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
三星堆掀文博考古热,但影视化难度远超你想象

文博考古题材影视剧怎么玩?

探寻国家宝藏:32年320项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随着考古热”的兴起,会有更多沉睡的文化瑰宝从芬芳的泥土中“走出来”“活起来”,与这个时代深情相拥。

【专访】考古学家刘瑞谈汉文帝霸陵:不能说考古工作者是跟着盗墓贼做工作的

为何长期以来人们都弄错了霸陵的位置?盗墓贼帮助霸陵被发现的说法符合事实吗?为什么目前汉文帝霸陵不会进行发掘工作、以保护为主呢?界面文化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瑞。

汉文帝霸陵谬误被纠正:考古工作者是如何推理出霸陵真正位置的?

传统观点认为霸陵在西安市灞桥区毛窑院村东南的凤凰嘴,考古队员通过发掘和分析,判断出江村大墓就是汉文帝的霸陵。事实上,学者在发掘之前就已经通过分析得出了这一结论。

考古学者许宏:好多东西确认不了,这恰恰是考古学的魅力

“在上古时期的考古学领域,有大量的问题既不能证真也不能证伪,到目前为止,几乎不能排除任何假说代表的可能性。”

“透物见人”的得与失:从俄考古学家库兹米娜反思考古学的局限性

探讨某一考古学文化与特定古代人群经济生活、思想、语言、军事、政治等方面特点之间的关系,依赖于此时考古学自身的研究条件以及对该古代人群特点的了解。将划分考古学文化标准化的尝试是不能成功的。

论史前史在中国的学术断层:学科结构有待改善,考古学取代不了史前史

没有学科支持的学术是无源之水,其生命力一定难以持久,中国的世界史前史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夜中星陨如雨:发现流星与历史的关联

虽然万里只在倏忽之间,古人的天幕中没有随机划过的流星——所坠之处,山川、宇宙、历史之间发生独特而复杂的关联,打破天文与地矿之间的界限。

从《白沙宋墓》看考古材料的主观与客观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考古学家并不会止步于发掘材料本身。考古学的价值在于考古遗存能从多大程度上解决历史问题以及了解其制造者和使用者的行为和思想。

中国考古学的百年变迁

中国考古学学科建立已有100年,和最初的样态相比,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变化显然超出了学科出现时的预设,发展也远非线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