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福柯生前最后采访:今天的性很粗俗 古希腊的审美变得毫无价值

“要研究历史,而不是研究未来。研究历史就是为未来做准备。”

大数据、微博、朋友圈主导一切的时代 我们为什么还要阅读阿伦特?

阿伦特的伟大之处,在于她敏锐地意识到,一旦我们丧失了思考能力,也就丧失了跟自己的良心对话的能力,成为了别人的精神寄生虫。

从“缸中之脑”到“芯片之脑”:当大脑离开身体 你何以成为你自己?

保存大脑、看见大脑、触摸大脑……一种神秘、不安又邪恶的感觉。

黑格尔如何理解历史与现代性?

在黑格尔看来,人类毋宁说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其中一个环节和中介,人类历史是继承了自然历史,而不是外在于它。

卢梭诞辰纪念: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他所推崇的价值

如果卢梭来到今天,他会如何看待人类社会呢?三百年的批判者卢梭,或许会发现这个社会更糟糕了。

爱情曾缓慢却无果 而汉娜·阿伦特选择面向世界生活

哲学家的内在自我堡垒被失恋摧毁,但她渐渐放弃了内省的模式——“接受了她的不愉快,变得坚强起来,也对世界更为开放”。

在动物眼里看到自己:我们的祖先曾娶了或嫁了一只海狸或一条鲑鱼

“其实,我们都是印第安人的子孙,而我们这些祖先在很久很久以前,娶了或者嫁了一只海狸、一头熊、一只鹿或一条鲑鱼。”

亚里士多德的哲学 如何帮助21世纪的我们思考生活?

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都很感兴趣的是:通常好的品格往往和坏的品格有许多相似。我们如何在今天区分它们?

蒙田说,失恋和友尽常有 而文学会治愈我们

我们认为阅读时是在逃离自我,但阅读也能探寻、疗愈我们的内心世界。

马基雅维利的的历史观

“历史可以阐明在类似的情况下的各种行动的后果。然而,每一代人必须自己去找,哪些情况是真正的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