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俳句诗人千代尼:即便赏月,女人仍渴望阴影 | 一诗一会

在俳句几乎是男性作者天下的时代,千代尼为女性占据了一席之地。

惠特曼与《草叶集》:“我设计的是未来的历史”| 一诗一会

惠特曼充满活力的语言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描绘了个体的身体、灵魂和宇宙的关系,也将诗歌从常规中解放出来。

“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莎翁笔下的红白玫瑰之战 | 一诗一会

莎士比亚笔下的“红白玫瑰之战”隐晦地指向都铎王朝一段惊人的政治阴谋,也使得玫瑰成为一种具有高度创造性的符号。

“通灵人”兰波:在银光闪闪的瀑顶上我认出了女神 | 一诗一会

在兰波看来,成为“通灵人”意味着诗人需要“打乱所有感官”,从而抵达“不可知”状态。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们知道如何读诗,他们已经错了 | 一诗一会

不要把诗歌理解为某种单一的事物,而要将其视为一套用词语创造事物的工具。

直面他人漠视之物: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的诗歌告诉我们什么?

作为一位充满智慧和勇气的作家,露易丝·格丽克为每一部作品设定了新的方向。

“战争诗人”兰德尔·贾雷尔:我为我的世界而杀戮,此刻自由了 | 一诗一会

贾雷尔将自己敏锐的感触和对战争的批判注入诗中,揭示出战争不可避免地把人变成了动物或工具。

思想界 | 再议诺贝尔文学奖:露易丝·格丽克是最佳人选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与近日热映的电影《夺冠》。

2020美国国家图书奖决选名单公布,作品大多来自小型出版社

“想法是要热爱传统,但也要热爱未来。”即将离任的国家图书基金会执行董事丽莎·卢卡斯说。

诺奖新晋得主露易丝·格丽克:我们中有些人制造我们自己的光 | 一诗一会

不可否认,格丽克的诗歌有着极强的私人性,但私人性并非普遍性的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