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2017年6月9日,中国学者章莹颖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大学香槟分校访学期间突然失踪,随后被认定已遇害。两年后,对嫌犯克里斯滕森的审判在当地启动。检方建议对其判处死刑。

在中国学者章莹颖前往UIUC访学之前的几个月里,物理系的教授们发现克里斯滕森有些分心。

未婚夫也在庭上说,他和章莹颖原本计划在2017年10月结婚,最终想回到中国,因为她想在国内的大学教书。但章莹颖的失踪“完全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克里斯滕森之后可能会亲自作证,不排除他会供出遗体的藏匿地点,以求免除死刑。

“这些证据以前没有向辩方透露过,”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在动议中表示,“视频是中文的,为了让辩方能够独立翻译这些内容,延期是必要的。”

“我(考虑得)相当远,”,“并不是特定的人。可能有一种我想去(伤害)的类型。”

章莹颖的家人发声明称,他们对被告的声称表示怀疑,因为他过去曾经多次撒谎。

案发当晚,克里斯滕森给女友布利斯发了一条短信:“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下一句是“只是累了”。

该案暂时休庭并将于7月8日进入量刑阶段,预计会持续约两到三周。克里斯滕森在听取宣判结果时目视前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将面临终身监禁或者死刑的判决。

克里斯滕森面临三项指控:将章莹颖绑架致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谎称章莹颖失踪那天他不在现场,而是在打游戏和睡觉;向联邦调查局撒谎,称自己当天的确用车载过一名亚洲女性,但是不久就让她下车了。他将面临终身监禁或者死刑判决。

克里斯滕森前妻的证词为寻找章莹颖遗体的下落提供了更多线索。

这段布利斯的录音录制于2017年6月27日,也就是章莹颖失踪的几周后。当这段录音在法庭上播放时,甚至能通过藏衣服里的录音设备听到布利斯的心跳声。

在参加完为章莹颖守夜的活动后,克里斯滕森对布利斯描述了自己杀害章莹颖的过程。布利斯当晚将录音转交给警方,第二天警方即拘捕了克里斯滕森。

FBI探员说,2017年7月1日上午7时到傍晚5时30分期间,他们均到被告公寓进行搜证,利用发光剂的探测反应器,分别在被告客厅、走道及卧室发现疑似血迹的荧光反应。在被告驾驶车辆的副驾驶座上,也测出大量荧光反应。

美国联邦检察官表示,被告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失踪前几周内多次在网络上写下他的绑架幻想,并在案件成为全美头条新闻后密切地关注调查进展。

克里斯滕森前女友提供的窃听录音中,他曾说过“他们永远不会找到她”。

美国法律允许联邦政府对特殊罪行寻求死刑。但在已经废除死刑的州,联邦寻求死刑判决极为罕见。

尽管克里斯滕森承认了犯罪事实,但依然没有改变他坚持自己无罪辩护的立场。

如果由12人组成的陪审团判定克里斯滕森有罪、并一致同意将他判处死刑,这将是十多年来伊利诺伊州的首次死刑。

自6月12日起,章莹颖案检辩双方将进行开案陈辞,预计6月28日或之前,定罪阶段审理将会完成。

数据显示,自1988年以来的236起联邦死刑案件中,陪审团判处无期徒刑的占64%,判处死刑的占36%。

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概述了他们寻求对克里斯滕森判处死刑的理由,称克里斯滕森符合死刑的几个法律标准,包括在犯下另一项罪行期间的谋杀、预谋,以及“令人发指、残忍或堕落”的罪行。

是否判处死刑也必须由陪审团全体达成一致。

就在距离章莹颖案开审不到两个月之际,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却表示,他们放弃以精神健康作为辩护理由,这一出乎意料的发展也让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等人感到“不寻常”。

如果克里斯滕森被定罪,可能出现的量刑结果只有死刑或者终身监禁两种情况。辩方目前所做的企图是让罪犯避免死刑。

克里斯滕森于2017年3月21日走进校园心理咨询中心对咨询师说,他一直有实施谋杀案的想法,并“思考如何杀死一个人并侥幸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