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控制
万亿恒丰银行屡遭罚款,如何守好风控之门?

虽初见光明,但仍迷雾重重。

海南海药是谁的“提款机”?

上市公司海南海药的钱去了哪?

这张贸易网潜藏的风险还有多大、还会席卷多少上市公司还很难说。

700亿私募信业基金爆雷之谜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高度依赖房地产业务的信业基金最终陷入了兑付危机。

萝卜章事件后续: 英大信托遭索赔2.2亿元,另有多个项目踩雷

除“萝卜章”事件外,英大信托的多个信托计划无法“善终”,总规模达数十亿元。

又踩地产“雷”,中建投信托47亿借款或“烂尾”?

未来信托公司与地产商合作、对地产项目筛选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漩涡中的爱康科技:巨额担保已超净资产两倍

光伏公司里最喜欢做担保的。

爱迪尔商誉暴雷,两年亏超11亿,还失去珠宝公司控制权

连亏两年之后,爱迪尔被“戴帽”几成定局。据其公告显示,有意寻求国资接盘,但仍存在不确定性。

159亿定增告吹,天齐锂业圈钱失败?

当一家企业深陷负债泥潭时,还能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