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专访】伊藤诗织:大部分性侵案件不关乎性企图,而关乎权力

“日本的强奸法案在过去110年间都未曾改变。如果我没有经历这一切,我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伊藤诗织告诉界面文化,“等我去中国的时候,想了解一下中国的强奸法律是怎样的。”

不当全职主妇就能少做家务?这项新研究的答案是未必

唯有在一种情况下女性的家务时间能够明显下降——当家庭内部实行财务独立,女性能够自主管理个人财产的时候。

身体教养、国民素质与邻避效应:中国人准备好垃圾分类了吗?

每个人都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更清洁、更安全、更健康的社会里。垃圾分类是实现这一愿景的其中一条路径——也许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如果因此踟躇犹豫,改变就永远不会发生。

从反思精神到公共关怀,90岁的哈贝马斯对当下中国有何意义?

“在哈贝马斯诞生九十年之际,我们需要以纪念他生日为理由,深入地去把握他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人工肉的前景与弊端

人工肉对动物更友好,还能减少温室效应,节约能源。但这种经过大量加工的“肉”依然有不少问题,且其主要生产商与传统“真肉”行业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哈贝马斯:一个世界公民的理想

1978年,已经有“现代性方案负责人”之称的哈贝马斯接受采访并声称,当下左翼政策“有两大目标:一是最大限度地扩大政治参与,而是将剥削和权力剥夺减少到最低限度”。这其实就是迄今为止西方左翼的最大公约数。

全球化、中产梦与地名的空间政治:我们为什么在意“洋地名”?

地名亦是一种空间政治(spatial politics)的表现形式,在不同利益相关方的冲突中形塑着我们对某一具体空间的认知。

专家“死”后,无知野蛮生长

“在近代,民间智慧填补了人类知识上的空白,随后,专业化和专业知识催生了一段快速发展的时期;现在,我们到了一个后工业化、信息化的时代,所有公民都认为自己是一切问题的专家。”

日本的“下流社会”作家

社会生活是文学的主体。一种超稳定被打破之后,中流阶层分崩离析,原来整齐划一的社会便呈现出五光十色的风貌。

智识谦逊消失之后的政治灾难

当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时,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