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从文明帝国到帝国文明

在文明与帝国的思想画廊里,詹尼弗·皮茨的《转向帝国》重新发现了斯密——一个伟大却又受到长久忽视的文明帝国构想者,一位用心思索文明变迁,乃至文明之本源与普遍秩序的政治哲人。

为女性愤怒正名

“如果我们认真想想自己因何愤怒,想想什么需要改变,就有可能带来怎样的改变。”

在城市逻辑的运作下,何处才是动物的容身之所?

“被边缘化的动物们,不得其所的命运若要有所改变,还有待更多人愿意了解,”在《它乡何处》一书中,黄宗洁将城市空间视为思考动物议题的开端。

美国堕胎权合法化要终止了吗?阿特伍德等作家与活动家捍卫生殖自由

将妇女本身的处境重新置于这一论争的核心位置,超越一切基于意识形态的论辩与博弈,真正走进个体的经验领域,是人们理解堕胎这一文化问题的重要一步。

第三帝国的普通人既是政治压迫的受害者,又是独裁统治和战争的附庸 | 专访

在《破碎的生活:普通德国人经历的20世纪》一书中,普通人的回忆为我们展现了私人生活如何同邪恶体制共谋,又如何最终被其反噬与倾轧的。在对作者康拉德·H·雅劳施的专访中,他也分析了个人遭遇与历史叙事之间的关系。

从赌博业到互联网:“上瘾”是怎么被设计的

用户和互联网APP之间的关系,正如赌徒和赌博业之间的关系,往往是严重的“不对称合谋”,赌徒和用户追求忘却烦恼的“迷境”,赌博业和互联网追求的是最大化金钱和使用时间收益。

编辑部聊天室 | 可乐硬通货与现代囤货心理

可乐成为以物易物的硬通货,“非必需品”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找回心理平衡。可乐之外,人们还需要囤更多的东西维系习以为常的现代生活。

思想史中的“斯密问题”

德国学者在一百年前提出了一个问题,他们认为亚当·斯密两部著作的基本观点是不兼容的,甚至是相互对立的,由此否定英美主流经济学对于斯密经济学的认知和推崇。

孙歌:竹内好提出“如何进入历史”的问题,我们今日仍在面对

竹内好曾经慨叹过,日本的社会科学与文学没有找到共同语言,这影响了思想运动的涵盖面,削弱了思想立足于国民生活的可能性。他一生正是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不断推进着这种促使社会科学与文学结合的“共同语言”的形成。

为什么你读不懂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原创剧本”?

要解开关于《贝尔法斯特》的困惑,我们必须回到上个世纪60年代,深入了解爱尔兰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经济困境、宗教冲突、移民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