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他用文字占有了一座城市

他是一个勤奋的作家,目前已经出版了大约一百六七十本书,总字数估计七八百万字。他对目前的状态感到满意,因为他会将自己的人生纵向比较。他的祖父是著名教育家、文学家叶圣陶,有着波澜曲折的神奇身世。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被侮辱被损害的女性,唯有以书写抵抗一切

在书写种种伤害和情绪的过程中,房思琪对社会及他人强加于自己身上的那种扁平化理解做出了反抗,书写意味着学会愤怒的权利、打破沉默的权利、开始言说的权利、重获主体性的权利。

卡洛斯·富恩特斯:所有的作家都活在执念之中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的一个下雪天,卡洛斯·富恩特斯在他美国的家中接受了《巴黎评论》的采访。三十六年后,这篇访谈的中文版因为《巴黎评论》第三卷的出版,终于来到了中国。

全世界的读书史 都经历了从音读到默读的过程

读书——人类所独具的文明行为,也具有历史性,而“从音读到默读”是读者形态的最大变化,不但汉字文化圈,整个世界的读书史都经历了这一过程。

【“野生作家”系列】康赫:论“野生” 我应该毫无悬念第一

在康赫看来,圈养的方式无法培养艺术家。

诺奖得主圣地亚哥·拉蒙-卡哈尔:在神经元中探索文学

对这位现代神经科学之父来说,细胞解剖学就像是最惊心动魄的小说。

阿特伍德、温特森等10位作家 谈让自己成为女权主义者的那本书

她们每个人都在生命的不同阶段被不同的书“击中”。

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享年90岁

在《守夜人》一书的最后一版自序中,余光中说“我对做人瑞并不热衷,这应该是最新也是最后的《守夜人》了。”可谓一语成谶。

“五十道阴影”重述三部曲第二卷首周销量下滑30万本

读者似乎对“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不太买账了。

为何成年人也爱看青少年文学?

超过半数的青年文学读者,其实是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