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群体沉醉:“小确幸”、后现代社会与全球化 | 米歇尔·玛菲索利教授访谈录

我最认同的当代隐喻就是石质丛林中的城市部落。我们则是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现代的部落人群。

冯媛:性别平等是最漫长的革命,要保持愤怒、希望和行动 | 北京世妇会25周年

“我觉得我们要保持愤怒,保持希望,保持行动。”

历史回归了吗:对福山“历史终结论”的反驳

“冷战结束25年之后,我们正在经历的政治和经济领域的负面趋势,似乎是在通往后历史世界的道路上发生了偏移,变得更像是历史的回归。”

财经作家孙骁骥:习惯的形成会改变消费观念,继而形成新的消费文化 | 疫时对话系列

“以后我们可能真的会停下来反思一下,除了消费,我们还能干什么?”

公共卫生史学者子明:在人体与疾病之间发现社会,在技术的神话中重新发现人

公共卫生关乎的不仅是人体健康,还有社会的有序运行。

达尔文向左转:寻找公民进化之道

我们应该探寻一种全新的群体选择价值观和发展道路,兼容自由主义与共和思想。

捍卫阴道有何意义:掀裙运动、平权运动与性教育

二十年前,凯瑟琳·布莱克利奇书写的阴道史《V的故事》突破了尺度,到今天,“阴道”一词的意味已不同以往。

对话戴锦华:奥斯卡为什么要下《寄生虫》这剂猛药?

“对于电影艺术,我们该认同、褒扬的是社会主题、底层人的生活画面?还是新锐的语言实验与激进美学?”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流变与实践

齐格蒙·鲍曼警告我们不应将犹太人大屠杀仅仅视作一个德国问题,或一个已经翻篇的历史教训。

“如果觉得XX不好,你就去做XX”这种观点错在哪里?

以良善的个体取代体制内失职的个体,就能解决问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