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歧视、性骚扰与抵抗:爱荷华作家创意写作工坊的大男子往事

性别歧视与大男子主义根植在爱荷华作家工坊的文化与历史中。

从白话文到翻译腔:阿城谈五四之后的文学传统

初期的翻译文句颇像外语专科学校学生的课堂作业,努力而不通脱,连鲁迅都主张“硬译”,我是从来都没有将他硬译的果戈理的《死魂灵》读过三分之一,还常俗说为“死灵魂”。

“反弗兰肯斯坦”:伊恩·麦克尤恩谈科幻新作《像我一样的机器》

机器人在什么时候最像真人?麦克尤恩最新的小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答案——在它跟你女朋友上床的时候。

文学圈的“体裁歧视”:为什么正经作家就是看不上科幻作品?

伊恩·麦克尤恩日前声明,自己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新作并不是一部科幻小说——这说法让全世界都疯狂了,科幻题材为何总是被正经文学圈拒之门外?

文学与剧集如何收尾:从《权力的游戏》说起

《权力的游戏》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收尾?是迎合广大忠实粉丝的期待,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残酷任性的风格?让我们拭目以待。

狄更斯、勃朗特和艾略特如何影响了梵高的艺术理念?

梵高曾在伦敦度过三年时光,他本人对英国的文学遗产十分喜爱,近期在不列颠泰特美术馆举行的“梵高与英国”展览将探索他与英国文学之间的不解之缘。

美食纪录片的丰富与荒凉:饥荒基因、人伦关系和外卖争议

美食纪录片已经溢出了美食观察,变成了一种中国家庭生活应当如何的规范性的叙事。在家庭和美食融为一体的故事中,纪录片也不断巩固着中国式的家庭人伦关系。

机器人作家,是否会威胁人类在文学领域的地位?

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说:“即使狮子能说话,我们也不会理解它。”

阎连科谈代际关系:家庭需要一种“伪透明”才能和谐

阎连科觉得,在自己一生的写作中,只有这本描写父辈人生经历的散文集《我与父辈》是人见人爱的,其他作品都人见人烦。

天下文人皆是贼?文学抄袭的混乱世界

关于抄袭的新闻层出不穷,但难点在于,你几乎无法证明某人抄袭了你的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