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美国工厂》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是“美国梦”的破碎还是全球中产的挽歌?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无休止的探底竞争中,在劳资关系日益倾斜的天平下,不掌握资本的人终将沦为“进步”的代价,无论身处何处,无论是车间工人还是办公室白领。

病毒与他者:流行病为何总是引起恐慌和歧视?

当航空交通和社交网络使人员和信息流动变得前所未有的迅捷,我们再也没有借口认为流行病只是一个“他者”的问题。

究竟谁是“乌合之众”?勒庞《乌合之众》的诞生与回响

《乌合之众》的走红并不仅仅是在今日,早在20世纪初,它就曾卷入正发生着巨大变局的中国社会,为那些影响着现代中国思想的知识分子所关注。

爱的绳索,铁的桎梏:刑罚思想的变迁和痛苦的正当尺度

爱的绳索能将心灵约束在对罪过的悔恨中,铁的桎梏只能拘束人的身体,却任由愤恨在心中发酵。

对英雄主义的嘲弄如何加剧了当代人的恐惧?

当“幸存者”取代“英雄”成为了喝彩的对象,我们的历史和文化均受到威胁。

当医保成为“美国病”:医生的劳动值多少钱?

当医学治疗不再遵循科学规则,而对商业逻辑亦步亦趋,医生多做手术是为了病人还是为了金钱?

被剥夺的遗忘权:为什么你那么在乎人人网上的“黑历史”?

当社交网络“活化石”出现在我们眼前,除了怀旧,我们还能看到什么?

HR小史:从父母般关爱到暴君般压迫,人力资源是如何角色“反转”的?

人力资源在解决劳资矛盾的需求之下不断发展,也反映着每个时代更广阔的经济、技术和社会关系变迁。

霍布斯《利维坦》的卷首图里藏着哪些秘密?

在这幅充满神秘气息的图里,我们能看到顶端巨大的人造政治体,以及环绕着标题的一个国家要面对的种种死敌。

技术时代的怕与爱 | 2019年科技事件盘点

在利用科技的同时,人们也恐惧地发现,自己已经逐渐陷入科技的控制中,任其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