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全职太太离婚获五万家务补偿:家务劳动的价值为何总是被低估?

认为只有特定形式的劳动才有经济效益和价值、规避支付生命再生产成本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对全社会所有人的伤害。

从“绿帽子”到进城去,新人依然演旧事 | 回望春晚语言类节目30年

近年来的一些喜剧看似题材新鲜,底色却颇陈旧。这些底色在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春晚的意义——让参加贺岁仪式的个人忘记现实中的分化和区隔,体验同质时间的快感。

从农民喜欢什么电视节目,看南北方农村公私观念的差异

在南方村落,无论是从《新闻联播》的偏爱度上看,还是从乡村治理上看,我们都能感受到农民的国家观念的淡薄。

我们是否有可能想象一种女性主义的母职?

女性主义者不论是争取对母职的正面表征,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践行母职,都是一种长期的、有机的介入,不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劳永逸。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谈后疫情时代:新冠疫情敲响了新自由主义的丧钟

“在后疫情时代,社会不平等问题是会加剧还是会得到缓解?至少从短期来看,许多观察性证据告诉我们,这种社会不平等可能会继续恶化。”

制造时尚,符号与阶级:车厘子降价真的能带来“车厘子自由”吗?

曾经作为高档进口水果的文化符码逐渐被更多的人所习得,曾经的高配也渐为标配。可能过不了多久,车厘子就会失宠。不过,总会有下一个“高端水果”成为新的时尚。

意大利作家保罗·乔尔达诺:全球疫病会留下痕迹,但不会留下新的思考

他将传染病比喻一个可怕的游戏,这个游戏有它的规则、策略和目标,游戏主题叫做“隔离的困境”,而我们就是游戏的参与者。

在国会山暴乱前夕,特朗普的语言有何变化?

两位语言学家通过文本分析,揭示了特朗普的语言是如何在暴乱发生前的几天以及数周内令局势更趋紧张的。

被遗忘的美国梦:谁的多元化与谁的不平等?

《出身》一书有意无意把美国社会的阶级分化问题,再次简化成了“年轻人能否进入精英企业”的迷思。

是我们受够了专家,还是我们的专家并不足够?

疫情期间,依赖权威专家的必要性可谓不言而喻……这是对终身学习的一次深入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