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
ofo“挤兑”风波背后:共享单车订单萎缩,供应商净利滑坡

共享单车的供应商们,包括上海凤凰、信隆健康、中路股份在内的上市公司业绩出现明显下滑。

【评论】共享单车的押金到底属于谁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为了避免类似ofo和途歌退押金难的情况再次出现,相关部门应该立即行动起来。

律师: 即便ofo破产清算,用户押金的清算权靠后,很难拿回

近日,逾1000万人排队退ofo押金,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黄治国律师表示,据《破产法》,押金是无担保的债权,清算权靠后,很难拿回。下一步ofo被并购是优选;其次要及时变现资产,给利益相关方一个交代。

ofo押金难退竟成网络行骗素材 记者体验某平台卖家代退骗局

近来,ofo押金难退的现象出现在全国多家媒体的报道中。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竟然也成了一些骗子的行骗手段——网上出现了“ofo押金代退”的服务。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政府该不该管、怎么管?

一名破产庭法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用户押金属于普通债权,排在有抵押担保的债权、劳动债权、税款、破产费用等以后按比例清偿。“几乎是排在最后一位。

ofo溃败英国市场:共享单车模式在英国困难重重

伦敦的ofo单车数量迅速上升到近3000辆,并扩展到英国各地的多座城市,但面对不断上升的亏损,ofo开始削减业务,单车逐渐消失不见。

ofo员工即将陆续搬离北京总部

ofo员工即将陆续搬离北京总部——位于中关村广场的理想国际大厦,本周五员工已经开始打包行李。他们将搬往有15分钟步行路程的互联网金融中心,这是ofo在北京的另一个工作地点。有员工表示:“还有人在战斗,还没到缅怀的时候。”

快看|ofo回应戴威‘让位’: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

ofo回应,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不存在某些媒体所解读的“让位”一说。

【深度】ofo的最后时刻

ofo的内外矛盾正在从下而上的开始爆发,如滴滴、阿里不能达成一致,ofo成功出售的可能性极低,ofo或许迎来它的最后时刻。

全国首起共享单车小广告案件结案,摩拜获赔10万元

这是全国首起共享单车小广告结案案件,摩拜单车获得赔偿1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