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退出《巴黎协定》,诺奖得主诺德豪斯:全球变暖应与暴力冲突、经济萧条等同视之

真正科学的做法不是在“气候赌场”中等待,而是采取措施来避免转动“气候赌场”的轮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佳靖

编辑 | 黄月

1

11月4日,美国政府正式通知联合国启动《巴黎协定》退出程序。这意味着,在一年后,美国将不再为全球气候恶化担负国际责任。

《巴黎协定》从2015年12月通过到2016年11月正式生效以来,已有近200个缔约方国家签署加入。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和最主要的气候污染国,中美两方曾是这项气候协议的主要推手。然而,随着2017年特朗普上台,《巴黎协定》便被美国官方视为“不公平的经济负担”。特朗普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这项环保计划的不满,认为它“束缚了美国,使美国贫困,并使美国商界处于不利地位”。2017年6月,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并重启化石燃料开采计划。

两年来,特朗普的一系列反环保行动不断招致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批评。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前不久召开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16岁的瑞典气候活动家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声音哽咽,斥责各国政府消极应对气候变化危机,迷恋“经济永远增长的童话”。在看到特朗普时,她更是怒目圆睁,难掩愤恨之意。有趣的是,公众对于桑伯格的环保理念也并非一致认同。有人认为,桑伯格的言论缺乏科学依据,甚至有可能是西方发达国家企图以遏制碳排放为由,对第三世界国家发展进行操控的手段。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她忽视了世界上不同国家在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差异和复杂性,对于许多欠发达国家而言,落实环保行动的代价太过高昂。

格蕾塔·桑伯格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发表演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些言论似乎证实了,在气候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的今天,人们的态度依然存在分歧。当科学家声称北极熊将在一个世纪内消失、格陵兰冰盖经历了创纪录的融化时,也有同样多的言论指出全球变暖的主张是一个骗局。究竟哪些才是具有科学依据的事实?假如全球变暖是真的,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有多大?特别是,当很多国家仍需面对失业、公共债务、战争等现实困境时,我们应该在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上投入多少关注?

2013年,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写下《气候赌场》一书,旨在为公众解答以上问题。诺德豪斯是全球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顶级分析师,也是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对于全球变暖,他的结论很简单——全球变暖是对人类与自然界的一个主要威胁,他将目前的风险比作“气候赌场”,意思是,经济增长正在引起气候与地球系统不合意且危险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气候赌场》日前由东方出版中心译介出版,在新书分享会上,诺德豪斯透过视频与读者分享了他对当今气候问题的观察,并从自然科学、经济学和政治学方面给出了应对的办法。此外,本书的译者、经济学家梁小民也在现场的讲座上针对书中的观点展开了探讨。

全球变暖是一个经济问题,它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

气候问题并不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早在1896年,瑞典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斯万特·阿伦尼斯就证实了空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带来的“温室效应”,但直到20世纪60、70年代,这一问题才引起公众的注意,并渐渐形成了体系完备的气候经济学。诺德豪斯就是这一领域的奠基者之一。

之所以将气候与经济联系在一起,是因为气候问题源于人类经济增长。梁小民解释道,尽管人类的生存一定会给地球带来污染,但在工业革命以前,人类所造成的污染并不严重,依靠自然界本身的调节能力就能得到有效解决。然而,工业革命带来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以煤、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为基础的工业经济的迅速发展,另一个则是工业革命时期出生率高、死亡率低造成的人口急速增长,这两者势必会对自然环境造成高强度的污染。当自然无法自行吸收过量的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时,全球变暖问题就出现了。因此,从本质上讲,全球变暖是一个经济问题,它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除了全球变暖之外,碳排放量的增加还将进一步导致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冰盖融化、飓风加剧、野生动物与物种丧失、威胁农业生产和人类健康。通过减少碳排放来缓解气候变化,是目前最为可行的办法,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完全放弃经济发展。梁小民认为,像格蕾塔·桑伯格这种反对发展,试图倒退回古代生活的极端环保主义者属于“环境保存派”,而诺德豪斯则属于“环境保护派”,他并不是抽象的反对发展,而是要在发展中解决环境问题。只有全球合作,才能够有效遏止全球变暖,这也是为什么诺德豪斯不主张以确定一个“硬指标”的方式执行气候政策;相反,他建议通过平衡成本与收益来选择合适的指标,以吸引各国最大程度地参与其中。

讽刺的是,人们最初燃烧化石燃料时,并不需要为排放温室气体支付额外的费用,而如今,各国不得不为长期以来零价格的“外部危害”付出高昂的代价——通过实施对获准排放量的受管制的可交易限制(“总量管制与交易”)或者对碳排放征税(“碳税”)。诺德豪斯强调,为碳定价是解决气候问题的关键。“我们需要定价,这样当人们在燃烧化石燃料,将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到大气中时,其成本就会体现在商品的价格和服务上。现在的价格是零,所以人们不会关注,但如果价格上涨,人们就会开始关注。”他认为提高碳排放价格将引导消费者购买和使用低碳产品,引导生产者投入低碳产品的生产,并激励企业开发和引入低碳技术。

威廉·诺德豪斯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碳定价”优于其他管制手段,它是让全球碳排放市场进入长期良性运转的最简便、最有效的方式。然而现实状况是,公众对提高能源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抵触情绪仍然广泛存在,人们担心征收碳税将导致收入下降、失业、影响医疗,这一点在美国尤其凸显。在《气候赌场》中,诺德豪斯指出,这种看法实际上源于人们对碳税的经济学原理缺乏了解。事实上,欧洲国家已经发现,他们可以征收能源税,减少对劳动的税收,从而在不伤害工作和储蓄激励的前提下改善整体经济表现。

对于诺德豪斯而言,改善当前公众教育和交流匮乏的现状正是他写作《气候赌场》的原因之一。“像这样的政策是高昂的、复杂的,是需要公众努力理解的,如果我们国家的人民不了解基础知识,就不会了解气候变化会给国家带来什么后果,那么这些政策也将无果而终。”诺德豪斯表示。

听信气候科学反对者的劝告是一场危险的赌博

在2009年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不应超过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2℃之内”的科学观点首次成为各国共识,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定》进一步将气温升幅目标定为1.5℃以内。而诺德豪斯的研究表明,如果考虑到各国在治理气候问题方面的成本、收益和参与度,避免早期条约(如《京都议定书》)中因缺乏激励机制而出现的“搭便车”现象,政策应该将气温限定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2℃-3℃之间。尽管在气温“临界点”的确定上,科学界仍存在争议,但过去的大量研究足以说明一个科学共识:全球变暖真实存在,且情况十分紧迫。正如诺德豪斯在《气候赌场》中所言:“全球变暖是我们这个时代一个决定性的问题。作为形成人类与自然在无限未来的轮廓的一种力量,全球变暖应该与暴力冲突和经济萧条等同视之。”

通常,气候科学的反对者会说,既然现在所有的预测都存在不确定性,那就应该在收集更多信息的同时推迟任何高成本的减排措施。但从真正的科学角度上看,不对任何一种结论做出百分百的确定性判断才是合理的。在书中,诺德豪斯也提醒人们警惕反对者所设下的陷阱,在树立威信时,他们往往会使用模糊的数据或异常的变化趋势来质疑科学,劝人们不用考虑“气候赌场”的危险。在诺德豪斯看来,听信这种劝告是一场危险的赌博。真正科学的做法不是在“气候赌场”中等待,而是采取措施来避免转动“气候赌场”的轮盘。

抛开科学上的难度,解决全球气候问题仍然困难重重,其中,政治可能是最大的绊脚石。梁小民认为,在民主机制下,减缓全球变暖的政策最终必须依靠公众的支持,而这恰恰成为美国难以实行有效的气候政策的原因。由于当选代表需要通过利益和价值观的竞争来争夺选票,自然会反对不利于他们的选民或资金捐助者的措施。长期以来,美国公众舆论中关于气候变化的分歧日益严峻,并在两个政党间呈现出鲜明的分化。在政治精英的引导下,保守派接受了全球变暖是坏科学和坏政治的信息,而自由派则坚定地支持气候变化科学和减排政策。

梁小民在活动现场

美国政治学家戴维·维克多(David Victor)深刻地指出,全球变暖政策一再陷入僵局,是政治史学、经济学、短视和民族主义在其中相互配合的结果。诺德豪斯在《气候赌场》中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一方面,民族主义很容易引发“搭便车”行为,一些没有参与全球减排协议的国家不公平地免费享用了他国的资源,还有一些国家唱高调,但根本没有行动。另一方面,由于今天减排的大部分收益很可能要在半个世纪后产生,人们会更倾向把应对气候变化的成本推给子孙后代,造成代际“搭便车”的情况。与此同时,利益集团通过提供误导性的气候科学与经济成本分析而把水搞浑,扩大了这种双重“搭便车”的困难。

诺德豪斯强调,全球变暖不是一个国家性的课题,而是一个统一的知识体系。因此,全球一致的参与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事实上,自2015年签署《巴黎协定》后,中国已为减缓全球气候变化做出了积极贡献。截至2017年底,中国碳强度下降46%,提前3年实现了《巴黎协定》中40%-45%的上限目标。而来自美国宇航局卫星的最新数据表明,2000年以来,全球新增绿化面积中约四分之一是中国的贡献。

近年来,随着世界各国的不断加入,《巴黎协定》似乎让人们看到了改善未来全球环境的希望,而美国的退出无疑为即将到来的联合国气候大会蒙上一层阴影。诺德豪斯表示,若想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所突破,中美之间的政治同盟至关重要。“在某种意义上,美国和中国是最重要的两个国家,无论是造成它还是受到它的影响……在解决或者至少是采取措施减缓气候变化方面,美国和中国必须携手成为这一阵营的核心,共同采取行动。”诺德豪斯说道。

《气候赌场:全球变暖的风险、不确定性与经济学》
[美] 威廉·诺德豪斯 著  梁小民 译
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2019-0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