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获2020诺贝尔文学奖,中文译者称其“剑走偏锋”

瑞典文学院的授奖辞称她精准的诗意语言所营造的朴素之美,让个体的存在获得普遍性。

余秀华:诗歌呈现我,也隐匿我 | 一诗一会

在诗歌中,余秀华得以安放生命中的痛苦、喜悦、爱和失落,不被任何人打扰。

里尔克:我曾对一切虚掷我自己 | 一诗一会

“一个诗人手上必须有两支笔,一支写诗,一支写信。”

在接连痛失所爱后顽强生活:艾米莉·狄金森是我们时代所没有的英雄

狄金森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却依然热爱着生命。这一点使得她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

张新颖:诗救出一些瞬间,安慰了我们 | 一诗一会

写诗是张新颖独处时与世界交流的方式,而这种交流本身就构成了书写的动力。

美国诗人玛丽·奥利弗:诗歌是抛给迷失者的绳索 | 一诗一会

写诗就如同心灵与通过学习掌握的、有意识的技巧之间发生的一场可能的恋爱。

玛丽安·摩尔:一个“百科全书式”诗人 | 一诗一会

在摩尔看来,诗人和科学家的工作是类似的,“两者的优点之一都是对自己严要求,都对线索细心观察,都必须缩小选择范围,都必须力求精准。”

在西班牙洒落的鲜血,曾让一个不平凡时代的诗歌为之战栗 | 一诗一会

尽管在各种战事中,诗歌都没能让正义战胜邪恶,但借由诗人与诗歌,我们却能一窥战争时期的社会和文化风貌。

“日本现代诗的长女”茨木则子:在我曾经最美的时候,我无比不幸 | 一诗一会

在最美好、最亮丽的那几年,茨木则子没有像一般少女那样享受青春时光,而是一路走过二战时期的空袭、国民劳动总动员以及日本的战败。

英国诗人西尔泰什:诗歌可以对生活的难题说出清晰而忠实的话 | 一诗一会

西尔泰什善于将个人的命运纳入历史,并通过复杂多变的诗体和不同口吻的叙述,唤醒命运背后的内在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