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海第一家侦探推理书店开业,店主时晨:希望书店能孕育推理评论与研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海第一家侦探推理书店开业,店主时晨:希望书店能孕育推理评论与研究

时晨同时也是一位推理小说家,他认为,现在去逛很多大型书店连锁书店和随便点开网络电商的页面没什么不同,店主推荐是非常必要的,一家书店里一定要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书。

记者 | 董子琪

编辑 | 黄月

“在别的书店,马伯庸的书可能有,陈舜臣的书可能就没有,”孤岛书店店主、推理小说作家时晨对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记者说。这家位于上海南昌路125号弄堂里的孤岛侦探推理主题书店上周末刚开业,开业第二天,架上的“店主推荐”书目已经售罄,如今摆放在这个位置的是紫金陈的两本作品和一本日本本格推理小说。

这家约30平方米的小书店里,却有着比很多大书店还要多的推理小说。时晨说,在某些大书店见不到这么多推理小说,是因为有些书销量不好,但畅销作品和类别里最重要的作品不一定划等号,“硬汉派里雷蒙德·钱德勒卖得好,是因为《漫长的告别》是文艺青年必备,达希尔·哈密特(注:Dashiell Hammett,1894—1961,美国侦探小说家)的读者就不多,但他更冷硬。”

孤岛书店正面图 摄影:董子琪

孤岛书店的店面不大,书架按照推理小说不同类型依次摆放。中国侦探小说系列既有曾改编为网剧的《暗黑者》和《心理罪》,也收入了民国早期侦探小说家程小青十几年未曾再版的旧作。日系本格推理包括江户川乱步的“旧本格帮”和森博嗣的“新本格帮”,欧美的古典推理小说架上陈列着普通读者熟知的福尔摩斯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再往后则是东野圭吾和松本清张等人的社会派小说、雷蒙德·钱德勒和达希尔·哈密特等的犯罪小说,还有一些推理漫画和推理评论作品。这样精心专业的分类摆放,与店主的本格推理小说家身份不无关系。“我自己写本格,但也喜欢看社会派小说,最近也在写社会派,”他说。

孤岛书店内部 摄影:董子琪

除了这些面向读者销售的书籍,时晨还把自己的藏书也搬到店中,作为非卖品陈列,包括Robert Adey的Locked Room Murders和日本作家有栖川有栖的作品。据他介绍,前一本在圈内被称为“密室圣经”,将古今中外所有密室杀人小说编成条目,共计有一千多个密室杀人类别,后面一本则是作家联合画家,将历史上所有密室杀人的名作画成了图。

孤岛书店内部 摄影:董子琪

在孤岛书店开业的第一天,前来的读者众多,从下午一点到三点半,店内一直是满员的状态。时晨观察发现,读者更偏好日式本格,其次是欧美推理,“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阅读习惯问题,欧美的距离比日系更近。”他说,作为一家类型小说书店,最有意义的地方就是“让读者了解到之前不了解的东西”,“现在去逛很多大型书店、连锁书店和随便点开京东、当当没什么不同,店主推荐是非常必要的,店里一定要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书。”他拿出森博嗣的《全部成为F》和西默农的《她是谁杀的》来证明这一点,同时也提到,在价格方面,这些二手书的定价要比原版原价稍贵,但肯定比新书便宜。

原版图书系列 摄影:董子琪

开一家推理主题书店无疑有推广推理小说的初衷,但对于国内推理小说的发展现状,时晨个人也有一些看法。他认为,与科幻小说相比,国内推理小说的情况更不乐观,原因之一在于推理小说在国际上拿奖困难。中国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和郝景芳可以摘得雨果奖,但原创推理小说家很难获得全世界最重要的推理小说奖,像是爱伦·坡奖、英国的国际匕首奖等等。时晨提到,“中西方在犯罪(书写)品味上的隔离非常严重,所以我们的作者很难得到国际的认可。”

而放眼华语推理圈,中国大陆虽有为推理小说设立的奖项,但缺乏影响力,也缺少专业的协会组织,而台湾地区的岛田奖也存在语言隔阂的问题,“岛田庄司不懂中文,一个文学奖项最后敲定者不懂文字,怎么评判好坏呢?推理小说除了诡计设计,整体文笔也重要。”更为重要的是,时晨认为,中国目前缺少专业的推理评论家。他在店内的推理评论分区找到一本推理小说概论著作并点评道,“这位作者完全不懂推理小说,对密室杀人没有概念,应该只看过阿加莎·克里斯蒂和福尔摩斯,连范·达因(注:S.S.Van Dine,1888—1939,美国推理小说作家)都不认识,竟然就可以写这样一本书。” 由此,他也希望孤岛书店能够成为一个孕育关于推理的评论与研究的地方。在被问到对书店的预期时,时晨说,目前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把书店当做写作的副业来经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