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驰汽车陷困境,或与前任董事长投资机构暴雷有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驰汽车陷困境,或与前任董事长投资机构暴雷有关

今年7月,爱驰汽车成立了包括多个工作组在内的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目的是整顿公司业务,恢复正常运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以来,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负面缠身,员工欠薪、办公室欠租和工厂停工等消息不断传出。9月18日,据第一财经援引知情人士,爱驰汽车突然陷入绝境的直接导火索是前任董事长陈炫霖所在的投资机构暴雷,受其影响,爱驰汽车外部融资通道受阻。

爱驰汽车自2017年成立以来,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创始人付强曾在奔驰、奥迪和沃尔沃等企业担任高管,经验丰富。而且爱驰汽车还曾受到宁德时代、滴滴出行等明星公司的投资,累计融资额超100亿元。

2021年年底,陈炫霖通过旗下东柏集团与爱驰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爱驰汽车获得数亿美元新融资,陈炫霖在此后接替付强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2022年11月,一则基金公司公告指出,由于陈炫霖个人原因导致融资方经营管理出现不确定性,部分产品本金、利息未按期兑付。不久后,陈炫霖辞去了爱驰汽车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职务。天眼查显示,陈炫霖在多家公司有股权冻结信息。

爱驰汽车的市场表现一直不尽人意。2020年全年销量仅为2600辆,2021年稍有提升,达到3011辆,但在2023年前三个月的累计销量仅为92辆。

除了销量问题,公司的财务状况同样令人担忧。今年5月,根据员工反映,爱驰汽车在过去三个月内的薪资发放一直存在问题。2022年2月虽然发放了年终奖,但从3月开始,薪水的发放就开始出现延迟,甚至有拖欠的情况。这不仅影响了员工的士气,也引发了关于公司是否存在更大财务问题的猜测。

随后的5月底,爱驰的一则内部通知显示,公司已开通自费垫付社保公积金缴费通道,意的员工劳动合同自5月1日变更至上海亿维之家公司,并要求在5月25日之前打款至相关账户,后期公司会退还给员工。显然,彼时的爱驰已无力支撑缴纳员工的社保公积金,资金极度紧张。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爱驰自2022年起,共涉及18调被起诉的开庭公告,设计包括劳务、服务、融资、买卖和施工等多个不同领域的合同纠纷。其中在8月4日,爱驰因不履行法律义务被南昌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爱驰曾在2022年11月宣布获得一份来自泰国的15万辆新能源汽车意向采购订单,并在同年9月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夏博雅达成非约束性合作意向。不过今年5月2日,华夏博雅发布公告称,已终止与爱驰汽车的合并协议和计划,爱驰汽车借壳上市计划宣告失败。

面对如此多的问题和挑战,爱驰汽车也在采取一系列措施。今年7月份,公司成立了包括多个工作组在内的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目的是整顿公司业务,恢复正常运行。

这或许是重要的第一步,但从长远来看,如何解决资金链问题,如何保障关联方权益,以及投资人如何安全退场,依然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难题。

其实,爱驰汽车的困境在造车新势力中并非孤例。从2023年开始,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和融资环境趋紧,多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如威马、天际和恒驰汽车等也出现了停工停产的情况,生存状况同样堪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爱驰汽车

2k
  • 爱驰汽车新增2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合计逾1400万元
  • 陆续成为被执行人,这三家造车新势力走向淘汰边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爱驰汽车陷困境,或与前任董事长投资机构暴雷有关

今年7月,爱驰汽车成立了包括多个工作组在内的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目的是整顿公司业务,恢复正常运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以来,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负面缠身,员工欠薪、办公室欠租和工厂停工等消息不断传出。9月18日,据第一财经援引知情人士,爱驰汽车突然陷入绝境的直接导火索是前任董事长陈炫霖所在的投资机构暴雷,受其影响,爱驰汽车外部融资通道受阻。

爱驰汽车自2017年成立以来,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创始人付强曾在奔驰、奥迪和沃尔沃等企业担任高管,经验丰富。而且爱驰汽车还曾受到宁德时代、滴滴出行等明星公司的投资,累计融资额超100亿元。

2021年年底,陈炫霖通过旗下东柏集团与爱驰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爱驰汽车获得数亿美元新融资,陈炫霖在此后接替付强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2022年11月,一则基金公司公告指出,由于陈炫霖个人原因导致融资方经营管理出现不确定性,部分产品本金、利息未按期兑付。不久后,陈炫霖辞去了爱驰汽车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职务。天眼查显示,陈炫霖在多家公司有股权冻结信息。

爱驰汽车的市场表现一直不尽人意。2020年全年销量仅为2600辆,2021年稍有提升,达到3011辆,但在2023年前三个月的累计销量仅为92辆。

除了销量问题,公司的财务状况同样令人担忧。今年5月,根据员工反映,爱驰汽车在过去三个月内的薪资发放一直存在问题。2022年2月虽然发放了年终奖,但从3月开始,薪水的发放就开始出现延迟,甚至有拖欠的情况。这不仅影响了员工的士气,也引发了关于公司是否存在更大财务问题的猜测。

随后的5月底,爱驰的一则内部通知显示,公司已开通自费垫付社保公积金缴费通道,意的员工劳动合同自5月1日变更至上海亿维之家公司,并要求在5月25日之前打款至相关账户,后期公司会退还给员工。显然,彼时的爱驰已无力支撑缴纳员工的社保公积金,资金极度紧张。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爱驰自2022年起,共涉及18调被起诉的开庭公告,设计包括劳务、服务、融资、买卖和施工等多个不同领域的合同纠纷。其中在8月4日,爱驰因不履行法律义务被南昌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爱驰曾在2022年11月宣布获得一份来自泰国的15万辆新能源汽车意向采购订单,并在同年9月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夏博雅达成非约束性合作意向。不过今年5月2日,华夏博雅发布公告称,已终止与爱驰汽车的合并协议和计划,爱驰汽车借壳上市计划宣告失败。

面对如此多的问题和挑战,爱驰汽车也在采取一系列措施。今年7月份,公司成立了包括多个工作组在内的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目的是整顿公司业务,恢复正常运行。

这或许是重要的第一步,但从长远来看,如何解决资金链问题,如何保障关联方权益,以及投资人如何安全退场,依然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难题。

其实,爱驰汽车的困境在造车新势力中并非孤例。从2023年开始,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和融资环境趋紧,多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如威马、天际和恒驰汽车等也出现了停工停产的情况,生存状况同样堪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