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乱世佳人》暂时下架:我们有必要对过去的作品进行价值观审查吗?

当演员和角色不被肤色和种族意识形态束缚,呈现出更本真、更丰富的人类生存状态,我们才能说影视行业实现了种族平等。

一个持续右移,一个一味反对:乔姆斯基眼中特朗普时代的民主党与共和党

理解2016年大选“为什么是特朗普(Why Trump)”这一问题,对于我们认识和预测2020美国大选亦有意义。

为何不应把黑人的困境归咎于黑人自身?

我们需要看到美国司法体系中的偏见与经济上巨大的不平等是如何反映并加深了种族歧视。

人需要多少故乡?

真正的乡愁不是自我同情,而是自我毁灭。它存在于我们过去的一块块解体中。

思想界 |“离婚冷静期”的设立真的是因为现代人太冲动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离婚冷静期”条款。

【专访】人类学家张劼颖:“我做垃圾分类也没用”这种话,在某种程度上是推卸责任

如果没有拾荒者,大量可以回收再造的废品将会被直接倾入垃圾填满场与焚烧炉,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村上春树如何继承了鲁迅:从阿Q形象谱系说起

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以及村上春树都曾以阿Q的形象批评战后日本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市民社会”。

陈嘉映:留心不要让反思变成自我美化,给固有观念披上理性外衣

在奋起自卫之后,反思不应仅仅成为论证自身合理性、正义性的工具,而应当成为理解“不可理喻”之事的努力。

【专访】周濂谈五四遗产:敢于运用你的理性,每个人都可以是启蒙主义者

周濂认为,作为中国的启蒙运动,五四运动中深刻影响了一百年中国政治历史的价值是平等。“一方面我们要肯定平等的价值,一方面也要时刻警惕它的负面的效应。”

疫情期间快递员外卖员获得的赞誉,能够补偿其遭受的控制和伤害吗?| 劳动节

在社交网络上,“高收入”“高自由”的平台经济神话不时引发年轻白领“不如辞职送快递”的自嘲和感慨,这种自我调侃所忽视的,是平台经济高强度劳动、低安全保障与极端不稳定的严峻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