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人民V.S诸众:全球体系下“联合一切”的可能

当全球化的混合性、流动性、突变性和去疆域性加之于“诸众”之中,劳动、政治和智力便不再分离,“全球诸众”由此被赋予了一种“联合起一切”的可能性。

“发明自由”:从日耳曼丛林到唐宁街十号

汉南的《发明自由》,托出的是一个从来就“不是欧洲的”英国。这本书早在2012年,就已经清楚地显示了为什么英国必然会和欧盟有此一别。

思想界 | 虚假的平等与邻人的消失:西方左翼思想界关于病毒的探讨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西方左翼思想家们对病毒的讨论。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生时事物看得破:回忆德国汉学家陶德文

"陶德文从来不喜欢吹牛,他的文章都源自一种沉静(Stille),在沉静之中发表,并且在沉静之中产生着影响,就像是牧溪(一一八一至一二三九)所画的六个柿子,特别不显眼,但实际上却是整体存在的完美表达。"

从第三帝国到社交网络:语言污染与人类社会如何相互塑造?

“一个社会文明的衰败表现在‘它的语言在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奥威尔的这句话反之亦然。

群体沉醉:“小确幸”、后现代社会与全球化 | 米歇尔·玛菲索利教授访谈录

我最认同的当代隐喻就是石质丛林中的城市部落。我们则是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现代的部落人群。

冯媛:性别平等是最漫长的革命,要保持愤怒、希望和行动 | 北京世妇会25周年

“我觉得我们要保持愤怒,保持希望,保持行动。”

历史回归了吗:对福山“历史终结论”的反驳

“冷战结束25年之后,我们正在经历的政治和经济领域的负面趋势,似乎是在通往后历史世界的道路上发生了偏移,变得更像是历史的回归。”

财经作家孙骁骥:习惯的形成会改变消费观念,继而形成新的消费文化 | 疫时对话系列

“以后我们可能真的会停下来反思一下,除了消费,我们还能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