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陈平原:单就读书而言,“多快好省”不是好策略

从晚清画报谈开去,我们与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聊到了读图时代、听书时代的阅读要义,以及在当下国学热与社会广泛焦虑的大背景下,我们应如何正确处理传统与西方的认知与关系。“很多人觉得今天中国强大了,不该再揭以往的伤疤……这种盲目的乐观,对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会有妨害。”

【专访】刘亮程:我不知道中国作家的心灵方向,他们以故事机器压榨人性

50多岁后回归村落,刘亮程觉得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他又可以听到树上的鸟叫、风刮过树叶的声音,或是一粒尘土落在地上的声音。

【专访】保罗·奥斯特:如今人们越来越少谈论书籍,文学在整个文化中愈加边缘

年过七旬的奥斯特认为,大部分美国人对于文学不感兴趣,很多人基本不阅读,书写的衰退是一种全球现象。他说,“我真的希望人们能阅读更多。”

对话弗朗西斯·福山:美国中期选举、身份政治及中美关系

福山认为,如果你无法依据现实世界的发展不断做出回应,你就会在某个时点被自己的意识形态立场卡住动弹不得。

对话历史学家卢汉超:为失去历史声音的人“树碑立传”

卢汉超认为,关注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以及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们做记录,和研究精英人物一样,是历史学的一部分,同样是顺理成章的事。

【专访】伊恩·麦克尤恩70岁:从“恐怖伊恩”到扮演上帝

那个当年依恋着母亲的男孩麦克尤恩,如今变成了愿意在小说中扮演“上帝”的作家。他不愿意自己的小说变成对读者的低声细语,他想要读者相信他强力的声音、相信他创造的人物和世界,同时,他也让笔下的人物开口,并且赋予他们纸间的自由。

【专访】朱天文×朱天心:小说家应站在潮流之外 不被政治与时代裹挟

台湾作家朱西甯的小说简体版日前首度与大陆读者见面,界面文化采访了他的女儿、同是作家的朱天文和朱天心。她们认为,张爱玲对于朱西甯的影响比鲁迅更大,而张爱玲之难得,正在于所谓“不与世人谈同调”。除了父亲的话题,她们还分享了对于彼此的文学生活的看法。

【专访】王安忆:今天聪明的写作者希望讨好 而我们当时只想要颠覆

三十多年后,王安忆已经认识到并接受了这个文化不平等的现实,“他们(西方)对中国文学不了解,也没有太大兴趣,他们感兴趣的就是政治生活。无论你怎么样推你的作品,他们知道的也就是一点点,他们接受莫言的东西也是带着猎奇的心态,这个不能强求。”

对话尤金·罗根: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与现代中东的形成

《奥斯曼帝国的衰亡》一书作者尤金认为,一战在塑造现代中东政治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继承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诸国之间的边界已经被证明是一战的持久性遗产。

【专访】莫瑞吉奥·卡特兰:你永远不知道艺术家会从复制当中创造什么

“你永远不知道我们会从复制、混合和迁徙中创造出什么。每一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复制。我的朋友,这就是原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