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保罗·策兰:我们互爱如罂粟和记忆 | 一诗一会

作为一个从大屠杀中有幸逃脱的人,策兰在诗中不止一次表达了他的愧疚感——比起活着,他更渴望加入死者的队列。

特德·休斯:一个通过动物说话的诗人 | 一诗一会

在某种意义上,写诗和捉小动物对于休斯来说是同一种兴趣,都是去捕捉生命之外那些活生生的东西。

诗人吕德安:我曾经目睹石头的秘密迁徙 | 一诗一会

吕德安希望透过诗歌,去应证某种朴素的写作,去抵达生活。

希腊诗人卡瓦菲斯:不要对别处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 一诗一会

卡瓦菲斯出入于神话、历史和现实之间,用敏锐的感官体验生活,也透视不同历史时期人物的心智和灵魂。

艾米莉·勃朗特:我们睁着漠然的眼睛,看着喘气的大地、闪耀的天空 | 一诗一会

艾米莉首先是一位诗人,然后才是一位小说家。她的诗歌和小说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只有读过她的诗,我们才能更深刻、全面理解小说《呼啸山庄》。

“文体不限,诗歌除外”,诗歌教育被边缘化了吗?

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还有一批出色的诗人,但当下已经鲜少有人以诗人自居,那么,诗歌教育也因此被边缘化了吗?

日本童谣诗人道雄:养育A的生命,就要夺取B的生命吗?| 一诗一会

道雄在创作中从未将童谣与诗歌区别对待,他认为给孩子的诗和给大人的诗本质上应当是一致的,都是经过“精神的高度燃烧”而创作的作品。

俄罗斯侨民诗人波普拉夫斯基:休息吧,别操心希望和幸福 | 一诗一会

波普拉夫斯基的诗作看似简单,却透露着人类情感和思想诞生的隐秘世界:希望、绝望、赞美和怜悯。

露易丝·格丽克将出版新诗集,表示获得诺奖使她恐慌

格丽克的新作《冬季食谱选集》将于2021年秋季出版。

聂鲁达的外交官生涯:在时间中寻求永恒,在大地上寻找边界 | 一诗一会

聂鲁达自称,他在外交官时期写的诗,“除了反映一个外国人移居到粗暴而又奇怪的世界所感受的孤独之外,并没有反映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