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享年90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享年90岁

在《守夜人》一书的最后一版自序中,余光中说“我对做人瑞并不热衷,这应该是最新也是最后的《守夜人》了。”可谓一语成谶。

余光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著名诗人、《乡愁》作者余光中先生今日辞世,享年90岁。

今年10月23日,台湾中山大学曾为余光中庆祝90岁大寿,那也是诗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当天余光中谈兴极佳,众人怕他太累,想搬椅子让他休息,诗人摇手说不用。直到夫人范我存在台下打手势,他才将谈话收尾切蛋糕。看到许多老友的余光中很开心,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三绝”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

余光中与范我存2016年在钻石婚前夕,先是范我存因肠道不明原因大出血,进了加护病房,隔天余光中因摔跤颅内出血,也进了加护病房,后来双双好转。近一年来,余光中精神状态尚佳,但身形更加瘦弱,进食量也偏少。日前余光中疑因小中风入院,肺部感染,后转入加护病房,后来在国外的家人也陆续赶回台湾。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江苏南京,祖籍福建永春。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1959年他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Iowa)艺术硕士,出版诗文及译著四十余种。斩获“吴三连文学奖” “中国时报奖”“金鼎奖”等台湾地区所有重要文学奖项。余光中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个世纪,驰誉海内外,代表作有《乡愁》、《白玉苦瓜》等。

2016年,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余光中的《守夜人——中英对照诗集》,这是余光中首次在大陆出版的自选自译诗集,收录了诗人从1958年至2014年半个多世纪以来创作的八十余首诗歌, 收录《乡愁》《翠玉白菜》《乡愁四韵》《与永恒拔河》《江湖上》等经典名篇。

余光中在《守夜人》中收录有三篇自序,其一写于1992年,其二写于2004年,最新的一篇写于2016年。三篇自序追溯了自己的创作历程以及翻译外国诗的经过,也展现了诗人并未老去、缪斯仍在的诗思。在最后一篇自序里,光中老人说,“我对做人瑞并不热衷,这应该是最新也是最后的《守夜人》了。”可谓一语成谶。

《守夜人》自序其一:

写诗六十多年,成诗一千多首,而翻译外国的诗,无论是直接译自英美,或者是间接译自土耳其、印度、西班牙、匈牙利或南斯拉夫,也有三百多首了。但是自己的诗译成外文,除了东零西散见于一般诗选和评介之外,成为专书的只有两本:那便是德国诗人杜纳德(Andreas Donath)的德文译本《敲打乐》(Music Percussive),和我自译的英文译本《满田的铁丝网》(Acres of Barbed Wire)。  

两书均出版于一九七一年。二十年匆匆过去,Horst Erdmann Verlag所印的德文本,和美亚书版公司所印的英文本,都早已绝版。近年台湾日趋开放,与国际文坛交流日频,需要译本的压力也显然日增。我把自己旧译的《满田的铁丝网》加以调整,并大事扩充,成了目前这本中英对照的《守夜人》。  

这本双语版的诗集收纳了六十八首作品,约占我全部诗作的十分之一,比我一般的诗集分量重些。其中二十七首是沿用《满田的铁丝网》的旧译;至于近二十年来的作品则都是新译,内有十四首更译于今年夏天。  

《守夜人》有异于一般诗选,因为译诗的选择有其限制。一般的诗选,包括自选集在内,只要选佳作或代表作就行了,可是译诗要考虑的条件却复杂得多。一首诗的妙处如果是在历史背景、文化环境,或是语言特色,其译文必然事倍功半。所以这类作品我往往被迫割爱,无法多选,这么委曲绕道,当然难以求全。也就是说,代表性难以充分。  

诗人自译作品,好处是完全了解原文,绝不可能“误解”。苦处也就在这里,因为自知最深,换了一种文字,无论如何翻译,都难以尽达原意,所以每一落笔都成了歪曲。为了不使英译沦于散文化的说明,显得累赘拖沓,有时译者不得不看开一点,遗其面貌,保其精神。好在译者就是作者,这么“因文制宜”,总不会有“第三者”来抗议吧? 

自序其二:

自从一九九二年《守夜人》出版以来,我又写了三百多首诗,并英译了多首。现在将新的英译加了进去,以展现新的内容。新版一共收诗八十三首,约占我全部诗作的十三分之一。感谢永远年轻的缪思,尚未弃一位老诗人而去。 诗兴不绝则青春不逝,并使人有不朽的幻觉。

自序其三:

《守夜人》初版于一九九二年,再版于二○○四年,如今又过了十二年;这最新的第三版颇多增删,增的和删的各为一打左右。其结果仍是八十多首,约占迄今为止我的总产量十四分之一。不过“首”的认定颇有伸缩,因为这第三版里收入两首组诗,例如《山中暑意七品》与《垦丁十一首》。  

再过十二年我就一百岁了,但我对做“人瑞”并不热衷。所以这第三版该是最新的也是最后的《守夜人》了。

余光中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2017-3 / 35.00元

余光中诗歌赏析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

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有一只死鸟

冬至以后,春分以前

那一种方言最安全?

如果你是一只鸣禽

美丽,而且有一身白羽

便可以将你剥制成标本

装饰那家博物馆,栩栩如生

拉丁文的学名下,注明

一种鸣禽,能歌,能高翔

罕见的品种,日趋灭亡

或者你可以按时唱歌

堂皇的客厅,栖你在壁上

制造顺耳的室内乐,可以乱真

钟叩七下,你就啭七声

随着钟面的短针,长针

或者你坚持在户外歌唱

在零下的冬季,当咳嗽

成为流行的语言,而且安全

你坚持一种醒耳的高音

向黑色的风和黑色的云

猎枪的射程内,你拒绝闭口

你不屑咳嗽,当冷飙 

当冷飙射进你的热喉 

杀一只鸣禽,杀不死春天

歌者死后,空中有间歇的回音

或者你坚持歌唱,面对着死亡

致读者

一千个故事是一个故事

那主题永远是一个主题

永远是一个羞耻和荣誉

当我说中国时我只是说

有这么一个人:像我像他像你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