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从墨西哥学生失踪案谈起:腐败威胁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

安娜贝尔·赫尔南德斯充满勇气的调查揭示了墨西哥系统性腐败的铁证,这也在警醒我们,为什么那起臭名昭著的案件应该成为所有人的警示。

“行尸走肉”:恐怖分子为何热衷于自杀式炸弹袭击?

扎根于近代的暗杀行动之中,自杀炸弹袭击业已成为当今这个恐怖时代的核心。

小圈子、俱乐部和邪教:归属感的危险诱惑

无论是社会运动还是秘密社团,人类总喜欢成为远大于其自身的事物的一部分。那么我们从这些群体身份中获得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加班、失业与打零工: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我们的劳动?

是时候意识到个人努力的局限与边界,反思当下经济运行机制的弊端了。

玛雅文明中广阔的“人”之概念

古典期的玛雅人对“人”的定义与我们现在不同。“人类”是一种“拟人态”,但其它的非人类的实体,石器或者焚香炉也可以是“人”。研究这一问题有助于我们理解在建构和解构人类的过程中我们自身的作用以及相应的社会和政治后果。

泮伟江:如何理解中国的超大规模性?

传统中国是一个规模巨大但低度复杂的社会,而当下中国则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复杂社会。

在合作科研时代,诺贝尔奖应该向奥斯卡奖学习什么?

如今,一项研究常常需要数名来自全球各地、拥有不同学术背景的科学家通力合作,而诺贝尔奖依然只将奖项颁发给其中某些人,这一做法实在是太过时也太不公平了。

从齐泽克大战“龙虾教授”彼得森谈起:社会公平向何处去,只有争论没有答案

保守派和激进派学说都有着强有力的理论表述,因此无论在哪个时期,这两种观点都没能彻底击败对方,让社会中的所有人信服。很大程度上来说,齐泽克与彼得森的辩论亦是延续了这两派学说的争议。

在人人皆“法官”的年代,我们与恶愈行愈近

如果说《都挺好》聚焦的是眼前生活之琐碎与庸常,通过矛盾最大化来制造戏剧冲突,那么《我们与恶的距离》则把焦点放在了“房间里的大象”上。

在卢旺达大屠杀发生25周年之际,我们应吸取哪些教训?

国际体系在结构上更倾向于袒护大屠杀的始作俑者而不保护人民,这必须加以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