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威马汽车回应创始人沈晖被限制高消费,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淘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威马汽车回应创始人沈晖被限制高消费,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淘汰

在汽车行业新一轮的洗牌中,威马汽车的窘迫遭遇也反映出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破产和淘汰边缘的残酷现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4日,威马汽车官方在社交媒体发布声明称,“近日,有媒体报道了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人沈晖先生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经核实,该限高令已撤销。”

此前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及董事长SHEN HUI(沈晖)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

申请人为彭某某,涉及仲裁案件立案时间为2023年4月7日,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因执行标的14065元全部未履行,法院认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将公司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威马汽车在最新的声明中还表示,威马汽车正全力开展用户服务,依法有序清偿债务,并在积极推进新能源汽车出海计划,有望于近期复工复产,恢复正常运营。

不过威马在6月30日刚刚传出停薪消息。据证券日报援引相关人士消息称,在此前缩小工资发放范围后,威马6月份再次停薪。“目前公司只有总监及以上的中高层有工资,其他人均暂停发放工资。”

早在去年年底威马汽车就曾传出降薪消息,具体为管理层降薪50%、其余员工降薪30%,以此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今年2月,威马又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社保资金去向不明等消息,有员工在厂门口拉横幅维权,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此事。

实际上,威马汽车的生产和销售等多个环节已经陷入困境。年初,作为威马产量主力之一的温州工厂被曝由于没有订单已处于停产状态。而销售端口更早就显现了端倪,去年10月开始,在过去几年间爆发式增长的威马汽车门店开始大面积关闭。3月7日,威马对外界高度关注的展厅复产复工问题做出了答复,称近期全国范围内将有超过100家经销商展厅陆续恢复常态化服务,为消费者解决购车与用车问题。

威马汽车曾经也有过高光时刻。创业初期,威马汽车不仅是新势力中最早获得整车生产资质的企业,还拥有两家完全自有、高度自动化的自建工厂。2019年,威马汽车以16876辆的交付量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仅次于蔚来的20565辆。彼时,威马首款车型EX5共交付16810辆,居当年造车新势力单车交付量之首。

然而自2022年开始,威马汽车就开始急转直下。在汽车行业新一轮的洗牌中,威马汽车的窘迫遭遇也反映出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破产和淘汰边缘的残酷现状。

同为第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也在今年屡屡被曝出财务问题。继4月发布延迟发放3月工资的决定后,5月又宣布推迟发放4月工资。据21世纪经济此前报道,爱驰内部曾传言“某高管称爱驰破产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建议员工抓紧走法律程序”。

另一家存在感并不强的造车新势力天际汽车也正处于破产边缘。6月27日晚间,作为天际汽车供应商的东安动力发布《关于公司诉讼事项公告》称,2023年3月14日,公司已向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天际汽车支付公司欠款1611.23万元并承担迟延付款的利息。据悉,因资金问题,天际汽车已新增被执行超过七千万元。

与威马不同的是,爱驰和天际的一直以来的销量并不理想。成立至今,爱驰汽车共推出两款车型,2020年全年销量为2600辆,2021年为3011辆,2022年前8个月销量为2824辆。2023年前四个月,累计销量仅为111辆。天际汽车共推出ME7和ME5两款车型,从销量上来看,2021年和2022年销量分别为天际汽车分别为1778辆和5321辆。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5月,天际汽车销量归零,前5个月累计销量也只有437辆。

另外,曾与蔚来、小鹏、威马同属“造车四小龙”的拜腾汽车近期也进入破产清算。在相关裁定书中,尽管两公司辩称拜腾汽车仍旧有“救活”的希望,但法院认为债权人权益已多年得不到保障,决定立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威马汽车

3k
  • 威马汽车新增2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合计约1112万元
  • 威马汽车预重整转重整申请获法院受理:将积极配合管理人和法院,努力走出困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威马汽车回应创始人沈晖被限制高消费,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淘汰

在汽车行业新一轮的洗牌中,威马汽车的窘迫遭遇也反映出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破产和淘汰边缘的残酷现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4日,威马汽车官方在社交媒体发布声明称,“近日,有媒体报道了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人沈晖先生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经核实,该限高令已撤销。”

此前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及董事长SHEN HUI(沈晖)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

申请人为彭某某,涉及仲裁案件立案时间为2023年4月7日,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因执行标的14065元全部未履行,法院认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将公司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威马汽车在最新的声明中还表示,威马汽车正全力开展用户服务,依法有序清偿债务,并在积极推进新能源汽车出海计划,有望于近期复工复产,恢复正常运营。

不过威马在6月30日刚刚传出停薪消息。据证券日报援引相关人士消息称,在此前缩小工资发放范围后,威马6月份再次停薪。“目前公司只有总监及以上的中高层有工资,其他人均暂停发放工资。”

早在去年年底威马汽车就曾传出降薪消息,具体为管理层降薪50%、其余员工降薪30%,以此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今年2月,威马又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社保资金去向不明等消息,有员工在厂门口拉横幅维权,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此事。

实际上,威马汽车的生产和销售等多个环节已经陷入困境。年初,作为威马产量主力之一的温州工厂被曝由于没有订单已处于停产状态。而销售端口更早就显现了端倪,去年10月开始,在过去几年间爆发式增长的威马汽车门店开始大面积关闭。3月7日,威马对外界高度关注的展厅复产复工问题做出了答复,称近期全国范围内将有超过100家经销商展厅陆续恢复常态化服务,为消费者解决购车与用车问题。

威马汽车曾经也有过高光时刻。创业初期,威马汽车不仅是新势力中最早获得整车生产资质的企业,还拥有两家完全自有、高度自动化的自建工厂。2019年,威马汽车以16876辆的交付量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仅次于蔚来的20565辆。彼时,威马首款车型EX5共交付16810辆,居当年造车新势力单车交付量之首。

然而自2022年开始,威马汽车就开始急转直下。在汽车行业新一轮的洗牌中,威马汽车的窘迫遭遇也反映出尾部造车新势力濒临破产和淘汰边缘的残酷现状。

同为第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也在今年屡屡被曝出财务问题。继4月发布延迟发放3月工资的决定后,5月又宣布推迟发放4月工资。据21世纪经济此前报道,爱驰内部曾传言“某高管称爱驰破产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建议员工抓紧走法律程序”。

另一家存在感并不强的造车新势力天际汽车也正处于破产边缘。6月27日晚间,作为天际汽车供应商的东安动力发布《关于公司诉讼事项公告》称,2023年3月14日,公司已向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天际汽车支付公司欠款1611.23万元并承担迟延付款的利息。据悉,因资金问题,天际汽车已新增被执行超过七千万元。

与威马不同的是,爱驰和天际的一直以来的销量并不理想。成立至今,爱驰汽车共推出两款车型,2020年全年销量为2600辆,2021年为3011辆,2022年前8个月销量为2824辆。2023年前四个月,累计销量仅为111辆。天际汽车共推出ME7和ME5两款车型,从销量上来看,2021年和2022年销量分别为天际汽车分别为1778辆和5321辆。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5月,天际汽车销量归零,前5个月累计销量也只有437辆。

另外,曾与蔚来、小鹏、威马同属“造车四小龙”的拜腾汽车近期也进入破产清算。在相关裁定书中,尽管两公司辩称拜腾汽车仍旧有“救活”的希望,但法院认为债权人权益已多年得不到保障,决定立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