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弗洛伊德在阿拉伯世界的接受史:精神分析一度沦为统治工具

在刚刚独立不久的埃及,精神分析沦为统治工具,用以规避社会学和心理学上的一些缺陷,创建全新的后殖民时期公民主体。

没有一个人的死跟别人完全一样 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死亡?

动物只会消亡,惟有人才会死——这是因为我们乃是意识到了自身之必死性的生物,正是这一点给予了我们自我意识、生活形态与意义。

马克龙访华唯一带的那位艺术家 写了一本疯疯癫癫的哲学书

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200人的团队里只有一位艺术家,就是这位建造了一颗“智者星球”的漫画家朱勒,在他将自己的书送给中国领导人之前,界面文化(公众号ID:Booksandfun)专访了他。

【专访】法国哲学家阿兰·迦耶:民主思想的源泉之一 是互相对立但不互相屠杀

坚持反功利主义的迦耶认为,社会分化与冲突不可简单抹杀,人们应该寻找到一种民主方式,让对立方不至于相互屠杀。

早在伏尔泰、康德等人之前 启蒙运动思想就在非洲生长了

启蒙运动的最高理想最早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山洞里诞生,比洛克、休谟和康德的理论早了一个世纪。

萨特近在咫尺:存在主义如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今天的生存基础?

“你的阅读会影响你的生活: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存在主义在世界各地的传播情况,比任何其他现代哲学都更能证明这一点。”

哲学家可以当网红吗?学者吴冠军谈娱乐时代的哲学

吴冠军认为,今天的知识分子要不断思考、更新自己言说的方式。“如果不能吸引到年轻人参与到你的话语当中,那么你就失败了。”

当哲学进入吃喝玩乐时 我们可以发现什么?

从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谈起,哲学发问也可以引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比如:人们为什么要停不下来地追电视剧?为什么有人会喜欢不停地喝一点点奶茶?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是基因还是文化?人类关于数字的概念从何而来

我们关于数字的感觉从何而来?是天生的神经能力,还是我们文化的产物?

“三国杀”与哲学中的正义问题

三国杀游戏,暴露了哲学家罗尔斯《正义论》中命题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