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你必须经历某种创伤才能写它”:苦苦追寻小说的真实性有意义吗?

由于作品的原创性遭到质疑,《我的黑蛱蝶》作者凯特·伊丽莎白·拉塞尔被要求曝光个人生活中的细节。我们真的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探寻真相么?

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以小说重申女性对欲望的掌控

2016年,安妮·恩莱特开始写作一本关于好莱坞阴暗面的小说,而后爆发了前电影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大量性丑闻。在下面这篇采访中,恩莱特谈及了关于母亲、婚姻和厌女症等话题。

马原:人类在瘟疫中重新体会到生活的根基是家庭 | 疫时对话系列

对麻风病的恐惧与我们今日在瘟疫中感到的不安非常相似。马原也在采访中谈论到了为何书写恐惧使他着迷,以及为何文学表现恐惧是重要的。

瘟疫之书:文学的回顾与预言 

相较于《鼠疫》和《霍乱时期的爱情》,中国作家池莉、毕淑敏、迟子建和马原笔下的传染病是怎样的呢?

沈大成:没有什么“过度共情”,要去理解和自己不同的人 | 疫时对话系列

在沈大成小说描绘的那个疫区里,有人为了防御病毒而把自己装进了盒子。

“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为什么作家不再热衷于婚姻?

新一代小说家正变革着婚姻情节在小说中的呈现方式。

读前昏庸蒙昧,读后世事洞明?关于阅读的功利与迷信

小说的力量恰恰在于它带来的并非命令和清晰的指引,而是混乱和我们不稳定的存在状态。

福楼拜的回响:以《包法利夫人》理解今天的信息战与假消息

近日的国际形势可能会让人感到困惑和沮丧,但19世纪法国小说《包法利夫人》的书迷早已见识过这一幕了。

2020年,这些新书值得我们期待

不来一起读读书吗?

为什么学习一门新语言就像是谈一场恋爱

学习一门新语言会让你尝到爱情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