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鲍勇剑:哑火的信号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鲍勇剑:哑火的信号枪

盘点新冠疫情初期的发展过程,有助于我们洞悉危机决策的法则。“阈值信号”的概念和感知原则为危机决策提供了更好的实践方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鲍勇剑 加拿大莱桥大学迪隆商学院终身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项目特聘教授

根据披露的报道,对新冠病毒的蔓延传播,我们看到至少有四次预警机会。在这一过程中,一线人员多次扣响扳机,可是预警危机的信号枪要么哑火,要么被哑火。为何信号枪哑火?究竟何时应该拉响警报?

为防止灾难重演,我们要完整理解危机弱信号的特征,洞悉危机决策的法则。

首先,我们以新冠病毒疫情初期的四波信号为例,分析危机信号枪哑火的内在逻辑。

接着,我们说明危机决策与常态决策的根本区别在于识别策略弱信号。

最后,为提高危机识别能力,我们提出“阈值信号”是必须关注的一种策略弱信号。它尚未变成危机强信号,但是已经达到有专业定见的门槛(阈值)。

“阈值信号”的概念和感知原则为危机决策提供了更好的实践方法。

四波信号

谈到警报延误,如果无视事前和事后区别,那会形成误导。因为完全无知而没有拉警报,这是认识局限性。它的责任不同于已经有系统信号却无视。

此次疫情到底属于哪一种?不少媒体的详细报道为我们的分析提供了素材。

《柳叶刀》医学杂志披露第一例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在2019年12月1日。12月24日,广州微远基因公司收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样本。12月27日,微远基因口头报告异常的检测结果。湖北张继先医生上报可疑疫情。

这个阶段,医学界对新冠病毒的认知仍属于不确定。虽然现象显著异常,可认知理解归类为无知状态(Unknown unknowns)。

无知状态下,信号基本为噪音,很难滤波成有意义的信号。一切信号皆为弱信号,专业调查是这个阶段的策略任务。

2019年12月29日~31日,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和华大基因书面和口头报告检验结果,医生发出微信提醒,武汉卫健委开始流行病调查。

它与上一个阶段的重大区别是,专业人士虽然没有完整的信息,但是已经有来自不同方面的信号,知道那是值得高度关注的现象,即重要的未知现象(Known unknowns)。

不知道的现象,可能有严重冲击,并且有多渠道信号,这三个条件符合战略学家安索夫所定义的“策略弱信号”。

对于显示未知现象的策略弱信号,普通人没有识别和反应能力。但是,专业人士可以调动研究资源,用各种方法手段去测试重要假设,例如,病毒基因排序、来源、宿主、传染途径、病理等。

专家不是什么都知道,但他们可以通过提问和合适的方式寻找答案,将未知转化为已知。科学验证和控制预案同步进行是这个阶段的策略任务。 

2020年1月1日~7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获得新冠病毒全基因排序;上海复旦大学张永振团队反馈检验结果,报告基因序列信息;中国疾控中心研制出PCR检验试剂;中国香港启动紧急应变措施;武汉卫健委排除禽流感、SARS和MERS;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正式介入调查。

至此,弱信号过了未知的门槛,成为已知的专业定见,是必须采取干预行动的“阈值信号”。 

在此,区别“建立假设”和“验证假设”两个阶段性任务很重要。从无知到未知,这是建立假设的过程,目标是提出能采取调查行动的问题;从未知走向已知,任务是验证假设。依据现有方法,验证假设,并阶段性启动干预预案。

在2020年1月7日到22日之间,专家可以得出新冠病毒有类似SARS的危害影响。然而,这种已经存在的系统认知被无视(Unknown knowns)。

到了1月23日武汉封城,关于疫情的医学认知成为广泛、普遍、已知的社会见解(Known knowns),已属于明显的强信号。

危机决策不同于常态决策

关注强信号,忽略弱信号,这是生物进化的通例,但也因此留下了陷阱。

对于断断续续的干扰信号,忽略是正常反应。随意拉响警报既不现实,也很危险。企业在诸如项目决策、规划决策等常态决策中往往更多关注的也是强信号。

然而,从复杂性、紧迫性、变化性和多样性四个维度来看,危机决策都面临着比常态决策更大的压力。

在危机决策中,因为反应时间紧迫、反应任务艰巨,我们无法等待事态变化的信号都完全清晰和明了之后再做决定,而只能从模模糊糊的弱信号开始,边想边做,边做边想。识别策略弱信号是危机决策的首要任务。

识别策略弱信号

不是所有现象都能冠以策略。对组织有深远影响,并且涉及关键资源配置,这样的现象才配称为“策略性”。策略弱信号虽然雪泥鸿爪,草蛇灰线,但已经暗示未来,隐喻深远变化。

我们总结了它的五项特征,缩写为Un-CODE(Unknown, Capricious, Opaque, Dynamic, Emergent),既取其寓意 Uncodified,也便于记忆。

1. 无知(Unknown)

在成为系统强信号之前,策略弱信号总是保持一定的模糊未知成分。从无知、未知到已知,这个认知过程是它的第一项特征。

例如,新冠病毒开始被称为“新型”,因为医学界没有既定的概念和认知。

2. 变化无常(Capricious)

策略弱信号的第二项特征是闪烁不定,变化无常。例如,新冠病毒的表现已经出现变异,已经有L型和S型,两者传染强度也不一样。再如,人工智能对生产和消费方式的影响也是处于弱信号状态。它对商业的正面价值和负面价值仍在频繁变化中。

3. 不透明(Opaque)

如果现象很难观察,不容易直接取得研究样本,要多方面去猜测属性,那么这个现象是不透明的。

例如,只有在解剖病患遗体之后,医生对新冠病毒破坏人体器官功能的程度和性质才有更清晰的了解。再如,逆全球化对中国企业影响深远,但仍然难以透视。因为它涉及其他国家和企业,关系到跨国政治和文化,中国企业很难直接理解逆全球化现象的未来冲击。

4. 活跃性(Dynamic)

它指的是自身不稳定,容易与其他因素相互作用,并产生新的因素,或者容易催化其他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

以新冠病毒传染性为例,它既可能飞沫和接触传染,也可能以气溶胶形式传染,或通过宿主的排泄物传染。

商业上,互联网技术具有典型的活跃性。互联网技术进入商业市场后,它既能成为信息产品的一部分,也能改造商业模式,还可以独立成为服务业务。它同样体现新现象弱信号的活跃性。

5. 涌现(Emergent)

它指的是策略弱信号有阶段性系统属性。例如疫情危机,从隐患、触发、蔓延到大规模爆发,它的形成过程不仅是曲线型的,而且在每个阶段,危机现象的系统特征也不一样。

以新冠病毒传播阶段性为例,开始是医学领域的问题,之后成为社会和政治问题,现在则朝着全球经济和社会心理问题演变。

管理领域,越是涉及多元和跨系统现象,“涌现”的特征越明显。互联网技术从工具变化为模式,进而成为工业生产的新本质,到了互联网+和物联网阶段,技术的互联网已经深植社会内部,成为社会和政治现象的一部分。

上述五项特征的前三项解释它为何表现是“弱信号”,因为变化、不透明和暂时缺乏对应知识。后两项说明它为何具有策略性,因为它活跃地与其他因素结合,并汇集成阶段性系统特征。

“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策略弱信号的五项特征给危机决策者提出无法规避的挑战。

一方面,等到弱信号转变为人人能够识别的强信号再决策,改变的成本不可同日而语;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弱信号都具有策略性质。误判弱信号,轻易拉警报,那也非专业作为。 

经过长期研究,我们发现,介于策略弱信号和危机强信号之间,有六种指标性的信号。它们显示现象和趋势的势头和动能方向已经达到足以重视的门槛。

这类达到专业门槛的策略弱信号,我们称之为“阈值信号”。即使是非专业人士,通过识别阈值信号,也能提高危机决策效果。因此,阈值信号有更普遍的实用价值。

高度关注六类阈值信号

危机决策者必须高度关注六种阈值信号,凭借初显的势头做出决策反应,这是高级判断能力的体现。

棒球运动就是一个典型。投球手投出的球既快又变化多端。优秀的击球手一定是根据刹那间的势头做出反应。看到球出手,已经没有反应时间。危机决策也一样,有阈值信号,就应该做出反应了。

1. 有“预兆”特征的阈值信号

例如,西方股市迷信圣诞前高潮。一旦没有出现,它就被当作危机预兆。预兆信号有社会心理的科学性,即人们广泛猜想的情绪有可能形成社会氛围,为行动提供社会心理的场效应。

除了挑动人们异常的心理活动,相关的迹象还有调动记忆中不同经验的功能。即使人们的社会背景不一样,受被调动的记忆影响,人们得出大致相同的附会理解。

2. 发挥“因头”效果的阈值信号

因头好比是个借口,它本身与后来的事件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可以开启一桩孕育很久的事件。

例如,此次疫情为一些反对中国企业国际化的人士制造了一个因头,必须重视。又如,华为和中兴事件后,计算机行业的RISC-V协会总部准备迁往欧洲。它可以是宣传芯片产业中立化的好因头。

这类弱信号很重要,因为它能够开启一桩新事情的合法性,让本来难以启动的事情突然有了机会。

3. 内含“枢纽”性质的阈值信号

如果弱信号暗示枢纽性质的传播或联系,必须高度重视,因为:

(1)枢纽联系能促生网络效应,制造指数级增长;

(2)枢纽特征的传播代表着改变市场交易通道的潜力,一旦形成,难以撼动;

(3)它标志着一种获取资源的新工具,能够改变利益相关者之间政治力量的比例;

(4)它能激发被边缘化的人参与建设新秩序。支付宝、“一带一路”等,均内含枢纽性质的秩序信号。

4. 插播“新视角”的阈值信号

“一念一世界”,动荡的危机环境下,视角极其容易带来观念改变,因为:

(1)危机能大量释放形形色色的意见、看法、观点,它们代表着解释新现象不同的视角;

(2)对于纷乱的新现象,人们本能地选择一个视角去感知和理解,然后才是理性总结和概括;

(3)视角即事实,一个能够将碎片化的事件持续串联起来的视角非常有吸引力,人们会顺着新视角重新整理自己偏好的事实证据,并据此判断对错;

(4)过去被忽视的人物、事件和价值维度,也因为新视角而突然清晰起来,对错标准变化后,人们的行为方式会改变。

例如,斯诺登事件后,美国人对个人网上搜索的记录突然敏感起来。网上搜索不留痕迹,成为看待个人隐私的新视角。于是,像duckduckgo.com这样的搜索引擎突然爆红。

5. 体现“催化反应”的阈值信号

有着催化剂特征的事件可能导致新秩序。催化剂本身不参加反应,但能改变其他元素的排列组合。

例如,手电筒光和激光,煤炭和钻石,它们之间成分一样,但因为排列组合不同,形成质的差异。出现新催化反应的信号,旧系统可能产生新的排列组合,引发秩序性质变化。

例如,区块链技术带来新催化反应效果。以它为底层设计的合约形式可以改变现有市场契约缔结形式,促生新商业交易形式。

例如,因为疫情,人们对非接触形式的交易陡然增加。区块链技术在促进非接触合约过程上的催化效果将更明显。 

6. 标志“拐点”的阈值信号

拐点表明,社会活动的趋势有逆转的可能。它代表一个新历程的起点,一个转向相反方向的分水岭。

标志拐点的信号比较容易理解。“颠覆性破坏技术”就是经典的拐点信号。它代表以技术为核心的商业模式的更替。

例如,人工智能在逻辑推理能力、数理分析能力和预测能力方面进入一个指数增长的过程,它对传统劳动力的全面颠覆尚未实现,但拐点已过,新的趋势已经形成。

又如,这次疫情将是逆全球化的一次拐点。跨国企业在全球研发、生产、营销方面的模式将会出现结构性改变。反(传统)方向设计全球战略的思维已经成为定见。它会引发新兴国际化模式。

感知边缘视野

管理学家乔治·戴和保罗·休梅克借用眼睛结构说明,识别弱信号的能力在于感知边缘视野。

人眼负责边缘视野的玻璃体有1.2亿个细胞,而负责聚焦的圆锥晶体有600万个细胞。两者资源分配比例是20:1的关系,人眼可以在聚焦和边缘视野之间灵活切换。

组织可以向人眼结构学习,通过增加感知来源的种类、数量和形式,刻意关注新奇和反常之处,模仿专业人士感知现象的方法,用多元理论模型来解释同一现象,多动手做实验等方法,来提升我们感知边缘视野和识别策略弱信号的能力。

危机的本质是人的问题,特别是人的认知习性和局限性的问题。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为知道。有认知的盲点不可怕,可怕的是要求被管理者屏蔽边缘视野,以至于盲点错误得到完美复制。

危机决策永远不完美。但是,通过培养边缘视野,识别策略弱信号,我们可以提高生存概率,避免灭顶之灾。

(本文来自作者鲍勇剑在“复旦管院后EMBA*复旦商业知识直播课”上的讲课内容,内容有删节,原文刊登在《商业评论》2020年4月号。)

作者鲍勇剑的其它文章:

鲍勇剑:敬畏危机,听专家建议,但要自己做决策

鲍勇剑:危机管理要“以十当一”

鲍勇剑:危难之中更需要“真切领导力”

鲍勇剑:复产复工,企业董事长要做好2件事

鲍勇剑:降低新型病毒的社会恐慌,除了信息公开还要做好这12件事

鲍勇剑:反思华为舆论危机,HR和网络意见哪个更重要?

中台的魔力:与“复杂和无序”对决到底

中台不是台,千万别沦为“保姆部门”

破解中台迷思,这头怪兽已侵入企业内部

你的管理决策正在被AI悄悄改写

企业都需要开发出“好莱坞能力”

滴滴得到“半声喝彩”,请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

创新需要“猪队友”

只有这三个标配,能让企业“转危为机”

危机当头,D&G的设计思维哪去了?

这是一幅未来管理的轴心图

“商业临时主义”带来了新危机

建筑设计里 藏着你猜不透的国有民营关系

人类对人工智能的巧胜之道

地缘政治幽灵回来了 它在中国企业面前是什么?

顺风车应该如何重新设计?

就是不想赚你的钱:高冷如何创造商业价值

谷歌被罚51亿美金 全球智慧资本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你有没有患上“不确定性”恐慌症?

AI有四大难题 只能用文学思维来解答

关于全球思维有12种说法 我们要先跟身边的跨国公司学起来

有些商业模式最需求“变态管理”

美联航引发管理新课题:临时组织的临场危机

罗斯柴尔德家族启示录:中国企业如何到边缘市场去冒险

虎符、泥板、拜占廷将军的故事,让你看懂区块链的信任红利

来源:商业评论精选

原标题:哑火的信号枪

最新更新时间:03/31 12:07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