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经济学是如何变成一种宗教信仰的?

经济学的道德准则给人拯救的希望,经济学的高层权威不断维护自己的正统观念,但或许其中很多学说都只是来源于信仰。

伊朗缘何为“数学女王”打破了严格的头巾穿戴要求?

菲尔兹奖得主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于当地时间7月15日逝世,她未穿戴头巾的照片终于登上了一些伊朗报纸的头版。

种族主义与厌女的美国另类右翼 从左派那里学到了什么?

安吉拉·内格尔在新书中检视了那些“另类右派”如何从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偷来话语及策略。

【专访】岳永逸:人可以不信仰宗教 但不会没有宗教性

祭祀、朝拜或者祈求等行为,本质上体现了百姓对于自己和家人生命和身体的关注。而这一套行为的背后,体现的其实是人的一种普遍宗教性。

【思想界】为捍卫阶级而相亲:想要紧紧抓住的 可能正是正在失去的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中国式相亲鄙视链”和好评如潮的国产动画《大护法》。

“亦舒女郎”该被奉为这个时代的女性典范吗?

在这一意义上,亦舒对《伤逝》的“故事新编”,并非是时代的进步,反而是一种窄化和倒退,而我们今天,也并没有能走得更远。

如果由女性统治世界 世界会变得更好吗?

由女性领导的未来会是如何?我们询问了近20位女性喜剧演员、作家、政治家以及CEO的看法。

反城市、反西方并非当代恐怖分子的发明

西方城市为何成为了批判和仇恨的对象?

“中国式相亲”背后 是都市父母面对现代性的焦虑

小小都市相亲角,带给我们的是关于现代性的沉重思考。

艺术在儿童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越来越不重要了

如今孩子们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学校,接触,创造艺术的机会都变得更少,而这可能会造成长远的影响。

大数据乌托邦使用了你的劳动 却不支付报酬

刷推特和Netflix煲剧确实很有趣,也有利可图。现在是我们认识自己数字劳动成果的时候了。

【思想界】《明月几时有》:反英雄叙事的抗日电影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描写香港抗日游击队的电影《明月几时有》,和《上海书评》对左翼历史学家佩里·安德森的专访。

在科技至上的世界 读书还有必要吗?

阅读对现代人来说,更多是提供一条通道,让我们短暂地逃离这个疯狂运转的世界,认清自己。

“地下嘻哈”就是纯正嘻哈了吗?

文化精英通过这个节目生产了这种关于“真”的知识,制造了关于“真”的品味,并依此获取了巨大的流量和利润。但这个知识的要求,是社会的撕裂。

读书俱乐部如何帮助酝酿同性情欲与亚文化

读书俱乐部和阅读小组对于边缘群体来说都非常重要:它们鼓励思想交流,丰富了观点,促进了共同文化和政治身份的产生。

王者荣耀:谁的网瘾 谁的愉悦?

在对垒的舆论意见中,少有人质疑“网络游戏成瘾”的命题是否成立。

伊朗的性别压迫与女权运动:专访伊朗女权活动家阿琳娜嘉德

如果她们的声音被更多人听见,压迫她们的人就会有所忌惮。

黑格尔如何理解历史与现代性?

在黑格尔看来,人类毋宁说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其中一个环节和中介,人类历史是继承了自然历史,而不是外在于它。

带着奶牛头套的印度女性问:为什么神牛比我们更安全?

在艺术家苏贾托·高希的最新作品中,印度女性们纷纷戴上了牛面具,以抗议印度国内针对女性的暴力和不公。

“共同体”这个词 对今天的人们意味着什么?

“共同体”一词的含义在美国的发展体现出了美国个人主义的崛起,以及美国人对制度、体系信任感的降低。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