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圈观察
长城汽车需筑“新长城”

旧长城不倒,新长城难立。

整装待发的长安,急需求变的阿维塔

上有高层的松绑,下有执行的配合。长安新能源转型任重道远,沉寂数年的阿维塔也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自我革新。

吉利博越车主起诉车内甲醛超标要求退车并索赔,一审败诉后申请再审|315汽车消费报告

车主希望再审能由法院指定机构进行涉事车辆的甲醛测定。

汽车早报 | 长城回应大批员工离职传闻 蔚来第二品牌命名为乐道

特斯拉德国工厂恢复运营;小米汽车SU7顶配版价格超30万

理想MEGA,拒绝“死亡”

李想的反击,能否挽回理想暂时的“败局”?

理想:没有苹果的命,得了苹果的病

不切实际的MEGA。

何小鹏干掉了“老鹏友”

小鹏汽车的原创始人团队已经基本完全出局,倒是注入了越来越多的长城系基因。

理想被流量“反噬”,“将一切交给时间”是最优解吗?

如今,理想已经反击,理想MEGA销量会出现反弹吗?

长城汽车为什么留不住人

大批中高级员工离职?

新势力销量追踪:问界继续领先,哪吒迎大考

从销量上来看,有些新势力确实受到了冲击,但有些新势力则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