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法国插画家桑贝去世:“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我想画幸福的人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国插画家桑贝去世:“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我想画幸福的人们”

“脆弱是人之常情,我的脆弱反映在我画的人身上。”

法国插画家让·雅克·桑贝

记者 | 潘文捷

编辑 | 黄月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插画家让·雅克·桑贝(Jean-Jacques Sempé)于当地时间周四去世,享年89岁。生前,他以绘制插图和《纽约客》封面闻名。

“桑贝去世了,再也没有那些有着小小烦恼的幸福的普通人了。”上海译文出版社桑贝作品系列责任编辑黄雅琴在朋友圈中这样悼念。

“画幸福的人”的说法来自桑贝的《童年》。在这本书中,画家谈到:“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我想画幸福的人们。画一些关于幸福的人们的幽默的漫画。”

桑贝的画风清新自然,天真可爱他和勒内·戈西尼共同创作《小淘气尼古拉》系列讲述了法国小顽童的故事,充满了童真的奇思异想,在成人与孩童之间,孩子的率真和直言永远胜利。该系列作品在全球卖出了1500万册。桑贝一生创作与合作编写了30多本书,被译为37种语言,为全世界许多地方的读者带去快乐。

“桑贝系列是我迄今为止编辑生涯中做得最开心的一套书,是的,一定要用最高级,而且没有之一。责编过的其他作家可能很伟大吧,但纯粹的欢乐属于桑贝。”黄雅琴在一篇题为《一想到桑贝,我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的文章中说。

桑贝《童年》插画

然而,桑贝本人的童年并不幸福,“我的童年并不快乐,甚至可以说是凄惨和悲剧性的,”他曾如此回忆。生活拮据,像逃跑一样不停搬家,继父时常醉醺醺回家引发家庭战争,面对种种无奈,他曾用“大笑不止”来面对甚至后来拿来开玩笑。他说,妈妈给一个巴掌,扇得那么用劲,自己头撞到墙上,就像一共吃了两记耳光

在这种生活环境中,桑贝把家里的无线电台当做救命稻草,从音乐中寻求拯救。他一直梦想着成为爵士乐队成员,可是家里没有钱让他学习乐器。相比之下,画画就简单得多了,只需要纸和笔。十二岁时他开始画画,卖出的第一幅画作是无家可归的小狗在大雨滂沱中拖着一口锅。

桑贝《做鬼脸》 

14岁的桑贝因不守纪律被开除学校,开始打工谋生,他参加过邮局、银行和铁路的工作考试,但都没有通过。他推销牙膏粉,卖过酒,还当了兵。不到20岁,桑贝就揣着兜里仅有的钱来到报社、出版社云集的巴黎,他在这里第一次看到了美国的《纽约客》杂志,为之惊叹。

为《纽约客》画画的愿望,最终在1978年得以实现。生前桑贝为这本杂志画了100多个封面插图,这一数字《纽约客》来说也是史无前例的。《桑贝在纽约》讲述了桑贝与纽约的故事——只会两三个英语单词的桑贝住在纽约,即使有人大喊“着火了”他也听不懂。喜欢这里的每个人都干着自己喜欢的事儿,都充满干劲地为生活奔波。同时他也谈到,在纽约会感到人的渺小这种在大都市生活的经历或许强化了桑贝一贯的风格——小小的人物身处空旷而有些寂寥的环境中,人物看起来不无滑稽却也引人同情,平淡简单的生活中偶现诗意的瞬间。

“脆弱是人之常情,我的脆弱反映在我画的人身上,”1980年,桑贝对《泰晤士报》这样说,“你必须看到你画的人的内心,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或一名优秀的幽默家。”

《桑贝在纽约》插画 

桑贝画过手机和电脑,但他的画作中更多的是过去时代的东西:自行车、旱冰鞋、古典音乐家、芭蕾舞演员……即使他画的是汽车,也更像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的雪铁龙。

桑贝《自行车铺》

“我喜欢画街景,这意味着你必须画汽车,但我讨厌画现代汽车,它们速度很快,效率很高,但没有魅力。”《纽约时报》的讣闻中引用了桑贝此前接受一次采访时说的话——“现代世界缺乏魅力”,他并不认为过去的情况总是更好,但“至少更有趣”。

(内文图片均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提供并授权使用)

【参考资料】

Jean-Jacques Sempé, Cartoonist of Droll Whimsy, Dies at 89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11/arts/jean-jacques-sempe-dead.html

编辑·手记 | 黄雅琴:一想到桑贝,我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http://news.sohu.com/a/512293606_121119368

插画家桑贝:生活里的诗意瞬间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8746192736745401&wfr=spider&for=pc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法国插画家桑贝去世:“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我想画幸福的人们”

“脆弱是人之常情,我的脆弱反映在我画的人身上。”

法国插画家让·雅克·桑贝

记者 | 潘文捷

编辑 | 黄月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插画家让·雅克·桑贝(Jean-Jacques Sempé)于当地时间周四去世,享年89岁。生前,他以绘制插图和《纽约客》封面闻名。

“桑贝去世了,再也没有那些有着小小烦恼的幸福的普通人了。”上海译文出版社桑贝作品系列责任编辑黄雅琴在朋友圈中这样悼念。

“画幸福的人”的说法来自桑贝的《童年》。在这本书中,画家谈到:“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我想画幸福的人们。画一些关于幸福的人们的幽默的漫画。”

桑贝的画风清新自然,天真可爱他和勒内·戈西尼共同创作《小淘气尼古拉》系列讲述了法国小顽童的故事,充满了童真的奇思异想,在成人与孩童之间,孩子的率真和直言永远胜利。该系列作品在全球卖出了1500万册。桑贝一生创作与合作编写了30多本书,被译为37种语言,为全世界许多地方的读者带去快乐。

“桑贝系列是我迄今为止编辑生涯中做得最开心的一套书,是的,一定要用最高级,而且没有之一。责编过的其他作家可能很伟大吧,但纯粹的欢乐属于桑贝。”黄雅琴在一篇题为《一想到桑贝,我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的文章中说。

桑贝《童年》插画

然而,桑贝本人的童年并不幸福,“我的童年并不快乐,甚至可以说是凄惨和悲剧性的,”他曾如此回忆。生活拮据,像逃跑一样不停搬家,继父时常醉醺醺回家引发家庭战争,面对种种无奈,他曾用“大笑不止”来面对甚至后来拿来开玩笑。他说,妈妈给一个巴掌,扇得那么用劲,自己头撞到墙上,就像一共吃了两记耳光

在这种生活环境中,桑贝把家里的无线电台当做救命稻草,从音乐中寻求拯救。他一直梦想着成为爵士乐队成员,可是家里没有钱让他学习乐器。相比之下,画画就简单得多了,只需要纸和笔。十二岁时他开始画画,卖出的第一幅画作是无家可归的小狗在大雨滂沱中拖着一口锅。

桑贝《做鬼脸》 

14岁的桑贝因不守纪律被开除学校,开始打工谋生,他参加过邮局、银行和铁路的工作考试,但都没有通过。他推销牙膏粉,卖过酒,还当了兵。不到20岁,桑贝就揣着兜里仅有的钱来到报社、出版社云集的巴黎,他在这里第一次看到了美国的《纽约客》杂志,为之惊叹。

为《纽约客》画画的愿望,最终在1978年得以实现。生前桑贝为这本杂志画了100多个封面插图,这一数字《纽约客》来说也是史无前例的。《桑贝在纽约》讲述了桑贝与纽约的故事——只会两三个英语单词的桑贝住在纽约,即使有人大喊“着火了”他也听不懂。喜欢这里的每个人都干着自己喜欢的事儿,都充满干劲地为生活奔波。同时他也谈到,在纽约会感到人的渺小这种在大都市生活的经历或许强化了桑贝一贯的风格——小小的人物身处空旷而有些寂寥的环境中,人物看起来不无滑稽却也引人同情,平淡简单的生活中偶现诗意的瞬间。

“脆弱是人之常情,我的脆弱反映在我画的人身上,”1980年,桑贝对《泰晤士报》这样说,“你必须看到你画的人的内心,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或一名优秀的幽默家。”

《桑贝在纽约》插画 

桑贝画过手机和电脑,但他的画作中更多的是过去时代的东西:自行车、旱冰鞋、古典音乐家、芭蕾舞演员……即使他画的是汽车,也更像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的雪铁龙。

桑贝《自行车铺》

“我喜欢画街景,这意味着你必须画汽车,但我讨厌画现代汽车,它们速度很快,效率很高,但没有魅力。”《纽约时报》的讣闻中引用了桑贝此前接受一次采访时说的话——“现代世界缺乏魅力”,他并不认为过去的情况总是更好,但“至少更有趣”。

(内文图片均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提供并授权使用)

【参考资料】

Jean-Jacques Sempé, Cartoonist of Droll Whimsy, Dies at 89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11/arts/jean-jacques-sempe-dead.html

编辑·手记 | 黄雅琴:一想到桑贝,我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http://news.sohu.com/a/512293606_121119368

插画家桑贝:生活里的诗意瞬间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8746192736745401&wfr=spider&for=pc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