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西班牙诗人加莫内达:寻找自由如同寻找丢失的钥匙 | 一诗一会

加莫内达的诗歌具有鲜明的现代主义特色,常以记忆、痛楚和黑暗为题材,又将这些题材变得充满生机。

马蒂亚斯·波利蒂基:时间的汩汩涌流,就在光与万物背后 | 一诗一会

“能触动我们的只有那些以生命去讲述,渴望立即被人理解的诗歌。”

日本俳人正冈子规:你梦见的是我这个薄命人吗?| 一诗一会

正冈子规的“俳句写生主义”之说促使俳句在逐渐迈向二十世纪、文化标准动荡未定的时代里得以占有一席之地。

诗人安妮·卡森:爱是无条件的,活着是非常有条件的 | 一诗一会

哈罗德·布鲁姆将卡森列为在世的天才诗人之一,并表示离世前看不到她穷其一生的作品将是他的遗憾。

曾被《纽约客》拒绝的纳博科夫超人诗歌首次发表

纳博科夫以超级英雄超人的口吻,描绘了后者无法像常人那般与心爱之人组成家庭的痛苦。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甘德:我幻想一个比人生更真实的空间 | 一诗一会

《相伴》是由一首首挽歌组成的,它讲述的是有关失去至亲的挣扎,以及对逝者难以表达的悲痛和思念。

瑞士诗人菲利普·雅各泰逝世,反对冗余主张明澈的诗学

雅各泰希望通过自我的隐退,展现出事物最本质、清晰的样貌。

“垮掉的一代”诗人劳伦斯·费林盖蒂逝世,曾创办城市之光书店出版金斯堡《嚎叫》

即使距离那个狂热的“垮掉”时期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费林盖蒂所做出的贡献依然在美国文学界发挥着能量。

西班牙诗人洛尔迦:我想要留下提琴与坟墓,华尔兹的绸带 | 一诗一会

据说,从洛尔迦的歌声中,人们能听到西班牙所有的声音——深邃的、悲伤的、灵动的、欢快的。

思想界 | 前媒体人马金瑜遭家暴:在“怒其不争”前我们更应该追问什么?

本周『思想界』,我们关注前媒体人马金瑜遭家暴以及贾浅浅诗歌引发的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