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野生作家”系列】于是:文字裂变成两种,一种为了生存 一种为了存在

“我已经厌倦与文青的交往了,在小世界里,对于自我的探寻是无根的,只有进入到生活的扎实层面时,社会时代都已经渗透其中。”

“我们并不歇斯底里”:为女性发声的18本书

如果你觉得女性的特点便是草率、吵闹或歇斯底里,那么下面这18本书可供学习。

因资金短缺 诺奖得主德里克·沃尔科特博物馆被迫关停

著名诗人德里克·沃尔科特今年3月在圣卢西亚的家中去世,几个月后,一家为纪念他而设的博物馆也要被关停了。

文学评论家洪子诚:重提“自我批评” 是偿还80年代反思运动留下的历史债务

在错综复杂的历史遗产和现实境遇下,知识分子该如何“自我批评”?

弗朗西斯·斯巴福德凭《金山》拿下了今年的第三座大奖

随着市场越来越拥挤,作家的第一部小说往往卖不出好销量,直接影响了后续的写作。

没有隐私的互联网时代 社交媒体会杀死小说吗?

英国记者安德鲁·奥海根认为,作家需要通过生活而非网络积累阅历。他结合切身经历,谈论了互联网对当代人隐私以及文学带来的影响。

塞巴斯蒂安·巴里凭新作再捧司各特历史小说奖

这不是塞巴斯蒂安第一次获得司各特历史小说奖了,也不是这本书在今年获颁的第一个奖。什么书这么酷?

普利策奖得奖作品《笨蛋联盟》曾在寻求出版时困难重重

拒绝了《笨蛋联盟》的编辑如今看来可能有些目光短浅,但关于这本书,他提出的一些问题也确实让人难以回答。

反战作家大卫·格罗斯曼获2017国际布克奖

格罗斯曼的儿子曾经在战争中丧生,他在本次角逐中,“击败”了同时入围者的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

王德威:刘慈欣的文字不够好 但他处理人类文明的手法不是莫言可处理的

王德威认为,科幻作为一个文类的存在,文学的专业读者或观察者必须去正视这个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