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猫鬼知道一切:一宗妖术案中的宫廷权斗

猫,这种总是喜爱霸占人大腿和电脑键盘的小生灵,也成了隋唐时人妖魔化的对象。它不仅作祟于人间,更深入禁城,扰乱宫闱,甚至皇帝的性命都悬于它毛茸茸的爪尖之上。

开眼而未醒:士人笔下的第一次鸦片战争

第一次鸦片战争对当时国人尤其是知识精英有何影响?他们又如何看待鸦片战争及国家未来命运?

美女刺客、留法博士、大使夫人:一位民国女性的多重生活

郑毓秀在民国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名字,她开创了民国法律界的多项第一:第一个留法女博士,第一位女律师,第一位女法院院长……然而与她相关的几个公案,也曾引起巨大的历史漩...

寡头的失败:“错过了公民社会诞生”的普京的执政之路

在于2002年首次出版的《寡头》一书中,霍夫曼敏锐地指出了普京的过往经历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他的政治理念,也预示了俄罗斯政治在今后十多年中的发展方向。

美国低收入社区的宗教困境

宗教在美国也遵循着自己的经济学:低收入社区需要宗教服务,然而教会更倾向于服务富裕社群。

敦煌石窟壁画密码:慈悲独到的画笔如何绘出舍身饲虎的故事?

除了飞天等少数几幅名作,大部分壁画都沉默地模糊于艺术和历史的层层面纱背后。它们为何人所作?描绘了怎样的故事?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沉迷“跳一跳”的你 可知游戏产业背后鲜为人知的历史

当人们沉溺在商业化游戏的快感中,恐怕忘了电子游戏曾是一片极具创造力、共享性以及反抗性的时代乌托邦。

手起刀落 一个新的中国人诞生了

“咔嚓”一声剪掉辫子,民族与自我在影像中诞生,“丑陋的中国佬”仿佛一下子进化成了现代人。

末世之兆:日本“泛亚主义”者眼中的清末北京

“名实相反”四字,不就是一整部中国近代史么?

为何大多数乌托邦社区都以解散而告终?

为何乌托邦社区像许多创业公司那般屡屡失败?

发明“雅利安血统”:伊朗的波斯民族迷思

很多伊朗人认为自己是雅利安人,甚至令人尴尬地宣传自己与德国人的种族近似。这种观点的源头,是20世纪中期盛行的伊朗民族主义。

再过40年就没巧克力吃了?普通人吃上巧克力也才一百多年

这一看似寻常的食物的普及过程,事实上也和西方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有密切关联。

到底是谁需要“共生”?深圳城中村的空间生命史

城市共生当然需要城中村,而且需要的是为普通租户和百姓生计服务的城中村,而不是拿来供资本和小资把玩的城中村。

莎士比亚戏剧之外的百年战争

戏剧家满怀激情地让民众沉浸在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情绪之中,而历史真相往往更为冷静和残酷。

林肯的平等愿景 是如何在内战后的美国消亡的

内战后,共和党人分裂,自由派共和党人压制了激进派,把美国带上了一条不平等之路。

贵族伙伴、吹笛女孩与童奴:古代雅典的性工作者

相传,伯里克利的著名演说,也有可能是一位性工作者的作品。

一百年来 协和为中国培养了什么样的医生?

协和医学院的建立来自于将最先进高质医学教育引入中国的理想——“一颗人文心、一副科学脑”

从16世纪到男权活动家:“戴绿帽子的”如何成为对男性的蔑称

遭遇妻子不忠,丈夫本该是受害者,为何他们却沦为受众人讥讽的笑柄?

17世纪的未婚女性 如何推动了资本主义兴起?

亚当斯密的成功也需要归于他的母亲依附他生活,但资本主义的崛起又如何和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有关?

好味道就是健康吗?美国的味觉历史

在“民以食为天”的当代社会,美味、食品工业、健康三者该如何共存?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