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只有穷人英年早逝

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国家,富人的寿命远远超过了穷人。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彻底终结这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向社会主义转型。

2014年12月5日,英国赫默尔亨普斯特德一处亚马逊仓库里,工人们正在准备发货 来源:Peter Macdiarmid / Getty Images

一份新出炉的报告证实了一个我们早已察觉的现象:富人比穷人长寿。这项研究追踪了美国1991年时年龄介于50到60岁的人群,他们中最富有的人里有四分之三如今仍然健在,而最贫穷的人中只有不到一半还活着。

有统计数据作为支持当然是件好事,但这个结论对人们来说并不新鲜。许多其他的研究也已经得出了同样的结论。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女性中最富有的那1%,比最贫穷的1%长寿10年以上,而男性间的这一差距则更大。伯尼·桑德斯给出过一项统计数据:美国最贫穷地区西弗吉尼亚州麦克道尔县的男性平均寿命为65岁,而弗吉尼亚州最富裕的费尔法克斯县男性平均寿命为82岁。

我们不禁要问出一个问题: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富人就比穷人活得更久?针对这一现象,难免会有一些荒唐的说法。比如,在2004年,一些研究人员声称富人寿命更长的原因是他们更聪明,所以有更高的健康素养,能够更好地照顾自己的身体。这种观点认为穷人在物质和经济上遭受困难完全是他们自己活该。如果他们再聪明一些,就该知道怎么赚钱,以及明白吸烟和快餐对他们的健康没有好处。

要真正解释穷人没有富人长寿的原因,我们有必要了解资本主义的结构,因为这才是造成贫富分化的源头。除了那些身患严重影响寿命的残疾和遗传疾病的人,所有人的预期寿命都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资本主义把人划分成了不同阶级,这样一来大多数人就都属于工人阶级,必须向公司所有者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从而维持基本的生存条件。

重要的是,这些公司所有者也并非是主动去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并不完全出于一己私欲,实际上连他们自己也无法控制这种逐利的趋向——将利润最大化本来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使命,如果公司不拼命朝这一目标迈进,必将在竞争中失败并走向破产。

这一动机驱使公司所有者去开拓新市场,将人们需要的东西纷纷私有化,并不断抬高价格;也驱使他们游说政府以争取对公司放松管制,这样他们就可以迫使工人不断提高生产率而忽视安全,以当地社区居民的健康为代价危害环境;还驱使他们游说政府以争取减税,而这些减掉的税是要从社会服务中扣取的,服务的对象正是那些工人。最后,资本家为了进一步实现利润最大化,还有一个终极手段,那就是控制劳动力本身的成本,这就需要一支由失业者组成的长期“后备军”。这样,雇主就可以对任何要求加薪的员工说:“嘿,你要是不喜欢这份工作就走人,外面还有大批人在排队等着干呢。”

这样的现实给工人阶级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像美国这种福利制度不甚健全的国家是不会给国民分配住房、食物和大病医疗的,除非他们自己出钱,而且前提是他们得用劳动来换取工资。于是,工人阶级拼命工作,只为维持生计。他们往往不得不从事对健康有害的艰苦工作,接触有毒化学物质,重复着会导致他们受伤的动作。身兼两三份兼职对他们来说也是标配,否则可能连房租和电费都付不起。即使他们足够幸运,挣到了足够的钱来支付饮食和住房等基础生活费用,也不一定能承担得了由突发事件引起的花销,比如癌症治疗之类的额外费用。

最糟糕的情况是,如果找不到工作,人们就只能住在车里,甚至露宿街头。没有淋浴和稳定的食物来源,更不用说健康的饮食和锻炼了。由于高失业率和惨淡前景,整个社区都会被一种绝望的氛围笼罩,暴力、吸毒、酗酒、抑郁症和自杀事件也随之频频发生。这些社区往往也是严重污染和疾病高发的地区,但人们却常常得不到处理和医治。

穷人的寿命之所以比富人短,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如富人聪明,是多年来在有害健康的环境中工作,以及经济不安全感所带来的焦虑和压力缩短了他们的生命。伯尼·桑德斯在2013年召开的国会听证会上说:“贫困的压力就像死刑一样。”为了消除穷人与富人之间预期寿命的差距,我们必须消灭贫困本身。

当然,消灭资本主义也不是消灭贫困的唯一方法。比如,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福利国家,让人们享受到不与就业挂钩的免费医疗保险;我们可以把公共资金投资在经济适用房和社会保障性住房上,从而抑制住房成本螺旋上升,使更多的人负担得起住房;我们可以对企业进行监管,强制要求它们向工人支付最低生活工资……不过千万不要误以为这样就能万事大吉。只要资本主义继续存在,它就还是会把人们划分为不同的阶层,而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使命的资产阶级,则会试图推翻以上这些社会民主主义的折衷方案。我们可以试着去约束他们,但挣脱束缚是他们的本性,而贫困正是他们挣脱束缚所酿下的恶果。

所以,我们应该朝着社会主义奋斗。我们应当努力建设一个这样的社会——所有工作都应为社会全体成员的利益最大化设置,而不是为了帮助企业实现利润最大化而分配和安排,因为后者必然意味着工人的财富被无限剥削。消灭贫困虽然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但我们都应该为了一个完全没有阶级存在的社会而奋斗。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可能真正实现人人平等,所有社会成员才能有平等的机会去颐养天年。

(翻译:张璟萱)

来源:雅各宾杂志

原标题:Only the Poor Die Young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