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战争片是男性的天下 可是战争真的让女人走开了吗?

张翎新作《劳燕》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野生作家”系列】常青:文学需要考验 一人分饰两角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从协和到500强企业,从医事到文学,她如何在身份变换之间生活与写作?

小说家克莱尔·梅苏德:也许50年后就没有小说了

第五部小说出版之后,这位美国作家提醒我们:人们的注意力不断减少,或许终将导致长篇小说的消亡。

帕慕克:如果教授文学不谈论文本 我会认为这背叛了真正的文学

教学数十年后,奥尔罕·帕慕克认为在讲授小说时,应该远离理论和社会背景,探索文本自身的奥妙。

【专访】朱天心:只有很诚实地写我的十五岁,才能够很诚实地面对我的五十岁

作家之于他的时代,其实就是扮演一个这样的角色,他站在不一样的位置,诚实勇敢的说出他所见所想。

奥马尔·汉密尔顿:埃及革命如何让人酝酿出一本小说?

首次发表小说的奥马尔·罗伯特·汉密尔顿回忆2011年在开罗街头和母亲一同参加抗议所经历的暴力,为何这场革命尚未看到尽头?

当郭敬明还是作家时 曾经的小城青年如何想象大上海?

烜赫一时的文化现象背后,透露出上海乃至中国城市书写的大转变,这也与当今中国的大都会发展趋势息息相关。

获诺奖五年后 莫言终于又有新作问世

《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如此评价莫言新作——"小说写的仍然是莫言熟悉的故乡人事,人物非常生活,鲜活有趣,语言节制而准确,长句子少了。"

【“野生作家”系列】盛文强:写作是我的日常生活 随着岁月推移它将枝叶丰茂

游走在真实和虚构之间,在历史的缝隙和褶皱中寻找文学创作的可能性,这似乎是盛文强一贯以来的创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