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
疫情之后,出行市场的春天还有多远?

如果平台、金融机构、租赁公司不能坐到一张桌子上达成意见的一致,大家的处境可能会更艰难。

全球网约车临“疫情”大考:招聘冻结、试水“跑腿”

在受冠状病毒严重打击的城市,Uber叫车服务使用率下降了50%之多。

逃离网约车

司机拉不到活,乘客叫不到车,逃离网约车的一幕正在上演。

【科技早报】华为今日将发5G新机nova 6,中国网约车App使用量下滑

高通发布两款5G移动平台;谷歌两创始人卸任;AutoX申请测试无后备司机的无人驾驶汽车;任天堂Switch在美刷新单周销售纪录。

滴滴进退两难,聚合平台乘势扩张,网约车市场能否打开新窗口?

当行业进入发展新阶段时,网约车市场是否存在更好的发展模式?与上一时代相比,当下的网约车市场又会对参与者们提出什么新的考验?

滴滴高德,必有一战

一个是最大的网约车平台,一个是最大的地图服务商,如今狭路相逢。尽管姿态上,高德在极力避免与霸主滴滴的正面冲撞,但无法忽视的是,一场虎口夺食的戏码正在上演。

上海重罚网约车平台违法行为:滴滴出行被罚550万元

据介绍,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7月累计对滴滴、美团等14个平台共计检查21次,对平台未完成清退平台内不合规车辆、未全量数据推送等违法行为开出罚单114张。其中,滴滴出行被罚550万元,美团出行被罚147万元。

“办证”改“备案”,大庆为网约车监管指出了新路

过去两年对全国近300个地级以上城市的网约车监管政策文本进行定量分析的研究结果显示,政策的不切实际和不近人情,是合规化难以为继的关键症结。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庆市探索了改“办证”为“备案”的网约车新政,提出了一项值得深入研究和反思的制度创新。

快看 | 首汽约车CEO魏东发全员信:已在上海和深圳实现盈利

该公司计划在年内实现整体盈利。

对话首汽约车CEO魏东:网约车一家独大格局不会持续太久

他认为,一两年后,像主机厂的平台,会形成一些区域性的小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