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前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惹争议:“模范少数族裔”话语背后有哪些危险?

“自证爱国”并不能改变结构性的种族歧视问题,反而是落入了歧视者的话术陷阱。

人生当如大象:鲁迅的另类虚无主义

黑暗是没有尽头的,即使是与恶势力捣乱,也全然不必将自己的生命全部搭进去,你不是为你的敌人活着,你有你的生活,有你的快乐。

观念的谱系:哲学在现代思想史中的位置

沃森是一位出色的事件记录者,他若从事历史学的其他门类,例如军事-外交史或社会-经济史,他描绘庞大画卷的长处将更能得到彰显,且其短处也不会暴露得如此清楚。

个体污名与他者想象:关于传染病的“爆发叙事”危险在哪?

他者与我们之间的区隔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21世纪越来越不可实现——任何一种边界,都已经“千疮百孔”。

人民V.S诸众:全球体系下“联合一切”的可能

当全球化的混合性、流动性、突变性和去疆域性加之于“诸众”之中,劳动、政治和智力便不再分离,“全球诸众”由此被赋予了一种“联合起一切”的可能性。

“发明自由”:从日耳曼丛林到唐宁街十号

汉南的《发明自由》,托出的是一个从来就“不是欧洲的”英国。这本书早在2012年,就已经清楚地显示了为什么英国必然会和欧盟有此一别。

思想界 | 虚假的平等与邻人的消失:西方左翼思想界关于病毒的探讨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西方左翼思想家们对病毒的讨论。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生时事物看得破:回忆德国汉学家陶德文

"陶德文从来不喜欢吹牛,他的文章都源自一种沉静(Stille),在沉静之中发表,并且在沉静之中产生着影响,就像是牧溪(一一八一至一二三九)所画的六个柿子,特别不显眼,但实际上却是整体存在的完美表达。"

从第三帝国到社交网络:语言污染与人类社会如何相互塑造?

“一个社会文明的衰败表现在‘它的语言在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奥威尔的这句话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