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武器
奥斯卡再遭群嘲:到底是谁在滥用“政治正确”?

无论是试图完全去除电影中的政治色彩,还是只关注电影的“政治”面向,我们对电影的讨论都只能得出不完整的答案。

抄袭是艺术吗?那么临摹、挪用和山寨呢?从叶永青事件谈起

形态或技术的抄袭,在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或许已经不再是一个艺术、审美或思想问题,顶多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谈到艺术和原创,“临摹”“挪用”与“山寨”,到底哪个距离抄袭最近,又是哪个最值得同情呢?

1000个人心中有1个重庆:网红城市是如何杀死想象力的?

人们前往重庆感受“热情豪爽”,奔赴成都享受闲适生活,拜访西安体验古城情怀——网红城市们也顺应了城市形象学的逻辑,将自己打造为用形容词定义的主题公园,使得游客们在观光时能够获得事先期待的旅游体验。

百年雀斑史,美丑一念间:从ZARA广告涉嫌“辱华”谈起

存在于雀斑中的文化涵义和历史演变,不是能用东方与西方、爱国与辱华这种简单的二元对立框架轻松解释的。

“扎”心了:Facebook早期投资人罗杰·麦纳密著书抨击互联网产业乱象

罗杰·麦纳密是脸书的早期投资人之一,他在新书《“扎”心了》中详细阐述了为何我们需要警惕诸如脸书、谷歌这类科技巨头的商业模式。

从故宫口红到杜嘉班纳:经济民族主义如何左右了中国消费者心态?

只要中国还在这个攀登“全球鄙视链顶峰”的过程中,经济民族主义就将一直存在;中国消费者,也将一直对“国货”抱有难以言说的矛盾情绪。

【思想界】学术建制&学术腐败:落马博士翟天临暴露出学术界怎样的现实?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演员翟天临的学术不端丑闻。

《真相批发商》:一本不求真的书是怎么批评媒体失信的?

《真相批发商》一书的讽刺之处在于,书中批评的就是媒体不按章法行事、但出版商本身也没有对其做好事实查验工作的问题。

左与右、“人民”与“精英”:如今我们如何定义民粹主义和民主?

关于民粹主义的定义的讨论不仅仅是学术争论,它也关系着我们对民主的期待。民粹主义是民主所固有的,在西方民主国家更是如此。在后者的美好承诺和其无法完全实现的落差缝隙里,民粹主义找到了存活的土壤。因此,民粹主义的真正问题在于,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民主?

“扮黑脸”这一种族歧视玩笑是如何从美国传遍世界的?

从西班牙到伊朗,世界各地都有涂黑脸扮演某个角色的传统,但真正将这种文化传向全球的是美国。