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是谁在滥用权力,有谁能挺身而出:从阿里员工涉嫌性侵女同事说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是谁在滥用权力,有谁能挺身而出:从阿里员工涉嫌性侵女同事说起

斯坦福大学社会心理学家德博拉·格林菲尔德发现,滥用权力的人往往对地位、控制和性能力的确认有异于常人的需求。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林子人

编辑 | 黄月

阿里巴巴女员工酒后被上司及客户灌酒性侵一事从上周末起持续发酵。8月7日,一位供职于阿里巴巴淘鲜达业务的女性员工的自述帖在社交网络上传开。据该名员工自述,她在7月24日-26日期间被直属领导曲一(本名王成文)要求到济南出差,27日前往济南,参加饭局并被灌酒,酒醉后遭到客户张国的猥亵和领导王成文的侵害。虽然该员工于8月2日就将事件汇报给了其他淘鲜达业务领导、人力资源部门以及阿里集团P10级别的业务总裁,但她的申诉并未得到回应。

截至目前,阿里集团发布内部处理决定,涉事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相关高层领导引咎辞职或记过处分,集团将开展包括性骚扰在内的员工权益保护的培训和调查,制定《反性骚扰行动准则》。警方的调查仍在进行当中。在公众目光聚焦在警方的调查结果、需要被摈弃的酒桌文化、阿里的后续反应、酒店安全管理漏洞等方面的问题时,我们想回到这起恶劣事件的原点,探讨一个问题:在行为不受监管的灰色地带,为何有人会滥用权力伤害他人?

权力如何导致腐败?

关于权力滥用,英国历史学家、政治思想家约翰·阿克顿(Lord John Acton)在《自由与权力》中的一句名言深入人心:“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认识到权力与腐败之关系的,其实不止历史学家。作为社会运作和人际交往的重要驱动力之一,权力一直都是社会心理学家和组织行为学专家关注的问题。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心理学家德博拉·格林菲尔德(Deborah Gruenfeld)长期致力于权力领域的深入研究,她在《权力》一书中深入探讨了权力滥用背后的心理动机。格林菲尔德在实验中发现,如果赋予普通人比其他人更多的权力,甚至即使只是暗示他们掌握权力,让他们得以从掌权者的角度考虑问题,他们多少都会丧失应有的立场,更容易随心所欲地从权力关系中满足个人需求和欲望,忽视他人的福祉和观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滥用权力的表现之一是物化、剥削他人。格林菲尔德发现,在实验室里被赋予权力的实验参与者更有可能把手下看作实现其个人目标的物品或工具,而不会把他们当成有血有肉的人来对待,罔顾他们的情感感受。格林菲尔德指出,滥用权力的掌权者自身往往是在生活中缺乏安全感的人——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性能力——他们为此将下属当作凸显自己社会地位或验证自己性能力的工具。她2017年发表的一篇有关权力与性侵的论文论证道,在被要求想象自己大权在握时,那些声称自己在生活中长期感到无力的实验参与者,会对拒绝他们求欢的下属表现出更大的敌意,他们会随时刁难不愿合作的下属,在一些情况下甚至采取报复行动(比如在推荐信中诋毁或歪曲下属)。

滥用权力的另外一个表现是掌权者觉得自己是权势低于自己的人的“主人”,有权力予取予求。这种思维方式很大程度上是亲密关系中的性别暴力的成因。《他为什么这样做?》(Why Does He Do That?)作者、虐待康复专家伦迪·班克罗夫特(Lundy Bancroft)就认为,家庭成员之间的身体暴力(通常施暴者为男性)基本源自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即女性不如男性,她们就像宠物或属于自己的财产,男性有权力使用身体暴力或其他恐吓行为控制她们,使她们顺服自己。

《权力》
[美]德博拉·格林菲尔德 著 林明东 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21-2

在男权社会中,权力上位者的实际性别比例,乃至“掌权者”的心理和文化范本都以男性为主,所以公众视野内的滥用权力者往往是男性,但理论上来说,权力的腐蚀性不分男女。在这一方面,英国小说家娜奥米·阿尔德曼(Naomi Alderman)在科幻小说《力量》中展开了一场思维实验,将男女的力量对比推到极致:在未来世界,女性突然发展出了一种超能力,只要动动手指就能通过锁骨上的束肌释放一种致命电荷,在别人身上引发剧烈疼痛甚至致死。

随着剧情发展,全球各地的女性开始随心所欲地使用这种力量,将男权社会翻转为“女权社会”,但却原封不动地继承曾给女性带来压迫、血泪和痛苦的权力结构,而非善用这种力量,为一个更平等的世界做出努力。阿尔德曼在接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采访时阐述了她写作时的思考,她认为,性别平等的前提是接受两性在各个方面不存在孰优孰劣,在这之中包括道德卑劣。“我认为男人和女人在道德层面是一样的。我相信人类精神不可化约的复杂性,每个人都兼具脆弱和强硬。每个人都爱孩子,但也都隐含暴力或自私的欲望。”

《力量》
[英]娜奥米·阿尔德曼 著 袁田 译
启皓文化|东方出版社 2021-1

如前文所言,滥用权力的人往往对地位、控制和性能力的确认有异于常人的需求。心理学家认为,这种不正常的需求可以追溯到一个人的童年时期——如果一个人在孩童时期严重缺乏父母的关爱和安全的情感关系,不认同自我能力,那么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的不安全感会更强烈,这种不安全感会促使他们利用权力以不正当的方式索取关爱,证明自己的魅力。

关于职场性骚扰行为,格林菲尔德的一项实验颇有启发性。她所在的团队设计了一项实验,让被分配到扮演主管或同事角色的男性有机会在网上向女性发送性暗示信息。格林菲尔德发现,主管或同事的角色分配不是决定发送性骚扰信息次数多寡的决定性因素——确切地说,发送更多性骚扰信息的,是那些在实际生活中没有权力、而在实验中扮演“主管”的男性。那些感觉自己在实验之外更有权力的男性在被分配到“主管”角色时,反而会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很强大了而表现出更负责任的样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男性在意识形态和文化层面都被认为更重要、更有力量;当“男子气概”将掌权和控制定义为男性与生俱来的责任时,有权有势的男人的性行为不端其实不是他自信或自大的证明,而是为了应对不断测试和证明自己男性力量的社会压力。格林菲尔德对性与权力在男性身上的作用有如下洞察:

“痛苦的不安全感(感觉自己不迷人、不受欢迎、软弱、无能或不被重视)会驱使人产生对权力和性认可的欲望。所以,拥有权力并不能使所有的男人更性感,但对有些男人来说,权力和性的概念之间有一种天然的联系,想到其中一种概念自然会激活另一个概念。对这些男人而言,拥有权力可以创造满足性需求的机会,而性行为可以满足对权力感的需求。有证据表明,这类男性比其他人更喜欢担任有权势的角色。对权力的强烈需求如果无法和其他更社会化的动机(比如对成就感或归属感的需求)保持平衡,那这种需求就预示着可能拥有强大的权力,但也预示着可能出现频繁的性活动(包括各种不当行为),无法控制冲动。”

简单而言,拥有强大自我的人通常不会滥用权力,滥用权力者往往是那些绝望、充满压力和恐惧的人。

面对权力滥用,如何做到不袖手旁观?

阿里女员工被上司及客户性侵一事曝光后,当天晚间,一封题为“6000名阿里人关于807事件的联合倡议”的倡议书出现在网络上。这封倡议书提到,已有超过6000名阿里员工加入了针对这一事件的讨论群组,“这是所有阿里人的至暗时刻,因为正义在此被漠视、践踏,”并呼吁集团彻查真相,给当事人和员工一个交代,提出了设立职场反性骚扰制度、倡导HR不唯上更向人看等诉求。在一些批评者看来,女当事人在阿里食堂内发传单却无人理会的视频画面让“超6000名员工联合倡议”显得有些“马后炮”、“像公关行为”。

在不正义事件发生时,人们没能第一时间挺身而出,就一定说明他们之后的维护正义之举是虚伪和不真诚的吗?在社会心理学领域,这种群体性的无动于衷激起了学者的研究兴趣,触发了“旁观者效应”的发现。研究表明,群体的确会抑制个体向处于困境中的他人伸出援手,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法国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迈赫迪·穆萨伊德(Mehdi Moussaïd)指出,人类学家、灵长类动物学家、经济学家、心理学家、哲学家甚至物理学家都不约而同地观察到,人是亲社会的物种,能理解他人、帮助他人、与人合作,甚至对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也是如此——“行善使人喜乐,人类似乎天生就是如此。”心理学家迈克尔·托马塞洛(Michael Tomasello)曾发现,年仅18个月大的孩子看到大人有什么东西够不着,会自然地起身帮忙。

因此,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旁观者效应”的真正运作机制是,采取行动或袖手旁观其实是传染性的。如果周围人无所作为,你也大概率会见死不救;但如果有一个人先行动起来,包括你在内的其他人也会马上跟着动起来,甚至可能会比第一个行动者表现得更积极热心。穆萨伊德指出群体中存在的“5%原则”:“只要一小部分人主动选择帮助他人或逃跑,就足以引起整个人群跟随其行为。”对于解决职场性骚扰一类等权力滥用问题而言,这个发现的重要启示是鼓励现场旁观者鼓起勇气承担第一波风险,促进和他人的合作,让为维护群体利益做出一定牺牲成为共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格林菲尔德援引伦敦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麦克利兰的观点指出,大多数职场人士都把对待权力的做法与学会维护自己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对待权力更成熟的方式是将拥有权力视为一种责任和机会,能够为他人挺身而出。当有人滥用权力时,你最好能够当场公开采取行动阻止或干扰正在发生的不当行为;如果当时无能为力,那事后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也好过什么都不做,比如向上级报告、安慰受害者、私下质问作恶者等等。

“文化是自上而下定义的,但最有力的文化变革往往是自下而上的。如果我们每天都能采取一些让人感觉有风险但实际上通常没有风险的不起眼的行动,就可以鼓励其他旁观者也这么做。”

格林菲尔德认为,打破负面旁观者效应的关键是让人们觉得自己有理由进行干预,在这之中,获得盟友的助力很有帮助。在组织或社群中找到有影响力的人(POIs, persons of influence)参与宣传遏制权力滥用的理念,培养挺身而出者,是一种有效的策略。斯坦福大学社会学家、克莱曼性别研究所前主任谢莉·科雷尔在与大型科技公司合作,帮助其减少在招聘、升职和评估环节对女性员工的偏见的过程中发现,找到那些公司内最受尊敬的男性盟友,能够帮助提升男性整体的平权意识。

另外,我们自己就可以承担起盟友的角色。有研究发现,性别偏见的受害者自己反映遭遇侵犯时可能难以取得他人的信任,但如果某个同事代表受害者反映情况,就会减少潜在的负面影响。

诚然,一个人挺身而出仗义执言,风险是比较大,但如果能在达成维护集体利益的共识后与他人协作行动,往往能够共担被报复或噤声的风险,取得比单打独斗更好的效果。格林菲尔德在书中讲述了一个例子:美国反性骚扰运动开始后,在一家性别歧视猖獗的大公司里,一位女性高管在多年目睹种种无疾而终的性别歧视事件后采取了一个策略。她联络了公司的女性员工,敦促她们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段一起提交个人投诉。对该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而言,这是一个猝不及防的“突然袭击”。事情的后续是,公司在几周内就调整了薪资,昔日的作恶者要么被开除要么被要求离职,公司文化被彻底改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格林菲尔德还提供了一些实操性的反抗权力滥用的策略,比如用幽默诙谐的方法来阻止人际交往中的不当行为。“幽默这种方法既可以向当权者传递你的真实意图,同时又可以加强人际关系。关键是要找到一种方法,让冒犯你的人也能参与其中……幽默诙谐是用一种包容的方式来夸大权力的影响:它可以在肯定某人属于这个群体的同时,让他们降低一个档次。”另一个策略是打造“受罚席”,在生活或工作中的同辈行为不端时将其剔除出圈子,向对方施加群体压力,强化社会规范意识。

操弄权力、剥削他人的行为从未像今天这样遭人唾弃,然而要推翻结构性不公依然长路漫漫。我们难以忘记阿里女员工向公司申诉而得不到回应的绝望,一位上级甚至表态称“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了”、“你觉得不喝酒,这个济南华联和一些北方的商户以后的业务能谈下来吗”。我们需要意识到,让抽象的平等概念落到实处、让权力不被滥用、让牺牲女性利益不再被视作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需要所有人的努力。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参考资料

【美】德博拉·格林菲尔德.《权力》.中信出版集团.2021.

【英】娜奥米·阿尔德曼.《力量》.东方出版社.2021.

【法】迈赫迪·穆萨伊德.《新乌合之众》.中信出版集团.2021.

“'The Power’ Author Naomi Alderman Answers Your Questions,” PBS, May 28, 2019.

https://www.pbs.org/newshour/show/the-power-author-naomi-alderman-answers-your-question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