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为何我们应该对“经济大灾变”这类叙事保持警惕?

鼓吹末日叙事,受益的只有是愤怒不已的本土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

陌生化社会再思考:为什么陌生是一种城市化的重要资源?

在制度不同的社会中,陌生在什么情况下是一种威胁,在什么时候又是一种资源?陌生人边界清晰、彼此无言,这究竟是冷漠和尴尬,还是一套成熟的社会秩序与行为规范导致的自然结果?

民粹主义:现代社会代议制民主“永恒的影子”

穆勒为民粹主义所做的定义听上去并没有那么复杂,其核心就是反多元主义(anti-pluralism),而与之相反,民主政治则是容纳多元主义,或其本身就是多元主义的。

从麦瑟尔到黄阿丽:女性单口喜剧中的苦痛言说

从对家务的抱怨式调侃,到对于怀孕和性器官公开的、去羞耻化的谈论,单口喜剧这种形式极大地推动了女性对个体经验的公开言说,而这种言说也逐渐由私密体验转变为了一种公共情感的联结和交融。

齐泽克:特朗普在自由主义中间派霸权上敲出了一道裂缝

这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告诉我们,他在灾难中看到了怎样的希望。

“佛系”:公共领域衰落后的个体精神自救

将“佛系”现象放入全球化与现代性的背景去定位其精神特质,当然有其合理之处,但是却容易忽略掉其背后本土历史的脉络与路径。

【思想界】《啥是佩奇》爆火背后:城市中产对于农村和老年的扁平化想象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这几天强势刷屏的广告小片《啥是佩奇》,以及DNA双螺旋结构的共同发现者詹姆斯·沃森最近发表的种族歧视言论。

民粹主义者都对民主做了些什么?

在民粹主义者统治的国家,新闻自由度下降7%,公民自由度下降8%,政治权利度下降13%。

孤独者之路:从爱国主义到世界主义

成为世界公民往往是孤独者之路。按照第欧根尼的说法,这是某种流放——你将离开本土真理的舒适圈,远离爱国主义温暖如家的感受,还有自我沉醉的戏剧性自大。

从“六学”到“京学”:论人设的倒掉

“人设崩塌”是描述“六学”和“京学”最常见的词之一。连接人设两端的“买卖双方”,谁都无法逃离被异化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