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不工作,就得死?一份过劳书单

为何生产力越发展,技术越进步,我们的劳动时间却没有减少?过劳状态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有些人越忙越穷,越穷越忙?当我们好不容易不用工作,进入休息状态时,为何仍然感到劳累?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重申受害者身份:并不意味着软弱,也不用非得坚强

认识到你自己是一名受害者,乃是修正这个世界的第一步。如果你感到暂时还没法走得更远,我表示理解。但切莫在乎那些让你就此闭嘴的人。

“社恐”的前世今生:在社交时代里,害羞是一种病吗?

从何时起,社交开始成为一种负担?“害羞”又是在何种背景下被病理化的?当社交恐惧症成为一种互联网语素,它又是如何引发一种小众的狂欢,在人群中形成一种紧密的虚拟联结的?

“自愿加班”是当代资本主义的一个谎言

“热情,过劳,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的工作,这些被绑在一起可不仅仅是为了便于管理。Carl Cederström和Peter Fleming认为,如今工作的本性就在于,它不仅压榨工人在单位的时间,更榨取他们的生活本身。”

强人政治回归:自由主义和威权主义的此消彼长

越来越多的美国保守派,包括美国外交政策的决策者,开始同情起重振雄风的威权主义者以及反自由主义的支持者。

安徒生《海的女儿》惹争议,我们是否可以用女权理论批判一切?

在女性主义阐释逐渐变成文学批评的“新常态”,乃至成为决定文学价值的统摄性力量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思考它背后的危险。

性、恐惧与极权膜拜:霍布斯和他的政治学说

霍布斯的政治哲学的独特之处,是他为独裁政权的理论辩护。

《萨义德之后》:以马克思主义分析殖民主义和帝国

《萨义德之后》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出发,探讨了萨义德的研究成果,并指出了他在阐述帝国主义时的不足。

【专访】上东区妈妈薇妮斯蒂·马丁:一旦女性尝到了平等的滋味,就很难再接受其他状况

随着女性的经济越来越独立,一夫一妻制极有可能松动和瓦解,“我相信父权制社会规范可能会改变,甚至有一天会走向灭亡。”薇妮斯蒂在接受采访时说。 

【思想界】奥数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都是“禁奥令”惹的祸?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罗马尼亚数学大师杯竞赛中国队的全军覆没以及胖鸟电影网被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