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网络流行语刷屏,只因年轻人不愿好好说话?从“yyds”说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络流行语刷屏,只因年轻人不愿好好说话?从“yyds”说起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听见年轻人不再好好说话的感叹。除了“懒”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促使年轻人使用缩写?流行语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赵蕴娴

编辑 | 黄月

 “小海獭yyds!”

在B站打开一支小海獭的视频,弹幕和评论区会有无数个“yyds”出现,切到其他萌宠、明星、美食视频也是一样。yyds是“永远的神”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用以表达高度的赞美,与之类似缩写表达的还有“xswl”(笑死我了)、“u1s1”(有一说一)、“yygq”(阴阳怪气)等等。这些拼音首字母或数字缩写的流行以及随之而来的争议,不禁让人想起早几年的“蓝瘦香菇”、“886”、“0rz”,好像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听见这样的感慨——你看,年轻人又不好好说话了。

B站弹幕上飘过的“yyds”。 来源:B站截图

网络从来不缺流行语,去年满屏招摇的,今年就消失不见。似乎昨天的互联网还在窥测用火星文的90后到底怎么了,今天90后就被描绘成对00后用语大惑不解、努力追赶“时代潮流”的一代人,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意思。但放远来看,此处所谓的潮流变化是真实存在,还是无数流行语快速更迭伪造的幻象?是人搅起了浪花,还是人随浪潮上下起伏?除了污染语言,流行语的滥用还有哪些危险呢?

01 从BP机到智能手机:缩写语的三十年

从来源上看,网络流行语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源出于“梗”,比如赵本山小品中的“忽悠”、真人秀《变形记》中王境泽的“真香”;二即为缩写,当中既有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也有英文词组或句子的单词首字母缩写(例如穿搭博主常用的OOTD、OOTW、OOTN,分别是Outfit of the Day/ Outfit of the Week/ Outfit of the Night),有的缩写甚至使用了emoji(例如在一些脏话缩写中使用🐂代替“牛”、🐴代替“妈”)。十多年前,“BT”(变态)、“BS”(鄙视)、“RPWT”(人品问题)等缩写曾流行一时,可见以缩写造流行语不是今天才有的新现象——与其说它是某一代人的发明,不如说是现代通讯设备与互联网催生的产物。

早在手机和互联网进入大众生活前,BP机(Beeper,也称BB机)已经开启了各国年轻人的数字“黑话”时代。这个别在腰间的小方盒子靠无线电接受信息,大部分机型只显示数字,并随机附带常用短语代码说明——“000”表示请回电,“888”表示恭喜发财万事如意。可是,这些古板的常用代码不能满足人们的交流需求,BP机使用者运用数字谐音制造了更多的暗号,范晓萱于1998年发行的歌曲《数字恋爱》记录了大量此类用法,例如“530”(我想你)、“570”(我气你),我们熟知的“520”(我爱你)也由此而来。

曾经流行一时的BP机,又称传呼机、寻呼机、BB机。 来源:视觉中国

受设备限制而产生的数字代码在外人看来如同天书,进入键盘时代以后,这种确保内部交流私密性的黑话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在形式上有所拓展,字母、符号加入其中,别类也随着互联网社群的日益分化而增多,有恋爱、学习、日常交往等大主题,也有游戏、动漫等领域的专用语。

不论欧美还是日韩,年轻人使用缩写语的情况都大量存在。并非是人们主观上的“不想好好说话”造就了缩写语的流行,而是沟通方式在全球范围内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从老式手机到智能手机,文字通讯手段越即时,其效果似乎就越陌生。为了在消息传送中再现线下交流的高频互动,短句、套话、表情包被反复使用,对话在快速的一来一往中变得火热,短时间内有成百上千条信息在交换,但正如许多人所抱怨的,流行语的滥用有时令人尴尬,真正想说的话被淹没覆盖,沟通效率降低,有时还产生了误会,在看似热闹的对话中充斥着逃避、躲闪与阻隔,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真的拉近了吗?

02 “圈地自嗨”就能“人畜无害”?

尽管从更长的时间来看,过去二三十年的缩写语不过是同一波浪潮溅起的水花,但不同时段的缩写语还是反映了一些时代变化的趋势。21世纪的头十年,BBS论坛上“BT”、“ggmm”(哥哥妹妹)、“FB”(腐败)等大部分缩写语同大众的线下生活还比较贴近,易于理解。最近十年,缩写语则越来越小圈子化,“yyds”、“yygq”等大火的流行语几乎都诞生于饭圈、游戏圈,之后逐渐传播开来,因其含混模糊而随处适用。“yyds”这类泛泛的夸赞语至多因为内涵空洞、使用过度而受到批评,“yygq”这类常被用来攻讦他人、扰乱讨论的,则往往更具争议性。

在这个问题上,前两年流行的“nmsl”(你妈死了)更具典型性。作为流行语的“nmsl”出自斗鱼游戏主播孙笑川,没有深意,就是一句骂人的话。2015年,孙笑川与三名同事组建了抽象工作室,他在游戏直播时经常与观众对骂,吸引了一批自称为“狗粉丝”的网民,以攻击他为乐趣,孙笑川也以此进行自我营销。起初,狗粉丝 “将枪口一致对准”孙笑川,使用“nmsl”、“sm脸”等“抽象话”在其直播间和微博下进行言语辱骂。很快,谩骂溢出边界,双方心照不宣的对骂玩梗变成了单方面的网络暴力,狗粉丝出现在社会、娱乐乃至时政新闻的评论区,对孙笑川进行抹黑和栽赃,一些评论甚至声称他是外国间谍,并@相关机构要求把他“收监枪毙”。后来,孙笑川几次在狗粉丝的陷害和举报下淡出中文互联网,狗粉丝也不再把“枪口”对准孙笑川一人,而是随时准备“出征”四方。

2018年,“nmsl”因蔡徐坤登上微博热搜,可谓缩写语恶意滥用的代表性事件之一。当年,蔡徐坤在舞台表演时持续被激光笔照射,一些黑粉在蔡徐坤粉丝群中将“nmsl”解释为“Never mind the scandal and liber”,意思是永远不要理会谣言和中伤(此处应当是libel,不知为何用liber),并发起“蔡徐坤nmsl”活动以示支持,最终弄出热搜闹剧,孙笑川也不出意外地被指为这次事件的“凶手”。

蔡徐坤激光笔事件中黑粉对“nmsl”的解释。

处心积虑的加害者、为了“好玩”而不明是非的狂欢者、容易被煽动的粉丝、一个被爱意和恶意伤害的偶像,当语言暴力、玩梗、饭圈文化以及其他更幽暗的力量聚合在一起,一切都沦为笑料,接入互联网的用户不是成为看客,就是成为被看的人,在相互的攻击和嘲笑中消磨。网上一些攻击性的语言和举动经常因“圈地自嗨”获得正当性,然而,许多类似的行为和狗粉丝对孙笑川的攻击一样愈演愈烈,席卷全网,其影响甚至蔓延到了人们的现实生活之中。不论线上线下,语言和行为应当有底线,遵循常情常理,暴力、污名和诋毁不应该在某个划定的空间被视作理所当然。

03 语言污染与幻觉制造:流行语的危险

造成语言污染和溃烂,向来是流行语最受诟病的地方。前段时间,传统文化博主@王左中右 在微博长文中解释了自己对流行语的厌恶和原因。他说:“你越潮流,你就越土。你越网红,你就越俗。你越说绝绝子,以后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只会一句绝绝子。”有人认为他对年轻人造词太过“上纲上线”,但也有不少人对其观点深以为然。

简而言之,令大部分人担忧的是,语言匮乏可能引发的情感和思想的匮乏。如果对一切事物的赞美和认同都可以用“yyds”来表达,那么在高昂虚假的情绪之外,根本没有美可以去谈论鉴赏,说话人所感受到的世界也会越来越贫乏,欢愉、悲伤、痛苦不再有更精细的划分,正如@王中左右 所说,万般思绪到了嘴边,只有一句“awsl”(啊我死了)。

还有一种担忧在于,流行语的使用阻碍了公共讨论。《“舔狗”“吃瓜”“带节奏”…网络流行词如何污染公共讨论?》一文指出,语言丰富性的丧失会导致公共讨论和公共理性的缺失。摆事实、讲道理等正常的讨论步骤现在动辄被“带节奏”、“yygq”、“夹带私货”等词中断,“吃瓜”、“看戏”的话术制造出大片的漠然。可是仔细想想,这些看似一语中的的流行语实在没有说服力,既是个人的话、个人的观点,怎么会有“私货”一说?古今岂不都是“私货满满”?抱着“吃瓜”的心态去看所有的公共事务,作为公民的社会责任感何在?为人的最朴素的正义感何在?

流行语和智能手机更新换代,但现实真的在前进吗? 来源:视觉中国

在语言污染之外,流行语也暗藏着另一重危险。和不断更新换代的电子设备一样,流行语的不断生产和废弃制造了时代车轮流滚滚向前的幻象,人必须不断追赶才能免于掉队。然而,我们究竟是在踩着脚踏车朝前走,还是在健身房的动感单车上原地消耗呢?流行语就像其他可供消费的产品,即用即弃,用可乐气泡般的高兴热闹掩饰千篇一律的单调;在语言变得匮乏之前,现实已经干瘪下来,从一种由“买买买”和沉默组成的生活中,产生这样的语言也不足为怪。

参考资料:

《“舔狗”“吃瓜”“带节奏”…网络流行词如何污染公共讨论?》

u1s1,年轻人为什么非得讲“黑话”? | 众声

《我在孙笑川的狗粉丝帝国卧底了一周》

《谷雨丨对战陈冠希辱骂蔡徐坤,狂热“狗粉”爆虐“狗哥”孙笑川》

《从GGMM到U1S1,我们为什么用缩写来表达心声?》

《“有事您呼我”“对不起,您呼的用户不存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