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政治家靠“言辞”改变世界 成为总统后特朗普还会口无遮拦吗?

“言辞”具有强大的效应,语言哲学家奥斯汀认为,人们可以“以言行事”,如言语行为。成为总统后的特朗普,会变得谨慎起来吗?届时全世界都会将他的言辞视作行为,并据此作出回应。

加缪诞辰纪念:关于荒谬、幸福、沉默以及他固执的人道主义

荒谬不仅不会导致虚无主义,相反,能够承认荒谬的人,在道德上会更加诚实。后期的加缪从荒诞的绝境之上发展出一种诚实的、富有同情心的人道主义。

为什么休谟在当代哲学界人气如此之高?

一项调查显示,休谟是当代哲学家群体最喜欢的已故思想家。

后悔是我们为自由意志付出的代价,这值得吗?

我们只会在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上后悔。掌控自己生活的感觉是很有好处的,但同时你会为犯下的错误和失去的机会而后悔心碎。

黑暗的真理:自由意志只是一种幻觉?

科学研究一再地打击了自由意志的理念。当我们不再相信自己是自由的能动者时,我们会变得更加不负责任,甚至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吗?社会必须捍卫自由意志吗?

吴晓波:我们为什么孤独?

身后是喧嚣红火的尘世,眼前,通往孤独的小道上,正大雪弥漫。的确,所有喧嚣的事物,包括喧嚣的人生,都是很孤独的。除非,我们并不感知。

犬儒主义者在中国是如何被污名化的

当我们都犬儒时,那些叠加起来的愤世嫉俗和玩世不恭就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气息,犬儒主义者也就随之被污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