网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长城汽车恶补“网感”

新能源反攻战即将打响。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范建

虽然晚了很久,他们终究还是来了。

6月13日,长城汽车宣布,公司18名高管“冲锋式”入驻新浪微博,从今往后在线营业。

传统的长城汽车,通过这种方式恶补“网感”,可算是发起新能源反攻战的前兆?

18名高管冲入微博

一向以军事化管理著称的长城汽车,又采取了一项军事行动。

6月13日,公司官宣18名高管“冲锋式”入驻新浪微博,从此通过一根网线直面用户,有疑惑可以直接问、有想法可以直接说、有建议可以直接提。从今以后,在线营业。

本次入驻微博的长城汽车高管,由副董事长赵国庆、总裁穆峰领衔,CTO、CFO、CGO以及旗下哈弗、魏牌、长城炮、欧拉沙龙等品牌一把手及营销口负责人同步跟进。

他们中多人此前就已开通了微博,只是没有运营,真正首次注册并实名认证只是少数。

所以,他们不能算是集体入驻微博,只能说是重启微博运营。

如公司CGO李瑞峰,开通微博的时间为2022年2月,并发文频繁,多为公司产品和营销活动的推介。一年多时间,积累了7.7万名粉丝。

总裁穆峰加入微博的时间更早,是在2020年9月,基本没有运营和发文,只有不到4000个粉丝。

哈弗品牌技术副总经理杨艳青,已在微博潜水超过十年,首次发文竟然是在今年6月1日。所以,粉丝量也少得可怜,刚刚过百,还不如一个普通路人用户。

这么大的动作、如此大的阵势,居然都没有拿到一个热搜,自然也没有给长城汽车的这些高管们带来多少粉丝增量。看来,还得靠后面他们慢慢运营来涨粉了。

头头脑脑们都来了,为啥没见公司老板魏建军?

其实,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是微博资深用户,2011年就注册了账户。只是,未发一文,仅凭一个头像和一个title,就俘获了超过25万粉丝,在长城汽车的高管中,也算是妥妥的大V了。

长城系的社交媒体中,粉丝量最大的是官方微博,有200余万。不过,这一粉丝量与其在汽车行业的市场地位,以及年销百万的数据也是极不匹配。

步入新能源时代

一家企业的气质,往往与其创始人和老板的性格息息相关。

魏建军出身于一个军人家庭,所以,他性格强硬,崇尚军事化管理。他为长城汽车制定了各项规章制度,有的极为严苛,甚至不近人情。

新入职长城的员工,都需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魔鬼化军训。每天从早练到晚,无论日晒雨淋都得坚持,否则不得入职。在此期间,新员工还须将一本24页的员工手册熟读成诵。

据媒体报道,长城汽车总部的大门口,有一个测步器,每个员工都必须做到“5秒走7步”,走慢了就会被警告。

类似以上铁腕式的管理,成就了长城汽车在燃油车时代的王者之位。

可是短短几年间,中国的汽车市场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燃油车的市场销量逐年走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渗透率快速攀升。

智能化不断为新能源汽车加持,如今的汽车,对于用户来说,不再是单一的出行工具,它已快速融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与此同时,汽车用户的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他们善于接受,愿意尝试新品牌、新车型。燃油车时代的性能,不再是购车时首选之项,用户的关注重点变得五花八门。

过去,长城汽车的那套市场打法,似乎在新能源汽车时代已经不灵了。如何将品牌和产品的亮点,传达给目标用户,成为了公司需要重新考虑的问题。

与用户直接沟通,倾听他们的需求、想法和建议,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目前,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品牌的创始人,几乎都已成为了各自品牌的形象代言人。他们在社交平台上,保持着与品牌一致的个性化形象,与用户真诚互动,直接解决用户提出的各种问题。

蔚来汽车李斌内敛、小鹏汽车何小鹏平和、理想汽车李想略显张扬……他们的个人微博粉丝量都是数十万上百万,李想甚至超过200万。

慢了一步

长城汽车最近一次在互联网上掀起风浪,是在今年5月。公开举报民营汽车同行比亚迪,称其多款车型因采用常压油箱,涉嫌整车蒸发污染物排放不达标的问题。

很快,比亚迪发起了舆论反击,瞬间将长城汽车翻起的浪头狠狠压了下去。

在这场公开举报中,究竟孰是孰非,目前尚无结果。这场舆论战,谁输谁赢,也无明确定论。至少,站在制高点上的长城汽车,并没有占据明显上风。

长城汽车作为燃油车时代的王者,在新能源的转型中,已落后一步,与比亚迪已不在同一个重量级的赛场。

曾经,长城汽车敢为人先。看准市场趋势,果断放弃轿车,全力以赴SUV,迎来了自身长达十年的高速增长。

一台哈弗H6,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神车。连续9年蝉联销冠、累计101个月月销冠军,唯一一个单月销量过8万的SUV……这些纪录,至今无人可破。

从燃油车向新能源的转型,王传福也有着异于常人的果决。从2022年3月起,比亚迪宣布全面停产燃油车,All in新能源。

就在这一年,比亚迪宋将哈弗H6挤下了销冠宝座,成为了中国汽车行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旗下王朝系列、海洋系列等,已在新能源时代抢先找到了各自的位置。

2022年,比亚迪全年销售汽车超过180万辆,加冕新能源之王。同一年,手握哈弗、WEY、欧拉、坦克等诸多品牌的长城汽车,销量不升反降,勉强维持着百万销量。

今年,长城汽车和比亚迪的差距仍在进一步拉大。

前五个月,长城汽车的累计销量为41.41万辆,同比微降0.78%,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6.64万辆。同期,比亚迪销售乘用车近百万辆,同比增长97.56%,且全部为新能源。

长城汽车也憋了一股气,宣布今年为哈弗新能源反攻元年。上月推出的枭龙系列,就将承担起跑量的重任。

此番,18高管冲锋式入驻微博,恶补“网感”,也算是长城汽车反攻大战的重要一环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长城汽车

4.7k
  • 港股互联网ETF(159568)上涨1.24%,持续溢价,美图公司领涨
  • 港股汽车股涨势扩大,长城汽车涨超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长城汽车恶补“网感”

新能源反攻战即将打响。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范建

虽然晚了很久,他们终究还是来了。

6月13日,长城汽车宣布,公司18名高管“冲锋式”入驻新浪微博,从今往后在线营业。

传统的长城汽车,通过这种方式恶补“网感”,可算是发起新能源反攻战的前兆?

18名高管冲入微博

一向以军事化管理著称的长城汽车,又采取了一项军事行动。

6月13日,公司官宣18名高管“冲锋式”入驻新浪微博,从此通过一根网线直面用户,有疑惑可以直接问、有想法可以直接说、有建议可以直接提。从今以后,在线营业。

本次入驻微博的长城汽车高管,由副董事长赵国庆、总裁穆峰领衔,CTO、CFO、CGO以及旗下哈弗、魏牌、长城炮、欧拉沙龙等品牌一把手及营销口负责人同步跟进。

他们中多人此前就已开通了微博,只是没有运营,真正首次注册并实名认证只是少数。

所以,他们不能算是集体入驻微博,只能说是重启微博运营。

如公司CGO李瑞峰,开通微博的时间为2022年2月,并发文频繁,多为公司产品和营销活动的推介。一年多时间,积累了7.7万名粉丝。

总裁穆峰加入微博的时间更早,是在2020年9月,基本没有运营和发文,只有不到4000个粉丝。

哈弗品牌技术副总经理杨艳青,已在微博潜水超过十年,首次发文竟然是在今年6月1日。所以,粉丝量也少得可怜,刚刚过百,还不如一个普通路人用户。

这么大的动作、如此大的阵势,居然都没有拿到一个热搜,自然也没有给长城汽车的这些高管们带来多少粉丝增量。看来,还得靠后面他们慢慢运营来涨粉了。

头头脑脑们都来了,为啥没见公司老板魏建军?

其实,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是微博资深用户,2011年就注册了账户。只是,未发一文,仅凭一个头像和一个title,就俘获了超过25万粉丝,在长城汽车的高管中,也算是妥妥的大V了。

长城系的社交媒体中,粉丝量最大的是官方微博,有200余万。不过,这一粉丝量与其在汽车行业的市场地位,以及年销百万的数据也是极不匹配。

步入新能源时代

一家企业的气质,往往与其创始人和老板的性格息息相关。

魏建军出身于一个军人家庭,所以,他性格强硬,崇尚军事化管理。他为长城汽车制定了各项规章制度,有的极为严苛,甚至不近人情。

新入职长城的员工,都需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魔鬼化军训。每天从早练到晚,无论日晒雨淋都得坚持,否则不得入职。在此期间,新员工还须将一本24页的员工手册熟读成诵。

据媒体报道,长城汽车总部的大门口,有一个测步器,每个员工都必须做到“5秒走7步”,走慢了就会被警告。

类似以上铁腕式的管理,成就了长城汽车在燃油车时代的王者之位。

可是短短几年间,中国的汽车市场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燃油车的市场销量逐年走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渗透率快速攀升。

智能化不断为新能源汽车加持,如今的汽车,对于用户来说,不再是单一的出行工具,它已快速融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与此同时,汽车用户的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他们善于接受,愿意尝试新品牌、新车型。燃油车时代的性能,不再是购车时首选之项,用户的关注重点变得五花八门。

过去,长城汽车的那套市场打法,似乎在新能源汽车时代已经不灵了。如何将品牌和产品的亮点,传达给目标用户,成为了公司需要重新考虑的问题。

与用户直接沟通,倾听他们的需求、想法和建议,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目前,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品牌的创始人,几乎都已成为了各自品牌的形象代言人。他们在社交平台上,保持着与品牌一致的个性化形象,与用户真诚互动,直接解决用户提出的各种问题。

蔚来汽车李斌内敛、小鹏汽车何小鹏平和、理想汽车李想略显张扬……他们的个人微博粉丝量都是数十万上百万,李想甚至超过200万。

慢了一步

长城汽车最近一次在互联网上掀起风浪,是在今年5月。公开举报民营汽车同行比亚迪,称其多款车型因采用常压油箱,涉嫌整车蒸发污染物排放不达标的问题。

很快,比亚迪发起了舆论反击,瞬间将长城汽车翻起的浪头狠狠压了下去。

在这场公开举报中,究竟孰是孰非,目前尚无结果。这场舆论战,谁输谁赢,也无明确定论。至少,站在制高点上的长城汽车,并没有占据明显上风。

长城汽车作为燃油车时代的王者,在新能源的转型中,已落后一步,与比亚迪已不在同一个重量级的赛场。

曾经,长城汽车敢为人先。看准市场趋势,果断放弃轿车,全力以赴SUV,迎来了自身长达十年的高速增长。

一台哈弗H6,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神车。连续9年蝉联销冠、累计101个月月销冠军,唯一一个单月销量过8万的SUV……这些纪录,至今无人可破。

从燃油车向新能源的转型,王传福也有着异于常人的果决。从2022年3月起,比亚迪宣布全面停产燃油车,All in新能源。

就在这一年,比亚迪宋将哈弗H6挤下了销冠宝座,成为了中国汽车行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旗下王朝系列、海洋系列等,已在新能源时代抢先找到了各自的位置。

2022年,比亚迪全年销售汽车超过180万辆,加冕新能源之王。同一年,手握哈弗、WEY、欧拉、坦克等诸多品牌的长城汽车,销量不升反降,勉强维持着百万销量。

今年,长城汽车和比亚迪的差距仍在进一步拉大。

前五个月,长城汽车的累计销量为41.41万辆,同比微降0.78%,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6.64万辆。同期,比亚迪销售乘用车近百万辆,同比增长97.56%,且全部为新能源。

长城汽车也憋了一股气,宣布今年为哈弗新能源反攻元年。上月推出的枭龙系列,就将承担起跑量的重任。

此番,18高管冲锋式入驻微博,恶补“网感”,也算是长城汽车反攻大战的重要一环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