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走出信息茧房,你可能会更极端

社交媒体并不是一面如实反映世界的镜子,而是一个会扭曲用户对自我和他人认知的棱镜。这种扭曲会让用户形成错误的自我身份认同和虚假政治极化,从而变得越来越极端。

【专访】学者金雯:年轻人对爱的幻灭,已成为他们日常生活政治的一部分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金雯研究兴起于18世纪的情感小说,也关注当下年轻人的情感恐惧。

智识生活可以培育人的内在价值,重启自由思考的能力 | 一周新书推荐

关键词:格非、西班牙文学、布克奖得主、智识生活、菜谱、吉他、新浪潮、发酵……

视效极致却流于空洞,《沙丘2》是怎么回事?

对于视听的绝对倚重,让《沙丘2》原原本本继承了原著中的保守内核,甚至忽视了原作中值得进一步发掘的部分,最终流于一种空洞和虚无。

脱口秀里的亚裔,也是透明的少数派吗?

他们擅长数学,会打乒乓,不是医生就是律师;男性看起来没什么男子气概,几乎是无性别的,到了五十岁还喜欢比耶,而女性又超乎寻常地具有性魅力。

【专访】进步主义者也会厌女,情绪劳动是厌女的关键工具之一

“当你坚持认为女性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从事情绪劳动——当女性走在街上应当面带微笑,当女性从事高度专业的脑力劳动时也应当关怀他人、为他人着想——我们实际上是在告诉女性,她们应当调整自己的地位,别认为自己很重要,要以他人(男人)的需求为先。”

诺奖得主古尔纳:书本是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脚和交谈是另一种 

“我们需要一定的冷静态度来对待眼下的状况,毕竟数百年间人类总是在迁移地点、交换信息、交流文化。”

读自传,只为谴责作家不够完美的良心?

从日记、自传或自传体小说里,我们看到的究竟是什么?人们能否通过这些自叙寻找到作者的真我?读者有权力据此谴责伍尔夫的追逐名利之心和克瑙斯高的暴躁执拗吗?

【专访】英国哲学家伊莎贝尔·米勒:把人工智能视作女性化的原始力量

作为精神分析学者,米勒提醒我们:当前主导人工智能产业的驱动力是极其男性化的、与资本主义同构的,但人工智能其实有着非常女性化的力量。面对加沙冲突,当前这个世界多出的一大隐忧,便是人工智能的它与工业战争机器的合谋。

“人生是旷野,不是轨道”哪里治愈了?

比起轻率地说出旷工、旷课,也许人们更加害怕自我解放,或将之视为一种自我流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