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美食纪录片的丰富与荒凉:饥荒基因、人伦关系和外卖争议

美食纪录片已经溢出了美食观察,变成了一种中国家庭生活应当如何的规范性的叙事。在家庭和美食融为一体的故事中,纪录片也不断巩固着中国式的家庭人伦关系。

机器人作家,是否会威胁人类在文学领域的地位?

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说:“即使狮子能说话,我们也不会理解它。”

阎连科谈代际关系:家庭需要一种“伪透明”才能和谐

阎连科觉得,在自己一生的写作中,只有这本描写父辈人生经历的散文集《我与父辈》是人见人爱的,其他作品都人见人烦。

天下文人皆是贼?文学抄袭的混乱世界

关于抄袭的新闻层出不穷,但难点在于,你几乎无法证明某人抄袭了你的创意。

歌词从何时变成了文学?

从宠物店男孩乐队到凯特·布什,流行音乐家正热衷于将自己的歌词出版成书。

王蒙谈相声:听梁左姜昆只能听出“贫嘴”来,又能怨谁呢?

“一段相声里能有这么一句两句搔到人们的痒处(乃至痛处)的玩笑话也就不容易了。又尴尬又亲切,又可笑又可悲,又流露真情又一通耍嘴皮子,真真假假,悲悲喜喜,笑笑闹闹,深深浅浅,道是无心却有心,道是有愁却无怨,这也就够可以的啦。”

书信中的契诃夫:“我从未口是心非过,从未向强者献媚和谋求过什么”

在这些书信中,契诃夫不断申明自己的文学观。他将人性之中凶恶的与良善的情感视为同样重要的内容,将“粪堆”和“偷马”完整地展现给读者,而不愿做道德审判、不愿从“粪堆”中淘取“珍珠”。

致写作者们的一张书单

当我们提起笔来,问题也随之而来:写作的技巧在哪里?写作是否要取悦读者?写作能维持生活吗?如果小说是虚构的,写作者的真实来自哪里?……

英国一独立书店终于卖出了一本在书架上尘封27年的书

一本关于威廉一世的儿童传记书,在1991年来到了布罗德赫斯特书店,27年后,一位帮孙子买书的老先生买走了它。

高贵的悲伤:为何悲伤能给人以创作灵感而快乐不能?

悲伤让我们看上去更高贵、更优雅、更有大人模样,但若是仔细想想,这实在是一件颇为诡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