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从1768的“叫魂”到2021的“镇魂”,阴谋论为何有着永恒的吸引力?从林生斌争议谈起

“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无迹可寻,才最能说明阴谋论的成立。有证据,没证据,相互矛盾的证据,一切都是佐证。这种潜在的想法无人能敌。”

杜拉斯的激情和波伏瓦的批判:当女性作家面对创作、历史与爱情

几位当代中国女性作家和学者谈到了杜拉斯的决绝与激情、波伏瓦的理性与严肃,前者冲击并鼓舞了她们的青春岁月,后者为她们的女性知识分子生涯指明了方向。

加班是打工人的宿命吗?从人类进化史谈起

在人类历史95%以上的时间里,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将工作置于近乎主导的位置。

从卢梭到“生活在农村”豆瓣小组:当代隐士是逆向黑客吗? 

“归隐等于反抗。来到小木屋,相当于从操控屏上消失。隐士消失了。他不再发送数字足迹、电话信号、银行业务,摆脱了一切身份。他采取的是逆向的黑客攻击,退出这个大型游戏。”

“低欲望乡村生活”难逃城市套路,我们是否可以想象另一种归乡?

“3·11”大地震后,日本也掀起了回归乡野的浪潮,但它不光是搬回农村那么简单,人们在教育、养老、新能源运用等领域都有探索实践。

从学术史的路径进入思想史的风景

思想永远存在于整全历史和世界的关联里,不认识到这一点,就难以走出学术上的“小时代”。

信息茧房是如何一点点织成的?

在大数据环境之下,个体认知的节俭性特点不断被放大,从而形成信息茧房。而在这套捆绑机制背后起效的,乃是资本运作的内在逻辑。

从充实精神到“主义”救赎:百年前的中国新青年如何抵抗苦闷?

拯救精神饥荒是一条出路,将个人烦闷纳入各种主义中,汇成社会总体性的问题,是另外一条。

做一个广阔的人,有良知有趣味:梁启超为后世青年留下了什么?

在外界诱惑和压迫无法忽视的时刻,如何保持个人的人格?在人生遭遇忧患痛苦之时,如何才能获取精神的安慰?在学问和事业遭遇挫折时,如何才能继续向前?

美国思想家贾雷德·戴蒙德:在单向度的世界拥抱复杂性

“复杂性”几乎是一个旧时代的公共知识分子在KOL时代所能带给我们最有益的启迪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