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人类多元化的未来驶向何方:从差异中锻造国家认同

“幸福的国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国家则各有各的不幸。”

孤独的政治

没有家人的照料、朋友的关怀、政府的援助,这种情况下的孤独状态令人倒吸一口凉气。今天,生活在新冠疫情中的我们得以一窥重要的社会机构是如何在疾病面前土崩瓦解的。

思想界 | “坏小孩”反映了我们对儿童怎样的他者想象?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网剧《隐秘的角落》和新冠时代的移民反思。

美国烧了吗?

美国目前的种族歧视问题,抽象出来可以归纳为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几乎是每个国家都要面对的:如何处理历史遗存,如何发明词汇指认问题,如何对待他者。

周雪光:在中国场景下阅读韦伯为何艰涩难懂?| 韦伯逝世一百周年

“我们不断重读经典,不是一再地接受其具体内容,而是将自己的困惑和思考的问题与经典中的视角和思路碰撞,以期得到新的感悟启迪。”

《乱世佳人》暂时下架:我们有必要对过去的作品进行价值观审查吗?

当演员和角色不被肤色和种族意识形态束缚,呈现出更本真、更丰富的人类生存状态,我们才能说影视行业实现了种族平等。

一个持续右移,一个一味反对:乔姆斯基眼中特朗普时代的民主党与共和党

理解2016年大选“为什么是特朗普(Why Trump)”这一问题,对于我们认识和预测2020美国大选亦有意义。

为何不应把黑人的困境归咎于黑人自身?

我们需要看到美国司法体系中的偏见与经济上巨大的不平等是如何反映并加深了种族歧视。

人需要多少故乡?

真正的乡愁不是自我同情,而是自我毁灭。它存在于我们过去的一块块解体中。

思想界 |“离婚冷静期”的设立真的是因为现代人太冲动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离婚冷静期”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