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
【追忆】翻译家高莽:只要头脑不糊涂 我就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在高莽先生逝世三个月前,其自述作品《高莽》刚刚出版。如今,我们只有依凭此书来追忆先生了。

《巴塔哥尼亚高原上》出版40周年:自成一派的作品与捉摸不透的查特文

《巴塔哥尼亚高原上》出版40周年,这本书编辑回忆了他眼中的布鲁斯·查特文短暂又精彩的一生。

俄语文学翻译家高莽昨日去世 享年91岁

他是中国俄语翻译界的泰斗人物,但为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译著而已。

《花花公子》帮助了女性解放吗?海夫纳与1960年代美国性解放运动

刚刚去世的海夫纳往往被男性文化理解为色鬼和浪荡子,但在1960年代美国性解放运动的背景下,我们才能看清其创制《花花公子》的来龙去脉。

《卫报》记者摩尔认为,海夫纳所提倡的根本就不是女性自由,反而是男性自由。海夫纳凭借自身对商机的敏感将女性的身体展示变成了受人尊重的商品,让软性色情完全融入主流社会。

著名文艺理论家钱谷融逝世:他坚持“文学就是人学”

2016年12月,钱谷融赴京参加了第九次作家代表会,在会上他表示,“我通过年轻人呼吸到新鲜空气。”

如果相信系统报警是真实的,那么苏联对美国的核报复几乎就是一触即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在所难免。全世界的命运前所未有地掌握在了一个人的手中。

为什么人们如此在意名人去世

如果你如同悼念祖父母般悼念Prince、戴安娜等名人的死亡,那是因为如今为陌生人的死亡而悲痛,已经成为了一件家事。

第二波女权主义先驱米利特逝世 她曾写下《性政治》向男权开战

激进派女权主义者凯特·米利特因在1970年出版了《性政治》一书而闻名。

中国天眼之父曾舍高薪回国 1年工资等于国外1天

北京时间9月15日23点23分,我国著名天文学家、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先生因病逝世,享年72岁。此前的23年时间里,他从壮年走到暮年,把一个朴素的想法变成了国之重器,成就了中国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