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策展人童明:认为中国现代建筑就是向欧美看齐 这是个极大的误解

“觉醒的现代性: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中国第一代建筑师”日前开幕,我们与主策展人聊了聊中国现代建筑的起源与上海城市发展的未来。

海上的卡特琳·普兰:比目鱼的心脏活蹦乱跳 我一口吞了下去

“上船,就好比你嫁给这条船,其间为他干活。你不再有生活,不再有属于自己的任何东西。”卡特琳·普兰在阿拉斯加捕鱼十年,她憎恶并深爱着这份危险而疯狂的职业,并根据这段经历写成了小说《在海的尽头遇见你》。

【专访】艺术家仇大雄:如果你的作品是垃圾  即使是仇英的后人也毫无意义

“无论喜欢与否,我们所有人都必然会传承一部分前人的东西。”

【专访】台湾作家郭强生:我写《断代》 是担心年轻一代认为所有事情都理所当然

对郭强生而言,他希望以同志为切入点,探讨一个社会中主流和非主流的关系。主流如何压迫非主流?边缘的视角、体验和主流有何区别?边缘群体如何记忆?

【专访】徐冰:我喜欢去触碰大家没有意识到的部分

“中国文字的象形性、符号性,就直接指涉到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性格中最核心的部分,也影响到我们的思维方式,以及今天中国是怎么回事。”

【专访】吃得过瘾 写得安逸:英国作家扶霞·邓洛普从食物看中国

“我觉得饮食在中国社会和历史中有着超然的中心地位,也许比其他任何国家都甚,因此这也成了一扇观察中国历史、哲学、思想和生活的绝佳窗口。”

【专访】“红楼梦奖”首奖得主刘庆:寻找东北最早的文化 能找到的就是萨满

以往六届“红楼梦奖”的首奖作品多为名家名作,今年,来自东北的作家刘庆获得了这一华语文学领域的重要奖项。《唇典》到底讲了些什么?他是如何看待东北的文化传承、近代化与作家群体的?在红奖公布当天,我们采访了刘庆。

从卖空调的到写小说的 田耳:“我读的大学是社会”

2007年,田耳获得了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从电器店、斗鸡场里走出来的他,到现在仍在等着邂逅一个好故事,在这个人与人对面坐着只沉默玩手机的年代,他找故事的路子是自驾出门,“跟人喝酒听人瞎扯”。

【专访】李天飞:《西游记》本身就是恶搞 bug不少是因非一人一时所成

与人们熟知的不同,《西游记》的作者也许不是吴承恩,也并非一人一时所成,而是历经了几百年的流传以及许多人的改写。如今我们看到的这一版,只不过“运气好,碰巧留下来了”。

萨尔曼·鲁西迪:我喜欢黑色幽默 特别是当我们身处黑暗年代

在新书《戈尔登家》出版之际,萨尔曼·鲁西迪谈了谈菲利普·罗斯、对讽刺作品的喜爱及美国梦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